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56章:尽快搞掂她

作者:经济类

九龙的钻石山,并不像它的名字一般闪光。一到夜里,这里的木屋区就像一片乱葬岗子。沿着山边搭建的木屋破烂不堪。几场大火已把这里连片的木屋烧得七零八落,剩下的木屋像劫后的余烬,焦头烂额地蜷缩在齐人高的茅草中。稀稀落落的灯光眨着鬼眼,像墓地的磷光,散落在山坡上。

老管家领着方阳晖沿着狭窄的小巷向前摸索,狗“汪汪”地吠着,此起彼落,凄厉且吓人。在一间木屋前,老管家停下了,“笃笃”地敲着木门。这时,方阳晖掏出一副墨镜戴上。“谁?”屋里人喝问。“是我,荣叔。”门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一张长着络腮大胡子的面孔。

进了屋,只见里面除了几张凳子、一张小桌子和地上铺着的一床破旧的席梦思外,别无他物。方阳晖要不是亲临其境,绝不相信香港居然还有现代的“穴巢氏”。三人围着小桌子,鼎立而坐。“他是瞎子吗?

“大胡子一看方阳晖黑夜戴着墨镜就光火了,对着荣叔喝问。

老管家忙赔不是道:“睇在我份上,莫计较,莫计较。”“荣叔,这次又是给谁发通行证?”大胡子问。老管家从兜里掏出一张雨荷的照片,那是一张雨荷的半身生活照,照片上阳光明亮,笑容灿烂,色彩非常亮丽。

大胡子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几遍,再把厚厚的嘴chún呶起来,贴在照片上,很响地“嘬”的一声,亲了一口。然后他拿出一把小刀戳住照片,一扬手,小刀挑着照片飞掷出去,“卟”地钉在了墙板上。雨荷的彩照像钉在墙上的蝴蝶标本。大胡子把手肘支在桌面上,摊开了蒲扇般的手掌。老管家就把携来的皮匣子打开,里面装着一大叠一千元面额的“金牛”。“这里一共十万元,事成之后,再付一半。”大胡子伸手抓起一叠“金牛”,像洗扑克牌一样“哗”地搓了一下,算是点过了,扔回箱子里,他食指和拇指做出手枪状道:“‘叭叭’呢?带来了吗?”一直默不作声的方阳晖,开口问道:“不用枪也可以吧?”“你说的倒轻松,那他妈你自己干去吧!”大胡子发起火来。老管家连忙打圆场:“别动不动就发火,有话好好说。”大胡子说:“这是老子的规矩,谁收买人命谁出‘叭叭’,你玩不玩?不玩,滚吧!”

方阳晖不愿跟他多口啰唆,掏出了勃朗宁手枪放在桌上,推到大胡子面前。大胡子拿起手枪把玩,瞄准墙上的照片,作射击状,嘴里还发出“叭叭”的枪声,他突然调转枪口对准方阳晖。“胡须佬,里面装了子弹!”老管家连忙喝止。方阳晖面对枪口依然端坐,纹丝不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说。

“盲公佬,”大胡子说:“这个女人是谁?你老婆?呸!呸!”大胡子掴着自己的嘴巴:“我犯了行规,你放心,阎王叫她三更死,不会留命到五更。”“事情要办得干净利索,不留手尾,办妥后,立即把枪交给荣叔。”方阳晖冷冷地说。“盲公佬,你少操这份心,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枪,两不相欠。”“你在香雪道路口可以撞见她。尽快搞掂她,越快越好!”老管家交待道。

方阳晖站了起来,也不跟大胡子打招呼了,兀自走了出去,老管家亦步亦趋跟了出去。

李若龙那天侥幸从方家逃脱后,没再打电话给雨荷。他相信雨荷卧房的电话已被窃听,方阳晖说去日本公干显然是一个圈套。他也相信方阳晖已知道那个蒙面人就是他,只是被他逃脱了,抓不到确凿的证据。

奇怪的是,那天之后方阳晖一次也没有找过他,一切都似乎相安无事。

由此推测,李若龙认为眼下方阳晖对付的对象不是他,而是雨荷。他想雨荷的处境是危险的,但他又不能与雨荷联络,只得暗中加以保护。

这天,雨荷接到律师鲁明的电话,请她上律师事务所商讨出庭事宜。一大清早,雨荷就驾车到湾仔高士打道去见鲁律师。十一点多钟,她从律师事务所走出来,到停车场取了车,沿着高士打道上了天桥往半山区方向驶去。拐入罗便臣道,她突然调转车头驶向红石勘海底隧道。

阳光真好!她已经像囚犯一样把自己困在家里很长一段日子了。此刻,雨荷从车窗望出去,路旁的木棉树头上开满了红花,像出嫁的新娘一样。坐在车里,也感到太阳像在把亮丽的面孔伏在车窗上朝自己微笑。世界真美好!她为什么要苛待自己呢?到西贡海边去吧,美美地饱尝一餐海鲜。她一面驾车一面想:这个时候,如果李若龙在身边多好啊!

她已经跟李若龙断了联系,这段日子里,她全副精力都投入开庭审讯前的事务中,她不想再节外生枝,以免审讯受到干扰。有关李若龙的事,留待审讯结束后再说吧。

到了西贡,在海滨酒家吃过海鲜,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雨荷看了一下手表,才五点半。一个多月来,她感到今天心情是最轻松的一天,淤积在心头的抑郁逐渐飘散,兴致格外高。既然如此,何不尽兴方归?

主意已定,她驱车前往飞鹅山。夜色下的飞鹅山显得格外钟灵毓秀,山顶时时笼罩着一种奇异的蔚蓝之光,静穆而幽远,令人产生一种冲动——投身蓝光之中,随之飞升而去,让蓝色的静穆荡涤心中的懊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