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49章:这是为什么?

作者:经济类

两天后,方阳晖一踏入家门就有一种不祥之感。摁过门钟,半晌不见开门。门打开时,他正要怒斥阿彩的怠慢,却发现开门的是雨荷。雨荷开了门,瞧也不瞧他一眼,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满脸阴霾。

方阳晖走近时,雨荷一反过往温文克制的脾性,怒不可遏地站起来,把一叠照片摔在他面前,吼道:“你来看看!”

方阳晖俯身拾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照片,一看,目瞪口呆,照片是他与李雅婷前天在山坡幽会的情形,有勾肩搭背、搂抱亲吻、依偎紧靠的亲热镜头,多数照片只是背影,有的只有头部,有的甚至只照到半边,显然是偷拍的。“你还有什么话说!”雨荷没有流泪,像一只狂怒的母狮。方阳晖佯作镇静:“哦,这不过是以前的旧照片。”“以前,多久以前?”“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反正不是沈菲事件之后。”“是吗?”

雨荷冷冷地问。

“雨荷,你还不相信我?经过上次事件我已得到深刻教训,痛改前非,我已向你发誓,如若再犯死有余辜。”“阳晖,你什么时候才肯对我讲一句真话?”“我刚才说的都是真话。”“那你睁开眼看一看照片上打印着的日期。”方阳晖这才醒悟,刚才由于慌张,忽略了这一点,这回他百口莫辩了。

“我已经给你机会,你仍不思悔改,一次又一次地伤我的心,这次我对你彻底失望了——”“雨荷……”方阳晖哭丧着脸,双膝一软,差点又要跪下。“你不要再说,我不想再听,你准备尽快离开华盈,滚得远远的!”说罢,急步跑上楼去。方阳晖知道事情已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如丧家之犬,失魂落魄地走出家门。

雨荷回到楼上,硬撑的坚强一下子崩溃了,她抑制不住泪如雨下。

这时,突然电话铃响。雨荷接听:“喂,啊,若龙!”“雨荷,你怎么了?听声音,好像刚哭过?”“没有,我没事。”家丑不可外扬,这是像她这样豪门世家的一条铁律。“我想见你。”“这……”雨荷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求慰藉,她犹豫了。“今晚我上你那儿来。”“哦,不,不!”“那么,明天你出来,我们开游艇出海。”“这……好吧!”雨荷答应了。

翌日,两人上了悬挂着“四海高尔夫游艇会”旗号的白色游艇,游艇慢慢驶出港湾,朝离岛开去。

五月的香港,海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粼粼波光,宛如万千蝴蝶扑扇着翅膀。雨荷像飞出樊笼的金丝雀,迎着拂面的和风,沐着浪花飘洒的水珠,与李若龙并肩站在驾驶台前。她穿着比基尼,身材更显得玲珑浮凸。李若龙见风大,担心她着凉,拿了一条浴巾替她披上。

“雨荷你开心吗?”李若龙问。“你说呢?”雨荷反诘。“我说你不开心。”“为什么?”雨荷大感惊诧。李若龙说:“比如一只鸟,飞出笼子在蓝天里自由翱翔,表面上看来它很开心,很快乐。但是,有没有想到,它很快又会被重新关进笼子里,它的痛苦比以前更深,更重?

““唉!”雨荷叹了口气说:“我能怎么样?”明眸里升起了一片阴霾。李若龙知道刚才的话惹得雨荷不开心,侧过头去,在雨荷的脸上亲了一下,雨荷笑了。她说:“我读过内地女诗人舒婷的一首诗,这首诗是吟诵三峡神女峰的,其中有一段她写道——

沿着江岸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正煽动新的背叛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喔!写得真好!”李若龙叹道。“若龙,”雨荷问:“你对情爱是怎么看的?”李若龙想了想答道:“我重过程而轻结果,爱的过程是刻骨铭心、热血沸腾的,而结果只是那一刹那的感觉。”“你这样说并非没道理。”雨荷说:“但是情爱的升华最终都会发展到性爱的结果,所谓性爱,有爱才有性,有了性,爱就变得更加甜蜜。”她偷偷瞧了李若龙一眼,续说:“我以为性可以是纯洁的也可以是肮脏的,有爱的性就是美好高尚的,如果没有爱,被强迫或作某种交易的性,则是令人恶心、龌龊甚至是罪恶的。”李若龙知道雨荷这番话的用意,但他知道雨荷并不明白他那番话的苦衷。

“来!”雨荷拉着李若龙走进舱房,任凭游艇在海面漂荡。

一入舱,雨荷缓缓地扯下了披在肩上的浴巾,脱下了比基尼泳衣,赤躶地站在李若龙面前,雪白的肌肤,因日晒而泛着阳光的色彩,像透明的白玉染着红晕。李若龙赤躶着上身把她搂在怀里。他侧着头厮磨着雨荷的耳鬓,他的双臂圈住雨荷的腰。雨荷慢慢转过身,背倚着李若龙,蛇一般开始扭动身躯,嘴里发出含混的咿哦声,两只蜜瓜似的奶包,摇晃着。她把李若龙揽在腰间的双手移至胸部,让他握住自己的双*,雨荷的咿哦声变成了呻吟,她喘息着,慢慢把手插进李若龙的裤腰,终于按捺不住,使劲往下扯。突然之间,她感到身子一松,失去了倚恃。

她看到李若龙不知为何跑入舱房。过了一会,李若龙已穿戴整齐,走了出来。他没看雨荷一眼,径直走到驾驶室,发动引擎,游艇“突突”地调头,往回程的方向开去。

这是第二次、第二次了!雨荷不明白李若龙为何要这样对待她。一次又一次,每当把她的*火点燃,当她的情慾即将要火山爆发的时候,他却泼下倾盆冷水,将火焰扑灭,让她窒息,让她情慾膨胀的身躯被冰冷的蟒蛇缠绕咬噬。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难道他是上帝派来惩罚她的恶魔,让她坠入爱的炼狱?她跑进舱房,“砰”地把门关上,伏在床上失声痛哭。而李若龙的脑海却是一片空白,他握着轮舵,耳畔风声呼呼掠过,飞溅的水珠,洒在他的脸上,淌下苦涩的细流……

抵达港湾,泊好船,李若龙轻叩房门。许久,雨荷才开门,两人无语,默默登岸。雨荷截了一部的士,头也不回地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