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05章:我出个谜给你猜

作者:经济类

梦如正看得入神,沉入遐思,这怪老头到底是谁?他的身世怎样?

“你是谁?”怪老头突然醒来,瞪着眼问。

“世伯,我叫梦如。”

“梦如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他浑然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我是来送创业计划书的。”梦如从手袋里掏出一叠文件。“计划书?我已经有很多了。”怪老头随手往屏风那边一指,梦如望过去,那里堆着两摞各种计划书,叠得有一米来高,纸张已经泛黄,上面落满灰尘。梦如一看暗暗叫苦,这怪老头收集了这么多计划书,却把它当垃圾丢在一边,究竟玩的啥把戏?

“世伯,你在报上登的散财计划广告……”梦如试探地问道。

“哈哈……那是我跟年轻人开个玩笑,很闷,让他们写点东西给我看。”

糟透了,忙了一宿,所谓的“散财计划”却原来是怪老头的恶作剧。

“小姐,你不觉得有趣吗?”怪老头狡黠地问,接着他歪着头说:

“我是给他们一个梦,有梦就有幻想,有幻想就有明天。”

“嗯,嗯。”梦如一面点着头一面想,这怪老头祖上一定是富贵之家,看这幢紫庐和屋内的陈设,家底一定殷实丰厚。既然来了,她仍要伺机推销她的方案。

怪老头似乎窥见梦如的心思,自报起家门来:“我的祖上是光绪年间的进士,官拜翰林编修,父辈是古董商,到了我,便成了二世祖,把祖上留下的家产差不多败光了。剩下的就是这些破烂的劳什子。”他指了指屋内的陈设。

怪老头一番话,无异给梦如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既然他早已千金散尽,家财告罄,也就没有必要对他白费chún舌。

梦如打算起身告辞:“世伯,很高兴见到你,后会有期。”

“怎么?你要走啦?”

“是的,我该走了。”

“再坐一会吧,”怪老头居然挽留她:“小姐,你是二十年来第一位走进紫庐的客人,我们算是有缘啊!”

“嗯,我们确实有缘,世伯,希望有机会再来探望你。”梦如从座椅上站起来。

“坐嘛,坐嘛,”怪老头再度邀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是猜出来的。”

“哦?聪明,不简单,”怪老头捋着稀疏的山羊胡子,对梦如表示赞赏。“我出个谜,如果你能猜中,老朽将尽力帮你。”

“恐怕我猜不出来。”

“试试不妨。”

“好,试试看,请出题。”

怪老头见梦如应承,显得十分兴奋。他说:“这是一个典故,也是一个谜语。”他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浓茶,润了润喉,用儒雅的言辞,讲出一则含着谜语的故事——

相传唐朝德宗年间,广西柳州有一位仕途坎坷、困厄抑郁之士。某日戴笠、持竿、携篓,去到城郊柳溪,意慾垂钓溪鱼遣情,钓一些清风柳影,以抒胸中积闷。

但,这一天晴空碧波,万里无云,只见一泓清水,两岸垂柳,水澄澄而平静,柳垂垂而不摇。士子于半失望中,便在一处两株柳树间停了脚步,将斗笠挂上左侧柳枝,然后居中坐下,把鱼篓系在左脚堤岸边,先小憩一阵。但见鸟跳枝头,鱼戏水底,感身心怡然舒泰。这时,堤岸上走来一位僧人,清高绝俗,法相庄严。士子起立相迎。

叙述到这里,怪老头停顿了一下,提醒道:“小姐,听真了,谜面出来了。”接着往下说——

士子向高僧问道:“大师雅兴不浅,敢问法号如何称呼?”

高僧看了看溪水答道:“贫僧的名号叫做‘鱼戏枝头鸟踏浪’。请问施主大名。”

士子不禁暗忿:“好一个老和尚,我这挺有礼貌,你却跟我打谜,若不还以颜色,岂不被他小觑?”士子向溪里一指,对高僧说:“在下就叫做‘人树立岸影沉水’。”

怪老头叙述完了,拿俏皮的眼光望着梦如:“这位士子和那位和尚究竟是谁呢?”

梦如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我猜不来。”

“再想一想,别这么快放弃。”怪老头鼓励道,显得很有耐性。

“和尚说‘鱼戏枝头鸟踏浪’,鱼跃上枝头,鸟跑到水里……”梦如喃喃自语,咀嚼着隐语的含意:“这不是说水很清吗?”

“对,对,”怪老头大声附和着。

“水澄清才能观看到倒映在水里的情景,鱼戏柳枝影,像上了树梢;鸟踏浪跳跃,像跑进水里,和尚的名号……不会是叫‘澄观’吧?”

“对,你猜中了,猜中了!正是叫澄观。”怪老头高兴得手舞足蹈,浑浊的眼眸放光:“这和尚是唐朝的高僧,华严宗第四祖‘澄观’大师。这个谜语经历一千多年,至今猜中的人没有几个,竟被你一猜即中,了不起,了不起!”

“哇!”梦如惊讶地尖叫,从座椅上弹起来,欣喜雀跃。不过,当看到怪老头正望着她得意忘形的神情,便故作谦虚地掩饰道:“世伯,其实我并不知道唐朝有个大师叫澄观,我只是瞎猫逮着死耗子——碰巧罢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