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45章:以死赎罪的精彩表演

作者:经济类

方阳晖迈着缓慢的步履,沿着楼梯一步一步走向卧房。他在房门外略略迟疑,才轻轻叩门,不见动静,用手一推,门是虚掩的。

屋内黑灯瞎火,窗外雨声沙沙,他仿佛走入的不是自己熟悉的卧房,而是爱斯基摩人的冰窖。

他扭亮了灯,瞥见雨荷伏在床上,拥衾而泣,床边跌落一本《新周刊》。方阳晖一步一步走过去。“雨荷……”他低声轻唤。雨荷侧过脸去,肩膀因哭泣而抽搐。“雨荷……”方阳晖小心翼翼地走近床前。

微弱的呼唤声被雨声卷走。他正要伸手触摸雨荷。雨荷猝然翻身而起,跑到梳妆台上伏着。方阳晖呆坐在床上,两人默然背对,形同陌路。

沉寂许久,雨荷幽幽地说:“你在外面风流,我管不着,但你为什么要让我听到,要让我见到,还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雨荷,这不是真的,你千万不要相信!”方阳晖矢口否认:“那只不过是捕风捉影,生安白造。”“难道那些照片也是伪造的?”

“我跟那个沈小姐只是初识,我可以发誓,我绝无越轨行为。”雨荷知道方阳晖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叹了口气说:“初识已经如此亲热,戴维,到底怎样你才会认错?”

“雨荷,你听我说……”方阳晖还想狡辩,雨荷扭过头去不予理睬。方阳晖见无法再瞒骗抵赖,顿时像变色龙换了一副嘴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用双膝跪着走到雨荷跟前,声泪俱下地哀求:“雨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父亲。”

雨荷,冷静得像一尊雕塑。“雨荷,我发誓,”方阳晖举指戳天,信誓旦旦:“我和这个女人一刀两断,如果再有来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时,正好一道闪电划过,雷声隆隆,闪电白炽,屋内弥漫一片奇异的白烟,跪在地上的方阳晖像僵尸尼古拉伯爵,哆嗦着,脸色惨白。

“雨荷,原谅我。”方阳晖哀求道:“如果你不原谅我,我就死在你面前。”雨荷仍不为所动。

方阳晖突然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保险柜前,打开柜子,取出一只皮匣,双手捧着,又跪在雨荷面前。掀开皮匣,里面摆着一支银光锃亮的勃朗宁手枪。在香港私人藏枪械是犯法的,但郭家的这支勃朗宁手枪获有特许证,原因是这支枪记载着郭德厚一段光荣的历史。他在年轻时曾应召入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参加联军转战欧洲,在土耳其这支勃朗宁手枪作为嘉奖。

“雨荷,这支枪是你父亲留给我的,你就用它打死我吧!”方阳晖把枪放在雨荷手中,用双手握着雨荷持枪的手,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前额。

“开枪吧,开枪吧!”

雨荷拼命挣扎,用尽平生力气甩脱手枪,手枪掉在地上,方阳晖一把抓起,手指勾住扳机,枪口抵着太阳穴,眼见就要弹发血溅,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雨荷扑上去,死死抓住方阳晖的手。

“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擦过方阳晖的头皮,射中天花板上的一盏水晶吊灯,碎片四溅,吊灯飞坠而下,碎片划破了方阳晖的手和额头。方阳晖血流满面,跌坐在地上,他万万没想到子弹真的会射出膛,吓得魂飞魄散,张开的嘴半天合不拢。

“阳晖,阳晖!”雨荷声嘶力竭地呼唤着。“哦……哦……”方阳晖惊魂未定,目光呆滞。“阳晖,啊!”方阳晖以死赎罪的决绝举动令雨荷大为感动。

“我无面目见你,还是让我死吧!”方阳晖有气无力地说。“阳晖,你何苦这样呢?”夫妻二人相对跪着,抱头痛哭。

“雨荷,你再原谅我一次吧!”方阳晖泣不成声,哽咽着说。雨荷泪珠涟涟,点了点头。她替方阳晖揩着脸上的血迹,说:“我,我原谅你。”听了雨荷这句话,方阳晖知道自己又侥幸过了关。方阳晖这场以死赎罪的表演虽然逼真但并不高明,雨荷却被他感动而原谅了他。

当窗外雨霁,只剩檐角淅淅沥沥的雨声时,屋内也雨过天晴,夫妻俩都在小心地修补感情的沟壑。雨荷捡起地上的皮匣子,把勃朗宁手枪摆好,然后打开梳妆台的抽屉,将枪匣子放进去,锁上。“雨荷,这枪……”方阳晖想要回手枪。“我怕你做傻事,暂时替你保管。”方阳晖不便强索,只好等机会再要回来。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方阳晖谢绝所有应酬,不在任何公众场合露面。每天早上从家出发到公司,傍晚从公司返家,两点一线,几乎成了方阳晖这段日子的生活轨迹。经过一段时间的韬光养晦,方阳晖逐渐抛却沮丧,又开始神气起来。

这天,李若龙到办公室找方阳晖。“方生,我草拟了一个方案想跟你谈谈。”方阳晖翻阅着文件,没有抬头:“什么方案?”“白金咭方案。”“你放下吧。”

“最好你能抽点时间让我向你解释一下。”“我会抽空看,放下吧。”方阳晖不耐烦地说。“方先生……”李若龙还想说什么。“没别的事吧?我正忙呢。”

方阳晖下了逐客令,李若龙只好退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