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66章:方阳晖眼前一黑

作者:经济类

五千万流动资金的提款授权,该死的——方阳晖气得发抖。但他冷静一想,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李若龙啊李若龙,你想坑害我,提走巨款,再把沉重的包袱甩给我,只可惜,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我方某始终比你棋高一着。方阳晖庆幸自己当初的英明决策,他将自己在四海高尔夫游艇会有限公司的股份降为百分之五。现在亏空的是四海高尔夫游艇会有限公司而不是控股公司,这就意味着,他只需承担按股份比例分摊到的百分之五债务,但四海高尔夫游艇会的贷款是由他担保的,要解掉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就只有把债务的包袱甩给那个“土包子”袁野。

于是,他拿起了电话打到深圳找袁野。

“袁董事长,请你尽快到香港来一趟。”

“有急事吗?”“李若龙提了公司的巨款。”“方先生,四海高尔夫游艇会有限公司已跟我无关,李若龙要求我退出,我已签了名,他已把股金退还给我了。”“到底怎么回事?”“这话应该我问你——”袁野气愤地挂了电话。

方阳晖立即意识到事态严重,他打电话让秘书小姐即刻把四海公司的有关档案送来。看完档案,方阳晖举起宗卷重重地砸在地上,他发现两家公司的股东登记文件,都被李若龙做了手脚,以“偷天换日”的手法掉了包。由于两家公司的名称都是“四海高尔夫游艇会”,只是一家是“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另一家是“控股公司”,在百慕大注册。当初交由李若龙负责办理所有手续。方阳晖系两家公司的股东,他在“有限公司”占股百分之五,而在“控股公司”占股百分之八十,所以在两份文件上都有他的亲笔签名。李若龙只需把两家公司的名字对调一下,张冠李戴,在香港注册的就变成是“控股公司”而在百慕大注册的则是“有限公司”,轻而易举地把他绑在负债的战车上了。

悔之莫及的是,那时他正与沈菲打得火热,如胶似漆,神魂颠倒。

回想起李若龙送文件副本时,他正在会所与沈菲共进晚餐,他正要细看,沈菲娇嗔地埋怨:“吃顿饭也不得安乐。”于是他只好放下文件,第二天看也没看就交给秘书小姐处理了。而往常办事认真谨慎的秘书小姐,其时正在呷他与沈菲的干醋,未细加核对就将文件入档束之高阁。李若龙又安排袁野退出,归还了股本,显然李若龙是在有计划、有步骤地暗中进行着这一切。

现在,这一疏忽铸成的大错是,他必须为此负上亏空五千万的百分之八十的债务。

四海高尔夫游艇会的银行帐户上,现在是空空如洗,方阳晖要面对的是每个月高达三百五十多万的租金、工资、白金咭债券利息等支出,这使得他本已捉襟见肘的公司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正当方阳晖困坐愁城的时候,接到詹森的电话。

“方兄,久未见面,近况如何?”“詹森,我正要找你,我告诉你一件事……”“别忙,我也有事告诉你,先听我说完再听你的。”“好吧,你说。”“我要回老家了。”“啊?”“我已向总行提交了辞职报告,打算与王薇一起返回加州乡村,过田园式的生活。”“那好哇,我衷心祝福你这一对神仙眷侣。”方阳晖酸溜溜地说。“一来向你告辞,二来请你帮忙。”“帮忙?帮什么忙?”

“我想在离职之前,把手头上的事务做个清理,对总行有个交待,所有你们公司和四海由我经手贷出的三千五百万,上个月已经到期,请你尽快安排还款。”

“詹兄,我告诉你,李若龙提走公司的巨款逃了。”“什么?——他一共提走了五千万,现在我是焦头烂额,当初要不是你撮合,我就不致掉进这个深渊,如今……”“方先生,”詹森打断方阳晖的话:“这么说我有责任啦?”“詹森,你听我说……”“你不用说,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我没兴趣理睬,公事公办,借债还钱,如果你继续拖延,我行将以债权人的身份申请贵公司破产。”说罢,“咔”的一声挂了电话。

方阳晖感到眼前一黑,差点从椅子上栽下来。他感到心头一阵绞痛,摁了一下铃,秘书小姐急忙跑入。秘书小姐见方阳晖脸色发青,额头沁出虚汗,连忙扶他在沙发上坐下。

“你把救心丹给我。”秘书小姐飞快地拿了救心丹来,倒了杯水递给方阳晖。方阳晖服葯后,摆了摆手,让秘书小姐退出房去。

方阳晖把身躯埋在沙发里,他极度虚弱,整个人都垮了,只剩下一副软弱无力的皮囊。他感到全世界仿佛都在跟他作对,跟他过不去,他难道就这样完了?他的内心,今天的方阳晖和昨日的方阳晖在激烈交战——是躺倒还是站起来?他反反复复地做着肯定和否定。幽幽地一种潜意识在心头燃起:失败也要体面地失败,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他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竭力使脊梁骨挺直,硬朗些。他想,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李若龙,只有找到李若龙,事情才会有个了断。他不信自己这么轻易就被击败,他不断给自己打强心针,瞳孔亮起了兀鹰捕捉猎物时的凶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