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61章:两个绑匪是方阳晖的人

作者:经济类

车厢里,李若龙渐渐苏醒过来,他感到后颈酸痛,头罩已经除去,但双眼却被黑布蒙个严实,手脚都被牢牢捆着。

车子急驰着,车上的人默不作声。李若龙猜测绑架他的人是何方神圣、哪路人马,出于何种目的。但他怎么也理不出头绪,他放弃无谓的猜测,转而试图弄清自己身处何方。

高速公路上,川流的车辆腾起像潮汐般“哗哗”的声浪,李若龙侧耳细听,隐隐约约听到“口空口空口空”的喑沉声音,穿过汽车声浪的氛围钻入耳鼓,那是列车和路轨摩擦而发出的声响,由此推测,此刻他应身处吐露港高速公路上,因为离公路不远正是九广铁路,穿过吐露港蜿蜒伸向内地边境,车子应正向西行。

车行了约莫一个多小时,李若龙身子向右倾侧,他捉摸车子正从粉岭向左拐入石湖墟方向驶去。这里已接近内地与香港的边界。过了约一个小时,车厢开始颠簸起来,车轮发出“沙沙”声响,李若龙知道,车子已驶离柏油公路,奔跑在山村的泥路上了。李若龙断定自己是被带到了“狗不屙屎、鸟不啄食”的流浮山地区了。李若龙的判断没错,他正是被绑架到流浮山来了。

尾随而来的王薇怕车上的贼人发现她在跟踪,一路上一直与贼车保持着一段距离,不跟得过于接近,也不离得太远而被甩掉。她死死盯着前面的车子,大气也不敢喘。但在转入山村泥路后不久,失去了贼车的踪影,她在一个三岔路口停了车,瞪大了眼睛,在漆黑的夜空中搜寻。

浓如泼墨的夜幕笼罩四野,三条白蟒蛇似的泥路穿过草丛,没入前面的黑洞中,四周看不见丁点光亮,听不到丝毫声响,她跟踪的那部车子仿佛插翅而飞。

月黑风高,王薇不禁打了个冷颤,但她想,李若龙现在落入贼人手中,性命岌岌可危,她不可以见死不救,不可以不顾而去。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她必须选择一条路,继续追踪下去。三条路选择哪一条呢?王薇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求菩萨指路。睁开眼后,她毅然地选择了中间的那条泥路,驾车向前驶去。她把车子开得很慢,爬坡时把引擎关闭,让车子滑行,将车声减至最低。

车子缓缓地蠕动,路好像越走越长,永无尽头,夜仿佛越走越黑,如无底深渊。恐惧、饥渴、彷徨包围着她。此时,她头脑里浮现各种杂念,各种影像纷至沓来,又全是支离破碎,稍纵即逝,一个完整的念头也捉不住。车子在荒郊的泥路转来转去地跑了一个多钟头,她的心情反而渐渐平静下来。她不再去想前面在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将会发生什么,不再想方向在哪里,目标在哪里,她只顾开着车,见路就走,见弯就转,机械地向前驶去,驶去……

夜色四合的荒郊,一辆黑色的轿车像一条电鳗潜游到流浮山滩涂的堤垸上。车上跳出了方阳晖的保镖金毛驹和阿东,他们一左一右挟持着李若龙跑下堤垸的斜坡。

斜坡上坑坑洼洼,杂草没膝。阿东打着手电筒,一道光柱张皇地在坡面上跳跃着。三个人在斜坡上磕磕绊绊,连滚带爬地冲到坡下。

他们朝一座搭建在沼泽地上的木棚屋奔去。进了屋,金毛驹和阿东一阵忙乱,把李若龙吊到了横梁上,然后两个人坐在地板上喘着粗气。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李若龙大声地嚷起来,声音在静夜里显得格外清脆突兀。李若龙希望他的喊声能传出去,希望邻近有人听到。“你省一口气吧,这里喊破嗓子都不会有人听到。”金毛驹猜测出李若龙的用意,冷嘲道。

李若龙知道再喊也是枉然,就试探对方的绑架意图:“你们如果是求财,就开个数吧。”“看来,你还很富有啵。”阿东说。“破财消灾,总不能让二位空手而回吧。”“咱爷们今儿个不缺钱花。”金毛驹的口音,暴露了他是北方人。“如果是索命,那也请讲出道道,好让在下死个明白。”金毛驹说:“我们既不求财,也不索命,只要你肯交出一样东西,我们就放你。”“什么东西?”“枪——”“什么枪?”“一支勃朗宁手枪。”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李若龙装糊涂,至此,他已清楚知道这两个绑匪是方阳晖的人。

“你真的不知道?”“听也没听过。”“大哥,少哂口水,打到他呕血,看他说不说。”阿东已摩拳擦掌。“靓仔,你最好趁早说了,免受皮肉之苦。”“不知道,叫我怎么说?”

金毛驹恼羞成怒,吼道:“看你的嘴皮子硬还是我的拳头硬。”说罢,朝李若龙腹部撸出一拳。阿东也冲上来,劈头盖脑、拳脚交加地乱打一气,喘着粗气咆哮:“说,快说——”李若龙被打得鼻青眼肿,嘴角淌血,但他咬紧牙关,硬是不说。金毛驹和阿东气急败坏,轮番殴打。

悬吊在横梁上的李若龙,被打得晃来晃去,就像拳击练习场上的沙包,被两个拳手当作人肉拳靶,“哔哔剥剥”拳如雨下,直打得两个拳手大汗淋漓,精疲力竭。李若龙终于被打得昏迷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