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50章:狮子亭幽会

作者:经济类

风头已过,静极思动。方阳晖忽然想起了李雅婷。那天晚上在丽晶酒店分手时,李雅婷曾再三叮嘱约会她。

方阳晖拨通李雅婷的手机:“你好,姬丝汀吗?”“请问,你是谁?”电话筒里传来李雅婷的声音。“我都不认识啦?”“对不起,没听出来……”“我是戴维。”“哦,方……戴维,听到你的声音真高兴,这么久没联系,差点要发霉了。”

“发霉不要紧,别长出蘑菇来就好。”“你真会说笑,都好吗?”

“都好。”“你给电话我,莫非是想约我?”“对,约你出来吹吹风,把霉气吹走。”

“太好了,上哪儿?”“你定。”“不要太嘈杂,也不要太远,太平山金卢峰怎么样?”“行。”“五点半,金卢峰狮子亭见。”“为什么那么早?”“我想早点见到你。”“哈……好吧。”

薄暮时分,他们依约在狮子亭相会。这天,天气晴朗,暮色乍生,金卢峰沐浴在淡蓝的夕风中。正好游人稀少,只有几个外国人和台湾游客漫步观览。方阳晖仍心有余悸,怕碰上熟人,更怕撞见记者。现在,他安下心来,与李雅婷凭栏俯瞰港九胜景。“这狮子亭还有一个别名你知道吗?”方阳晖问。

“知道,叫‘老衬亭’”。李雅婷答道。“为什么叫‘老衬亭’呢?”“老衬,粤语就是傻瓜的意思,有一句俗话说,从太平山望下去都是老衬,换句话说香港是冒险家的乐园,充满了尔虞我诈。”

“说得好,其实我们都是老衬啊!”“别人是,你不是。”“为什么?”“你是老衬的人。”“你真会说笑。”李雅婷捶了一下方阳晖的肩膀。

她从李若龙的角度观察方阳晖,此人真是调情高手。不过,男人不懂调情与女人不懂撒娇一样令人无趣。

“戴维,我约你早些出来,除了想快点见到你,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我觉得金卢峰最美的时刻是华灯初上未上之际。万家灯火,是东方之珠之美,而不是金卢峰自身之美。薄暮时分,山下的灯花一朵朵绽开,这里,那里,星星点点地闪烁,金卢峰就显得特有灵气,特有禅味。”

“有道理。”方阳晖说:“那你又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约你?”

“不是把我当老衬吧?”李雅婷“咯咯”地笑起来。方阳晖摇了摇头,说:“你就好比这薄暮的金卢峰,不喧哗,不张扬,充满了灵气,不像有的人……”“你是指沈菲?”“唉!”方阳晖长叹一声说:“我在这上头栽了,女明星,公众人物,她们的隐私是透明的,跟她们交往不安全,一旦曝光,绯闻满天飞,和你在一起,静静的,多好!”“那也未必?”“为什么?”“纸包不住火。”“哦,那最多是后院起火,关起门来好对付,外头却人言可畏啊!”

李雅婷从方阳晖的这番话中,断定方阳晖风流成性,永不思悔改。

她替雨荷不值,雨荷深信经过这次教训,方阳晖会洗心革面,浪子回头。

这时游人渐渐多起来。方阳晖说:“我们离开这儿吧。”“好,”李雅婷说:“我们沿着山顶道走一圈,那里幽静。”

他们离开狮子亭,拐出芬梨道,漫步在环山幽径上。路旁斑驳的绿苔,坡上堆积的枯枝落木,无不透着山情野趣,给人以出尘脱俗的清逸。

李雅婷突然跑上一道斜坡,采撷了一捧映山红,举到方阳晖面前问道:“哪枝最俏?”方阳晖凝视她遮掩在山花后面的俏丽面庞,笑道:

“花枝后面那一朵。”“你真坏!”李雅婷嗔道在走过一座郊野公园时,李雅婷说:“就在这儿歇歇吧。”李雅婷把旅行挎包放在一张供游人休憩的石台上。这地方游人罕至,十分僻静。方阳晖感到很写意,踏着落叶想往树林深处走。李雅婷说:“别走远,我的挎包还留在石桌上呢。”

她熟练地从挎包里拿出照相机,调好自动拍摄掣,用挎包遮掩着机身,只露出镜头,又拿出一部迷你录放机,播放肖邦的古典音乐。一切安放妥当后,她朝方阳晖喊:“戴维,上这儿来。”方阳晖走出小灌木林。他听到了音乐。“嗬,姬丝汀,你真有生活情趣。”“戴维,来,坐在这儿。”她把方阳晖安置在距离镜头适当的位置上,然后依偎着他坐下。

方阳晖这才留意到李雅婷颈上戴着他赠送的珍珠项链,有些莫名的感动。“啊!你喜欢这条项链?”

“喜欢!我常戴它。”

方阳晖有点激动,伸手搂着李雅婷的腰。李雅婷小鸟依人般偎在方阳晖的怀里。“姬丝汀,我一直很喜欢你,但被你的冷傲所却步。——我答应过你,这次对你要热情些。”李雅婷柔声说道。方阳晖扳过李雅婷的肩膀,在她的香腮上亲了一下,当他要进一步行动,亲吻她的红chún时,李雅婷伸手隔开,方阳晖的嘴chún印在了她的手心上。

“戴维,”李雅婷说:“冰山的溶化有一个过程……让我静静地靠着你好吗?”方阳晖点点头,表示理解。经过与沈菲烈焰似的狂热之恋后,方阳晖现时较钟情于这种理性之爱。

他们就这样相依相拥着,沉醉在月光如水的夜色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