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04章:我是李若龙的妹妹

作者:经济类

当她走过一家宅院时,突然被一股莫名的感觉牵引,走了过去,又转身踅回头停在一堵矮墙前,俯身摩挲着花岗岩砌成的墙体。摸到嵌在墙上的一块铭牌,凭借微弱的灯光,她看见铭牌上镌刻着朱文隶书:“紫庐”两字。李梦如想,这苑名,这景象,怪老头蛰居其中应是恰如其分的了。

正要伸手摁门钟,她不由踌躇起来。院内会不会又豢养有恶犬呢?她把耳朵贴在铁门上倾听了一会儿,里边像古墓一般毫无声息,低头再看,昏黄的路灯照见铁门剥落的锈漆,墙根上爬满了绿苔。于是,她壮着胆再摁响门钟。门钟响过许久,里边毫无动静,死寂得令人不寒而栗。又过半晌,仍无动静,李梦如按捺不住焦躁,使劲地再次摁响门钟。铃铃……铃铃……在这落针可闻的静夜,门钟如鬼域风铃,出奇地尖锐刺耳。

门钟响了一阵,终于有了动静,里边的窗棂洇出一片晕红,屋里灯亮了,随着几声干咳,传来了问话。

“谁呀?”门柱上的对话机传出低沉喑哑的声音。

是他!是那怪老头,终于找到了。李梦如高兴得差点喊出声来。她抑制兴奋之情,柔声柔气地透过对话机答道:“世伯,我叫李梦如,是李若龙的妹妹。”

“谁是李若龙?”

“他今天上午跟您通过电话,让我把计划书给您送来。”

“什么计划书?不收!”“嗒”的一声对话机关了。

“世伯,世伯,”李梦如对着对话机喊,但她的声音已经传不进去了。李梦如正要伸手再摁门钟,转念一想,缩回手来。如再摁门钟,必会激怒这个脾气倔犟的怪老头。更别指望能见到他了。李梦如在门外逡巡,无计可施,她抬手看了一下腕表,已经快深夜十二点了。等吧,她不能轻易放弃。把住门口,守株待兔,她不相信怪老头可以不吃不喝,足不出户。

此时,李梦如感到又饿又渴,她挨着大门坐下,打开带来的胶袋,抓出一只苹果啃嚼着。这本来是带给怪老头的手信,现在只好拿来充饥了。

吃了三只苹果,稍解饥渴。李梦如索性脱下另一只高跟鞋,和鳄鱼皮手袋一起扔在身边。她抱着膝盖,呆呆地枯坐着,渐渐感到疲乏困顿,不知什么时候,昏昏睡去了。就这样,李梦如在“紫庐”的铁门外,迷迷糊糊地过了一宿。她忽然听到身边轻轻的脚步声,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啊,天已经亮了,微弱的晨曦,穿过云层,透过叶隙的细筛,像碎金一样洒下来。她看见一个送外卖的餐馆伙计拎着便当走过来,小伙计用惊愕的眼神盯着坐在地上的女人——李梦如,瑟瑟缩缩地走近紫庐,摁响门钟——“三长两短”,是通知屋主外卖送到的暗号。之后,小伙计在铁门外放下一个便当就张皇地走了。

李梦如把便当捧在手上,她等待屋主来取。果然,过不多久,门扣“嗒”的一响,铁门呀然豁开一条缝,伸出一只满布青筋的手在门外摸索。李梦如趁机挤开铁门。

“世伯,”李梦如刚一张口,怪老头“啊!”地惊叫一声,掉头就跑。

他光着脚丫,像受惊的麋鹿,在铺着卵石的花径上一颠一颠地奔跑,满头白发像芦花一样在风中扬起,身上靛蓝色的睡袍飘展如翼。李梦如紧追不舍。怪老头还来不及掩上房门,李梦如已经闯了进去。

怪老头瞪着浑浊的、惊愕的双眼,扶着酸枝椅背,隔着追逐他的李梦如,两人像在捉迷藏。

怪老头伸出颤巍巍的手,用枯枝般的指头点着李梦如:“你不要走过来,不要——走过来。”似乎只要梦如一追上他,他就会撞柱而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世伯,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梦如不再追逐,尽量与他保持距离,设法让怪老头平静下来。

“世伯,”梦如慢慢向他移动脚步,尝试着接近他。

怪老头察觉李梦如走近,猝然挣扎起来,有气无力地警告:“不要——走过——来。”说完,他终于不支瘫倒。

梦如见状,一个箭步窜上前去,替他揉太阳穴、揉胸口、掐虎口、人中。少年时,李梦如(李若龙)曾拜师习武,学会推拿针灸,这下派上用场。她又找来了风油精替他涂搽,同时沏了一壶浓茶,小心翼翼地喂怪老头喝下。

经过梦如的一番护理,怪老头逐渐缓过气来。他望着眼前的梦如,俏丽而温柔,不像坏人,终于消除了敌意。

“你到底找我何事?”老头问。

“世伯,你先歇着,不要说话。”梦如体贴地说。

怪老头乖乖地听从梦如的劝说,合上眼皮,斜倚在雕花龙椅上闭目养神。不一会,怪老头竟呼呼睡去,发出微微的鼾声。一切都平静下来,复归于死寂。这时候,梦如才有空察看屋内的陈设。

屋内有红木雕花大壁炉,镂花栏杆,上好的柚木地板,但已经很久没有打蜡,花梨木明式座椅,铺着云石的茶几,紫檀香龙凤呈祥屏风,珐琅美人西洋钟还嗒嗒地走着,美女的眼珠还在左右顾盼……灯光黯淡,所有家私都好像蒙上一层灰,发出霉味。瑞兽铜炉上燃着沉香,淡烟飘绕,用以辟臭。紫庐里的空气可以长出花来——浮在半空的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