《商海争雄》

第37章:爱叩心扉

作者:经济类

爱,从来是一位不速之客,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突然来叩开你的心扉,闯入你的心灵。世上的人多如蚁群,多如恒河之沙,每天匆匆擦肩而过,就像银河里的星体,各自沿着自己的生命轨迹飞旋,谁也不缺谁,谁也不必留意谁,只是不停地、惯性地飞旋、飞旋……直到某日,在浪推潮涌的人流里,蓦然回首,你的目光与另一双陌生的目光不期相撞,刹那间,迸射出电石火花。于是他(她)介入了对方的生命,各自感觉他(她)在自己生命中真实的存在。

詹森绝然想不到,他的心会被一个偶然相遇的中国女子紧紧攫取。

他在人生的旅途中已经走过四十八个春夏,虽然他也曾有过几段短暂的爱,但发现她只进入他的眼,而无法叩开他的心,于是瞬即退回各自的轨道,继续孤独地飞旋。那几段短暂的爱,已随岁月飘逝如风,就连淡淡的回忆也没留下。

一旦相爱就不能自拔,他(她)必是快乐而又痛苦地活着。詹森无时无刻不感觉到王薇的存在,存在他的眼眸中,存在于他的呼吸中,存在于他的梦中……一天没有见到她,就感到神不守舍,这一天就过的不真实。

“王薇,上我家看看。”有一天詹森这样说。

“好哇——”永远快乐的王薇像小鸟一样雀跃。

詹森的寓所卜居浅水湾,左邻右舍均是名商巨贾。这里绿树掩映,花草葳蕤,从阳台上可以望见碧波潋滟,细沙无垠的浅水湾露天浴场,朝晖汐浪、水色天光,夜晚浮屿如黛,灯火迷离,如梦如幻。

楼层面积达数百平方米,客厅、卧室、厨房宽敞洁净,还有健身房、书房、浴室……

“啊——你一个人住这么大呀——”王薇啧啧连声,她跑来奔去地四处参观,样样都感到新奇,样样都令她赞叹。

“啊——”她看到了水力按摩浴缸发出了惊叫:“这么大的浴缸都可以游泳了。”

走到客厅,进来时只开一半灯,这时詹森摁下开关,全厅灯火通明。

“啊——王薇惊叫着向后倒退,她看到墙上伸出一只狼的头,张着血盆大口,王薇吓得花容失色。

“别怕,别怕,那是动物的标本。”詹森指着墙上的挂饰介绍:“这是非洲的狼、这是美洲野牛的头骨,这是中国云南彝族傩的面具。都是到各地旅游时收集到的。”

“挺吓人的。”王薇把手抱在胸前,扮着打冷颤的样子。

客厅的一角铺着厚厚的地毡,沙发围成半圆圈,里面是一台屏幕巨大的电视机——迷你家庭电影院。詹森摁了遥控器把电视打开。

“你喝点什么?”詹森问。

王薇打开雪柜,又“哇”地叫了一声:“你开士多店呵?”

王薇倒了一杯橙汁,詹森斟了一杯酒,他们在沙发上坐下。“王薇,我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答也可以不答。”王薇点了点头。

“你有男朋友了吗?”

“你是指结婚那一种?”

“对。”

王薇摇了摇头。

“你是怎么来香港的?”

“拿多次往返签证。”

“可以长住下来吗?”

“假结婚不就可以口罗——”她把袁野的话照搬出来。

詹森笑了,说:“真结婚呢?”

“跟谁?”她望着詹森,詹森不语。她跑去开雪柜,拿了一包薯片,“咔嚓咔嚓”地嚼起来。

沉思半晌,詹森终于找到话题。“王薇,我再问你,你在会所主要工作是什么?”

“陪你口罗——王薇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啊——”詹森感到愕然。

“李总说,你能帮到我们公司。”

“帮什么?”“他没说。”王薇信心十足地说:“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们公司。”

“你这么有信心?”“嗯——”王薇毫不犹豫地点头。

“为什么?”“因为你一定会帮我,帮我就是帮公司。”

“如果不帮呢?”“不帮就不是我的朋友——”王薇像是暗自发誓地说:“我一定要做到,看他们还敢瞧不起我——”稍停,又自言自语道:

“再说我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呢。”

“你有股份?”“人家记我的名。”

詹森放下酒杯,站起来,他在琢磨王薇的话。

王薇也站起来,突然一跃而起,挂在詹森的身上,像安琪儿挂在宙斯的脖子上,她附在詹森的耳畔说:“别想那么多,我喜欢你。”

詹森搂住她,轻轻地把她放在地毯上。他热吻着王薇。王薇也把红chún像雨点般吻遍了詹森的脸颊。詹森腾出手来,抚摸着王薇的胸脯,把她青春的、发育十分饱满的胸脯,盈盈地握在手里,轻轻地搓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