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48章:盘根错节的恩怨情仇

作者:经济类

自从方阳晖演出一幕以死赎罪的活剧之后,雨荷小心翼翼地用宽恕的针线缝补夫妻间心灵的创伤。然而两人中间总好像隔着什么,见面时话也少了,都变得谨小慎微起来。就如一只花瓶,摔破了,裂缝和碎片虽然经过修葺补缀又粘合在一块,但暗伤犹在,总不能恢复到原先般完好。

雨荷比往昔更加寂寞孤独。初时,方阳晖还不时挂电话回家嘘寒问暖,后来逐渐地电话少了,最近干脆不再打电话回来,连门面功夫也不做了。晚上,两人的床笫之欢则付诸厥如,雨荷打发着绣纬如空、衾被生寒的日子。

这天,雨荷正躺在床上捧读亦舒的小说,消磨夏日的时光。

铃……电话铃响了,她急忙抓起床头柜的电话。“喂,阳晖吗?”

对方没有答话,她连问了几声,电话筒依然哑默。她想可能是搭错线,正要放下电话筒,对方开声了。“雨荷……”

雨荷一下子就听出是李若龙的声音。她怦然心跳,如惊弓之鸟,慌忙扔下了话筒。铃……电话铃又响起。她不接听,电话铃响过一阵又一阵,许久不停。她怕楼下的管家听见,不得已又拿起了电话筒。

“雨荷,雨荷。”李若龙急促地呼唤。“你不要打来!”雨荷又把电话“咔”地挂断。铃……电话铃不屈不挠地响着。雨荷再次拿起电话筒,央求道:“请你别再打来,求求你!”“出了什么事?雨荷。——不关你的事,我只是求你别再打来。”“你不告诉我我就一直打。”雨荷知道李若龙不弄清底细不会罢休,便道:“因为沈菲的事,我和阳晖感情面临破裂,希望你别再搅进来。”

“沈菲是沈菲,你是你,怎么可以混为一谈?”“若龙,阳晖已经忏悔,我也要忏悔。饶恕我吧!”“雨荷,我们之间不同于他们,沈菲曾亲口对我说,他们之间是一种交易,而我们却是真心相爱。”雨荷默不作声。“雨荷,雨荷,难道你不是真心地爱着我吗?”“啊,若龙,你别再说了,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分手了。”“雨荷,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要收线了。”“你不让我把话说完,我还会打来。”“你……若龙你这是害我啊!”

“雨荷,你也一样害了我,害得我好苦,你让我朝思暮想,我想到你的情,想到你的义,你仿佛成了我的呼吸,无时无刻不感觉到你的存在,只要一闭上眼,上次幽会的情景就出现在我眼前,我仿佛又看到你那丰满诱人的身子……”

“啊,啊,你别说了。”

“我看到你了,你现在正躺在床上,像那天晚上一样,让我脱去你的睡袍,啊,不,还是你自己脱吧……”“是的,我自己脱。”雨荷喁喁细语,像被催眠似的,慢慢脱下了睡袍……

“啊,啊,若龙,若龙。”雨荷一面喘息一面轻唤着李若龙的名字。“我感觉到我的魂被你吸走了……”“我不听,我不听了!”雨荷嘤嘤地哭起来:“若龙,求求你别再说了!”

雨荷收了线,李若龙却仍握着电话筒,电话筒里传出嗡嗡的声响,像蜜蜂飞舞在花丛中。他只能这样来宣泄他的情慾,他感到悲哀,又感到无奈。他一直愣愣地站着,直到女秘书跑进来说方阳晖找他,让他到六十楼,这才放下电话筒。

李若龙搭电梯从六十八楼下到六十楼,突然间他回忆起第一次冒昧求见方阳晖时被狼狈地撵出门外的情景。如今时隔年余仍记忆犹新。李若龙绝对没想到,仅仅一年多时间,他与方阳晖竟会结下如此盘根错节的恩怨情仇,不仅在商场上而且在情场上都成为敌手。李若龙视方阳晖为魔鬼撒旦;在方阳晖眼里李若龙则是引诱浮士德将灵魂卖给魔鬼的靡菲斯特。李若龙后来出现在接待生老女人面前时,不知道老女人是否还认得他。但老女人现在是称他“李总”,那涂抹着厚厚粉底的脸皮上,叠起笑纹,使那张脸像龟裂的田地。

“方先生找我有急事?”“李先生,刚才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打不进去,一直是忙音。”方阳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李若龙正在与他的夫人郭雨荷调情。

“是这样的,”方阳晖说:“我有两位商界朋友打电话来,要求预购白金咭,每人三张,共六张,总金额是三百九十万。”

“太好了!”李若龙不知是在赞美方阳晖还是为自己的白金咭喝彩。“就这事,你亲自去会籍部交代一下,迟些他们会上来办理购买手续。

李若龙走后,方阳晖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又到迷你果岭拨了几棒高尔夫球,身心感到格外舒泰。一个多月来,他专注于公司的事务,顺利解决了贷款问题,四海高尔夫游艇会的白金咭推出后,市场反应热烈,公司收益猪笼入水,而通过公司结构的改组,最终、最大的获益者将是他方某人,李若龙则成为他的马前卒。

至于沈菲,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她了,自从闹出绯闻事件后,传媒连篇累牍的渲染也仅维持了一个星期,之后,沈菲在报刊上突然销声匿迹。虽然闹出绯闻的头几天,沈菲不断打电话找他,但均被拒听。沈菲也曾闯进公司要求见他,但被老女人和护卫人员轰了出去,自此,再也没有听到沈菲的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