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54章:蒙面人进了白屋

作者:经济类

李若龙感到诧异的是,方家的佣人去了哪里?难道是雨荷支开了他们?但他不愿再想那么多了,手表的荧光指针闪在十点,他开始慢慢地从斜坡上往下滑,脚下的落叶簌簌作响,他敏捷地蹿到后门的墙下。

他把钩索提在手上,向后退了几步,目测好适当的距离,一甩手,铁钩拖着绳索像一条游动的蛇“嗖”地飞上墙头,“橐”的一声,铁钩咬住了墙体,他再用力扯了扯绳索,确定已经钩牢,就猫下腰身,双脚蹬着墙壁很有韵律地交替着,像猿猱般攀上了墙头。然后他将铁钩反扣在外墙,沿着绳索把自己缒下院内的草坪。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他在美国留学时曾参加过海军陆战队的短期军训,没想到今晚派上了用场。

虽然四周静悄悄的,但李若龙丝毫不敢大意。他像一名机警的海军陆战队员那样蹲在墙角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地形地物,然后迅速地作出判断,接着,弓着腰越过草坪,跑到一列花篱前。他又掩蔽在灌木丛下作短暂的观察,没有察觉到异样,便飞奔至白屋的底层。他将身子贴着墙壁向前摸索。到了大门,他轻轻推了推,大门紧锁,纹丝不动。他压低了嗓门,朝屋内呼唤:“雨荷,雨荷”,屋内毫无动静。他抬头望向二楼雨荷卧房,那里有一排玻璃窗,他必须攀上二楼的窗沿,必要时只有破窗而入。

李若龙闪离大门,望见延伸出来的阳台,便把钩索抛上去,钩牢后,他就悬空沿绳而上,到顶时,他抓住阳台的栏杆,使劲引体向上,一个鹞子翻身,爬上了阳台。窗沿很窄,他把钩索束在腰间,徒手像壁虎一样贴着墙,小心翼翼地挪近靠床的窗口。

“雨荷,雨荷。”他轻声地朝屋内呼唤。屋内一片死寂。

“雨荷,雨荷。”间隔几分钟,李若龙就呼唤一次。如此五、六次,仍无动静。

李若龙正打算破窗而入时,屋内传来“橐橐橐橐”声。

“雨荷,雨荷。”李若龙欣喜地轻唤。“你快走!会被人看见!”

“你打开窗让我进来。”李若龙央求。“我不愿见你,你快走!”“你不开窗,我就打破玻璃。”“如果你这样做,我将恨死你。”“那我就站在窗外不走!”雨荷不再答话,窗里窗外又沉入一片死寂。

可怜的雨荷终于被软化,她知道李若龙甘冒如此大不韪,不见到她不会离去。她害怕李若龙站在高高的窗沿上,万一被人看到,事情将变成丑闻,四处张扬流播,弄至不可收拾的地步。“咔嗒”一声,她无奈地开启了窗户,李若龙跨过窗框跳入屋内。

雨荷见到一个蒙面黑衣人跳了进来,“啊”地发出惊叫,转身就跑。“雨荷,是我。”李若龙扯下了面罩。

“你为何这样装扮?”“你不开门给我,我只好当一次蒙面侠。”

“若龙,你快走吧,我求求你,别再缠着我,别再害我。”“雨荷,你听我说……”

“我不听不听!”雨荷用双手捂着耳朵。李若龙见状,只好缄口,与雨荷保持几米的距离站着,他知道雨荷这个时候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有等待她平静下来再说。

楼下躲匿在冬青树后面的老管家,听到一声猫头鹰叫的暗号,就跑去把铁栅的小门打开。方阳晖带着保镖金毛驹和阿东鱼贯而入。

方阳晖抬头望了一眼二楼,附在金毛驹和阿东的耳朵,低声地交待:“他们刚上去,再等十几二十分钟,看我的手势才冲上去。”两名保镖点着头。方阳晖指挥他们埋伏在楼下,随时准备行动。

楼上,李若龙和雨荷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坠入了方阳晖布下的罗网。

屋内静得可以听见对方的心跳。

“雨荷,”李若龙尝试着开口说道:“这样站着不是办法,你听我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雨荷虽然一直捂住耳朵,但她从指隙间仍然听清了李若龙所说的话,她慢慢地垂下了双手。李若龙想走近她,刚跨出一步,雨荷就惊吓地后退。“你不要过来,你就站在那儿讲。”李若龙收住脚步,举起双手安抚她:“好,好,我站在这儿讲。”“讲完你就走!”雨荷决绝地说。“好,讲完我就走。”

雨荷微微侧着身子,并不望着李若龙。李若龙说:“雨荷,我真不知如何对你讲,我……我……”李若龙语噎,泪水夺眶而出。雨荷认为他和方阳晖一样只不过在做戏,干脆厌恶地背过脸去。李若龙鼓起了勇气,声音沙哑地说:“雨荷,我不能瞒你,我要告诉你,我……我是阴阳人。”

雨荷听罢,不啻晴天霹雳,五雷轰顶,她猛地转过身来,目瞪口呆地盯着李若龙,眼睛射出可怕的光芒。

“雨荷,你嘲笑我吧!鄙视我吧!痛恨我吧!”李若龙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若龙,”雨荷低低地唤了一声,伸出双手,缓缓地走向李若龙。

她拉起了李若龙的手紧紧地攥住,慢慢地把头倚在他的肩上,絮絮地在他耳边说:“啊!可怜的人。”她止不住泪如雨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