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58章:他从此不得安宁

作者:经济类

透过望远镜,李若龙看到警方打起了应急灯。几分钟后,应警方征召赶来增援的白色救护车和红色消防车接踵而至。斜坡上,警员如蚁附地地围着大胡子的尸体检视、取证;消防队员顺着安全索爬下坡底,从翻下斜坡的车里救出雨荷,把她放在担架上,抬上坡来。李若龙看到雨荷一被抬上来,医务人员立即替她裹上毛毯,戴上氧气罩,消防员抬着担架飞奔向白色救护车。担架一推入车厢,救护车立即发动,急驰而去。

李若龙目送着救护车消失在夜幕中,然后收起了望远镜,掏出勃朗宁手枪,脱去外套,撕下衬衫的一条袖子,把手枪包裹起来,他捡到一个被弃置的塑胶袋,用它套住手枪,将口紧紧地扎牢。在一棵小松树下,他用树枝,用双手在地上刨了一个坑,然后把包扎好的手枪放进坑里,再用泥土填上、夯实,又找了一块石头压在上面作记号。掩埋好手枪后,李若龙穿上外套,驾车离开了飞鹅山。

在第二天的报纸上,方阳晖看到的不是郭雨荷殒命的消息,而是大胡子命丧黄泉的报道。

报道说:警方昨晚十时左右,在飞鹅山三○五路段揭发一宗离奇命案,警方是在接获附近村民听到枪声的报案后赶赴案发地点的。警方首先在公路旁的空地上发现一名中国籍男子倒卧在血泊中,并捡获一粒子弹。同时,警方发现离空地不远的斜坡下有一辆翻车,警方从失事的车厢里救出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国籍女子,该名女子现正在医院救治,伤势严重,仍在昏迷之中。这名中枪死亡的男子与翻车受伤的女子有何关系,相信须待受伤女子苏醒后才有答案。警方呼吁任何知情人士和能提供与该案有关线索的市民,尽快与警方联络。

读完报道,方阳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沙发上。大胡子死不足惜,可惜的是雨荷没死,不过,雨荷即使苏醒过来,他也不担心,因为她永远不会知道杀手是谁,为什么要杀她——死人是不会开口的。

令他从此不得安宁的是,那个杀死大胡子的人,还有那支枪,那支足以证实他是幕后主谋的勃朗宁枪,它一定也落在了那个杀死大胡子的人手中。

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在现场出现?他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他为什么要杀死大胡子?如果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或者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他一定会挺身举报,他不会携枪逃匿。这个人是他的克星,是复仇的哈姆雷特,是来向他索命的无常。这个人在他的脑海里渐渐地显现出来,就像菲林在显影液里影像慢慢清晰显现一样:他,不会是别人,一定是李若龙。

方阳晖狠狠地把烟头在烟灰碟里摁灭,好像那就是李若龙,他要把他掐死。

“嘟嘟,嘟嘟——”方阳晖的手机响了。“喂,哪一位?”对方传来的是经过变声器滤过的声音:“你听着,你的枪在我手上,如果我遭到不测,有人立即会将它送交警方,把你送进监狱。”“喂喂,你是谁?”对方“咔嗒”收线了。方阳晖气得发抖,对方仿佛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对他了如指掌。他刚想采取行动,对方已经先发制人,提出警告。可恶——如此一来,他不得不投鼠忌器了。

李若龙把枪收藏起来,不向警方投案,不及时告发方阳晖“买凶杀妻”的罪行,除了因为他是杀死大胡子的当然疑犯,而又死无对证,怕受缧绁之困外,更重要的是,他要等雨荷苏醒过来,他要亲口向雨荷揭穿方阳晖那人面兽心的嘴脸,这支勃朗宁就是方阳晖买凶杀妻的铁证。

他并不在乎自己会因此而身处险境,他只在乎自己有无机会向雨荷剖白真相,表达心迹。

海滨。方阳晖的私人别墅,露天泳池畔,凤凰木、椰子树在微风中摇曳婆娑,绿草茵茵,叫不出名的亚热带花卉,开得姹紫嫣红,欢天喜地。池边,方阳晖打着赤膊,戴着“墨超”眼镜斜倚在沙滩椅上。身旁,保镖金毛驹和阿东抱臂而立。

老管家束着手,趱步走来,老远就跪倒地上,爬到方阳晖的跟前。

两名保镖不用主人发话,麻鹰抓小鸡般地拎起老管家就往池里扔,老管家三扒两拨从水中蹴上岸来,没等他直起身,金毛驹一脚又把他踹落池中。老管家的脸被踢歪了半边,眼眦开裂、嘴角淌血,他再次爬上岸来,金毛驹正要再赏以拳脚,方阳晖扬手制止。

老管家浑身湿漉漉地,像只落汤鸡,匍匐在地上:“东家,饶了我吧。”“饶了你?谁饶了我?你为我找了个脓包,找了个银样蜡枪头——”“我该死——我该死——”老管家掌掴着自己的嘴巴。“你们替我去找,一定要找回那支失枪——”保镖和管家面面相觑,似乎在互相询问“上哪儿去找?”

“你们要特别留意一个人,”方阳晖说,在场人都竖起了耳朵。方阳晖续说:“这个人就是李若龙。”略停片刻,他又说:“记住——只可监视,不可轻举妄动。”“是——”保镖和老管家领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