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60章:李若龙被绑架

作者:经济类

方阳晖推着轮椅,向从身边经过的病友和蔼地颔首问候。推了一段路,他俯下身子,在雨荷的耳边低声地说:“雨荷,我特意来告诉你今天法庭聆讯的结果,法官宣布,我们这个案子无限期推延。你感到失望吗?我在等你完全醒来,我们再拗过手瓜好吗?”

雨荷一点反应也没有,方阳晖好像在对着一块石头说话。“你千万别变成植物人啊,那样我就太寂寞了。”

户外活动的规定时间到了,护士微笑着走过来。“方先生,今天散步就到此为止,我们得回病房了。”“谢谢你对我太太的照顾。”方阳晖说。“不用谢,这是我们的职责。”他目送护士推着行尸走肉般的雨荷向病房走去。他想,雨荷这样活着应该比死更痛苦。

过了一段时间,方阳晖向院方提出,他要把雨荷接回家中休养。主治医生不同意,方阳晖直接找院长反映。院长说:“方先生,主治医生认为,你太太脑颅中的积血虽然已经清除,她的记忆有可能恢复,在医院留医便于观察护理,有利她的康复。”

“院长,”方阳晖未语已经哽咽:“多年来,我忙于生意,对太太疏于照顾,而且您也知道,我们夫妻因此曾产生误会以至纷争。这次,她车祸受伤,跟我对她的疏忽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我多些时间陪她,如果那天我在她身边……我,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今天她病成这样,就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来照顾她,让我对她作出些少补偿,否则我将一生一世不得安乐,我将不会宽恕自己,我……我……”

院长大为感动,不禁眼眶潮红,他拿下眼镜抹了抹,说:“方先生,你不必过于自责。这样吧,我们就把她交给你,让你带回去照顾。我们医院方面将派出医生,每两天就到府上诊视一次,你看如何?”“谢谢,谢谢院长满足我的不情之请。”

雨荷被方阳晖从医院接回了家中。方家花园的客厅,雨荷坐在轮椅上。女佣阿彩熬了一碗雨荷平时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端上来,正要喂雨荷吃。“拿来!”方阳晖沉着脸命令道。阿彩把粥递给方阳晖,退到一旁。方阳晖一面喂着雨荷喝粥,一面在她耳边说:“我曾经对你说过,我会把你留在这个大屋里,会让你有一碗饭吃,现在,我做到了,你喝吧,喝吧!”

方阳晖一调羹一调羹往雨荷嘴里灌粥,雨荷满嘴是粥,无法下咽。

稀粥灌进口中,又流了出来,鼻孔、下颚,浆了一片粥糊,粥水淌得满身都是。但她只是木然地坐着,方阳晖拼命地把调羹往她嘴里塞。阿彩看到这种情形偷偷地流下了眼泪。

方阳晖并不住在家里,他仍然住在海滨别墅。现在雨荷变得痴痴呆呆,他乐得逍遥自在,少了一份顾忌,更加放荡不羁。他在别墅里又收藏了一个漂亮女子,风流快活。

可怜的雨荷,却虽生犹死。她像一件破损的家具,每天早上,由阿彩从楼上搬到楼下,晚上,再由楼下搬到楼上。吃喝拉撒,全由阿彩服侍。方阳晖偶尔回来一趟,就糟踬她、挖苦她一顿,好像她是逗乐的玩具。医院的医生倒跑得很勤,定时换葯,悉心诊治。

有一天晚上,阿彩上楼察看,突然发现床上空空如也,不见了雨荷,吓得阿彩冷汗直冒,正当她慌乱地满屋寻找,却赫然瞥见雨荷从浴室走出来,阿彩惊得差点“啊”出声来。雨荷把指头竖在嘴边,示意她勿作声,随手递给阿彩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有危险,切勿让人知道。

阿彩惊喜地流着泪,使劲地点着头。

当李若龙获悉方阳晖已从医院把雨荷接走后,他不能再到医院探望雨荷了。他眼下能做的是明查暗访,搜集方阳晖买凶杀妻的人证物证,杀手大胡子已经死了,还有谁是知情人?方阳晖不可能直接找到大胡子,那么他是通过什么渠道?中介入是谁?

再周密的谋划也有破绽,他一定要找出破绽来,一定要让方阳晖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天,他到黑道人物经常出没的旺角庙街闲逛,凭直觉判断对方可能是帮会中人的地痞,他就上前搭讪,向他们打听大胡子的底细。他比划着大胡子的外貌,向他们查询。但连问了五、六个人,得到的回答都是摇头。难道这个大胡子是个现代“虬髯客”?他不信,他要继续查访下去。

他在人流如织的庙街一直逛到店铺打烊,才拖着疲乏的步履转出弥敦道。刚走出路口,一辆车子急驶而来,从车厢里跳出两个人,他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只黑布袋已从他头上罩了下来。接着他的腹部挨了重重一拳,后脑勺被猛击一肘,立时昏厥过去,之后他被搡进车厢,车子一溜烟急驰而去。

整个掳人的过程只有三分钟,却偏偏被王薇撞见了。当时,王薇驾车经过弥敦道,正好在路口遇到红灯,停车等候绿灯讯号,却不期然看到李若龙走出横街,被两名大汉绑架。她立即驾车紧随。她原想停车报警,但抬头一看,贼车已拐上高速公路,车子根本无法停下。路面上,车辆一部跟着一部,像川流不息的河水奔腾着。王薇紧盯着前面的贼车,眼睛眨也不眨,她怕一不留神,贼车就会在她眼皮底下消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