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51章:蛇头女妖美杜莎

作者:经济类

方阳晖收到了一封信,是李雅婷写给他的——

戴维台鉴:

我走了,我去浪迹天涯。萌生这种念头,是因为我发觉我爱上了你。表面上看,放纵的女性很可怖,实际上,雅静的女性要可怖上十倍、八倍。放纵的女性拿得起放得下,雅静的女性,她的执着将导致极端的后果——要么同生,要么共死!戴维,纸是包不住火的,我担心你的后院起火,我不忍看到毁灭性的结局。

我走了,因为我害怕。男女之间好比导线的阴阳两极,保持一定的距离,就互相吸引,产生一种“距离美”,如果碰在一块,虽然会迸射出绚丽的生命火花,但两头也都烧焦了。

我走了,就让我们的情感世界留下时空的距离吧。让时间的流水冲刷慾望之火,让空间的利刃斩断情感的羁縻。时间是医治心灵创伤的灵葯,一切都会成为过去,都会忘记。

我走了,因为我承载不起你的爱。我多么希望在我回眸的时候能看到你的笑容,可惜我们没有留下合影,我只能在记忆里搜寻你的温存。

你若问我的归期,那就让我抄录诗魔洛夫的诗句赠送给你——

秋深的时候伊曾托染霜的枫叶寄意春暖的日子我将以融雪的速度奔回吻你,再见!

你的姬丝汀读罢,方阳晖浮起了一丝苦笑。他原想打电话责问李雅婷那些照片是不是她偷拍的,抑或她知不知道被人偷拍。现在,她却留下一封信,远走高飞,杳如黄鹤。方阳晖只好自叹倒霉,肚子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女人,可恶!

李若龙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以李雅婷的身份写信给方阳晖,字里行间希冀方阳晖改邪归正,善待雨荷;另一方面又把偷拍的照片寄给雨荷,提醒她方阳晖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不可信赖。这种矛盾的根因,在于他内心的自卑,在于他对自己生理缺陷的无奈。

方阳晖认定自己这段日子是运交桃花劫了。在他眼里,沈菲和李雅婷好比希腊神话里的女巫和女妖。沈菲是女巫喀耳刻,旅人受她的蛊惑就会变成畜牲;李雅婷则是蛇头女妖美杜莎,凡看她一眼者就会化为石头。他想,自己真是被色迷心窍了,他沉迷于沈菲,变得像猪一样蠢;

他钟情于李雅婷,变得像石头一样冥顽不灵,结果被他的妻子郭雨荷——她就像斯芬克斯,所出的一则谜语难倒,竟猜不出谜底是简单的”人”字。他已仿佛变成石头,忘记自己是人,现在他在等待斯芬克斯的判决。他已经有三天没进家门了,他在自己的海滨别墅暂住下来,等待郭雨荷的律师传召交涉。他照常每天到公司视事,表面上若无其事,但只有他内心感受到这只是暴风雨前可怖的宁静。

“方先生,我可以进来吗?”接待生老女人在电话里请示。“你来吧。”每逢老女人这样请示,方阳晖就知道有密事禀告。

老女人拿着一张单子走进来,方阳晖接过一看,是游艇的派用单。

“这是前天的单子,使用人是李若龙。”老女人告密道。“他接载的客人是谁?”方阳晖问。“不知道,不过听说郭少奶那天中午外出,晚间八点多才回家。时间上这么巧合,会不会……”方阳晖瞪了老女人一眼说:“这不关你的事,去吧。”

老女人走后,他立即挂电话找老管家。“管家吗?你现在哪里?”

“我在客厅。”“你把电话转到房间接听。”“是。”老管家回房后,继续通话:“东家有什么吩咐?”“前天少奶有外出吗?”“有。——几时?”“中午。”“什么时候回来?”“大约晚上八点左右。”“有什么异样?”“没有。”“你再想清楚。”“哦,听水房的女工说,那天她交洗的衣服有一些泳衣和沙滩巾,可能她去了海边。”“你听着,你在少奶房间的电话安一个窃听器,小心从事,切不可露出马脚。”

“是。”管家唯命是从。

雨荷被两个男人折腾得心灰意冷,花容憔悴。她终日郁郁寡欢,足不出户,与书籍和电视为伴消磨时光。她读得最多的是台港的言情小说,虽然越读越乏味,但她仍一本接一本地读。香港的电视也够乏味,情节离奇,牛头对到马嘴上去,仍然往下编,继续往下演,她经常是开着电视,不一定看它,她只是要一点声音,一点影像,一点光亮,使这个冰窖似的房间还有一点生命的气息。

她只在读得眼睛发涩了,看得脑袋发胀了,才会下楼,在客厅让佣人冲一杯咖啡或泡一壶茶,静静地啜饮,而且她下楼的时间都是夜晚十点来钟,她不想见人,甚至连女佣都不想见。她要下楼前就打电话吩咐阿彩准备她所需要的饮料,然后就让她回房睡觉。她自己则不亮灯,坐在夜的黑影里,对着蜡烛的微光。

她的私人律师正在准备起诉方阳晖的讼状,由于方阳晖拒绝在要求他退股的文件上签字,雨荷只好循诉讼的途径,解决方阳晖在华盈集团的股份以及郭氏遗产的问题。这段日子她见得最多的人就是她的私人律师鲁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