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59章:“猫哭耗子”

作者:经济类

方阳晖每天都到伊丽莎白医院几次,但他却无法见到雨荷。三天过去了,雨荷虽然已从深切病房转移到私人病房,可院方仍以病人尚未完全恢复知觉拒绝任何探访,包括家属、警方和记者。方阳晖虽然每次到医院探访都吃闭门羹,但他仍一次又一次地带着鲜花亲临病房外守候。

而且经常在门外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他对妻子的真诚、挚爱,令在场医护人员深为感动。

警方怀疑这是一宗谋杀案,为了安全起见,派出一名警员守在病房门口,实行廿四小时轮班监护。

雨荷入院的第四天,一名护士长从私人病房出来,看见伫立在门口、疲乏困顿的方阳晖,动了恻隐之心,低声对他说:“方先生,病人已经苏醒了,我带你进去看她,但我只给你五分钟,你要控制情绪,避免騒扰病人。”

“谢谢,谢谢护士长。”方阳晖连连称谢。他捧着蓝色的郁金香跟着护士长走进了雨荷的病房。

方阳晖一走进去,便瞥见雨荷躺在病榻上,鼻孔里插着吸管,头上裹着纱布,腕上打着点滴,像一尊废弃的服装店石膏像。

方阳晖一步步走过去,把玻璃纸包着的一捧郁金香放在床边白色的储物柜上。他蹲了下去,望着直挺挺躺着的雨荷。“雨荷,雨荷。”他低声地呼唤着。雨荷像木乃伊,一动不动。

“雨荷,你听见我的声音吗?”方阳晖眨巴着眼皮,挤出了泪水。

“你如果听到我的声音,你就眨一眨眼。”方阳晖试探地问了一大串问题:“你是被人家陷害的吗?有人想杀你吗?你记得当时的情景吗?你认得杀手的模样吗?”雨荷只是瞪着一双空茫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似是无语问苍天。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方阳晖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地喃喃自语:“雨荷,都怪我,都怪我没有好好地保护你,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父亲……

“护士长领着总督察毕士德走进来。听到方阳晖的自责,无不表示同情。

方阳晖捉住主治医生的手问:“医生,我太太会好吗?”主治医生对总督察说:“病人虽然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是由于头部受创,严重脑震荡,可能造成失忆,因此现时无法录口供。”毕士德问:“大概多久能恢复理智?”“很难做出准确的估计。”主治医生说。毕士德点了点头,便向医生告辞。

方阳晖向医生探询:“医生,我太太会变成植物人吗?”医生安慰她说:“方先生,我们会尽力而为医治你太太的,你放心吧。”护士长说:“方先生,你先回去吧。下次再来探访。”

方阳晖从病房里出来,他了解了雨荷的伤情后,心情顿感轻松。既然伤情这么严重,而且造成失忆,下月开庭审讯肯定不能出庭了。

五月三日高等法院开庭,雨荷缺席,她的代表律师鲁明向大法官陈词:“法官大人,由于我的当事人、原告郭雨荷小姐因汽车失事,造成脑震荡,未能出庭聆讯,故本人请求法官大人将本案的聆讯无限期地推延。法官大人,这是医院出具的郭雨荷的病历。”鲁明将病历呈递给法官。

法官看过病历后,宣布:“本席批准将本案无限期延后。退庭。”

站在被告席上的方阳晖嘴角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轻快地走下被告席的围栏,他的律师彼得邱迎上去向他表示祝贺,并肩步出法庭。

法院门口石阶上围了许多记者。记者问:“方先生,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方阳晖说:“我和我太太之间只存在着一些误会,现在她受了伤,我很难过。”“方先生……”记者还要发问。方阳晖摆了摆手,在保镖的护卫下登上车子,记者追上来,围着车子。“对不起,我要上医院探望太太。”

车子缓缓地挤出记者筑成的人巷,急驰而去。

医院后院的草坪,护士用轮椅推着雨荷散步。

李若龙站在远处一棵榕树后面,望着雨荷。雨荷穿着白色的病号衣服,不施粉黛,脸色苍白,她的目光呆滞,面若凝霜,对周围的阳光、花草、孩子的嬉戏喧闹,对光线、色彩、声音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毫无反应。

李若龙想起往日的雨荷,充满了生命的活力,那顾盼生辉的明眸,那灿烂的笑容,那洋溢着热力的胴体,如今竟仿佛变成了僵硬冰冷的石块,他心如刀割,潸然泪下。这时,李若龙蓦然看到方阳晖穿过花径走来,他闪避树后,悄然离去。

方阳晖向护士提出请求,让他为太太推轮椅带她散步。护士微笑地应允了,她真羡慕方太有这么一位体贴入微的“廿四孝”丈夫。她把轮椅交给了方阳晖,站在一旁远远地观望,她没有跟随轮椅,以便让他们夫妻静静地相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