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67章:沈菲手中的王牌

作者:经济类

沈菲尝试打了几次电话找方阳晖,结果都是一样,到了接待生老女人那里就被挡住不予理睬,越是说是要事找方先生,电话越快被卡断。

打方阳晖的手机,一听是她的声音就立即收线。她也曾尝试到公司门口拦截方阳晖,但方阳晖在保镖金毛驹的护卫下,她根本无法接近。

沈菲冥思苦想,终于记起方阳晖的办公室有一部专用传真机,方阳晖曾把自己专用传真机的号码写在一张纸条上留给沈菲。她翻箱倒柜找到了那张写有传真机号码的纸条,写了一封简短的密信,借用朋友的传真机,把它传给了方阳晖。

方阳晖收到这封密信的传真,信上写道:我知道一个人的下落和秘密,你若不跟我联系,必将后悔——————“必将后悔”的后面打着三个惊叹号,信末没有落款,方阳晖一看就猜出是沈菲写的。他也猜到信中所说的“一个人”,必定指的是李若龙。

但他怀疑这中间可能有诈,沈菲是否真的知道李若龙的下落?这个麻烦的女人是否想用这个笨拙的诡计,把他骗出去与她会面?

但怀疑归怀疑,方阳晖仍把它视为黑暗中的一线光亮。他想,退一万步说,即使沈菲只是诱骗他出去见面,见见又何妨?也好趁此机会挥剑斩情丝,给她一个严厉警告,让她死了这条心。方阳晖拨通了沈菲的手机。

“噢,你终于肯打电话来了?”沈菲冷冷地说。“如果你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我就收线。”方阳晖咄咄逼人。

“你别威胁我,要后悔的是你而不是我。”沈菲毫不示弱。“我不想跟你争吵,你说怎么见面?”“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谦让起来?”沈菲有恃无恐,仍然嘴尖牙利。“既然如此,就由我定吧,明天早上九点半,港澳码头见。”“去澳门?”“嗯。”方阳晖解释道:“在香港招人耳目,到澳门避开些,顺便带你到葡京见识一下。”

“好。”沈菲有些激动。

上环海旁的港澳码头,早晨显得有些冷清,往澳门去的旅客稀少,倒是由澳门返港的赌客不少,在葡京赌个通宵,囊空如洗,垂头丧气,缩肩拱背,步履匆匆的赌客搭早班船返回了。

方阳晖与沈菲分开走,一前一后,隔得远远的。上了飞翔船,也是一左一右,分开来坐。

方阳晖穿着一身白色的“登喜路”休闲服,把太阳帽拉得低低的,压在额头上,靠在椅子上假寐。沈菲则坐在前舱的另一头,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

在出境大堂通道,方阳晖曾瞥见沈菲落寞的面孔和矫揉造作的身姿,感到自己曾经为这个女子如痴如狂,简直不可思议,如今看来,她除了胸脯比一般女子大些之外,毫无吸引之处。

在情感的世界里,男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当他爱上一个女人时,是感性的、盲目的,对他所爱的女人,怎么看怎么顺眼。一旦厌倦了,就变得理性而冷酷,对这女人怎么看都不顺眼。

沈菲不时侧头偷窥正在闭目养神的方阳晖。他比前些时候消瘦了许多,面庞的轮廓,棱角显现,但仍透出一股刚毅和果决的意志力。

沈菲心里盘算着等一会如何对付这个睡着的男人。在她的人生哲学里,男人硬的时候是软的,男人软的时候是硬的。换句话说,女人若要征服一个男人,就要抓住男人的弱点,使男人底下硬起来,男人底下一硬,心就软了,这时最容易攻破,这时的男人温驯得像绵羊,百依百顺。相反,底下软时,就心硬如铁。

但是,沈菲也清楚地知道,方阳晖已对她不再感兴趣,男人一旦变心,就像断了线的纸鸢,很难挽回。但这一次,她准备了另一手,她手中握有李若龙的下落和秘密的王牌,她将以这张王牌诱逼方阳晖就范,把他拉回自己的身边。

一个半钟后,船抵澳门,方阳晖等全部乘客下了船,才最后一个登岸。他仍然与沈菲保持距离,远远地尾随着。

踏上澳门的码头,沈菲顿感笼罩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她似乎找回了失去的自我,恢复了往昔的光彩,步子变得轻盈。她发觉有人认出她来,将目光投向她,还夹杂着一些窃窃私语。尽管那目光、那私语有些异样,有些轻蔑,但仍令沈菲感到浑身舒泰。她不由自主地挺高了胸脯,好像一个出征的战士踏上了战场,她今天要去打一场漂亮的仗,她要把她曾经拥有的男人,重新征服,再拥入怀中。

出了海关大楼,在的士站,他们环视了一下周围,看见都是些东南亚穿着的游客面孔,便迅速地一起钻进了一部的士,吩咐司机开往葡京赌场。路上,方阳晖暗忖,沈菲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不会轻易把李若龙的下落和秘密白白地告诉他。这中间必须下一番功夫,过程可能是艰巨的。他暗自设定了几个步骤,慾取之需先予之,先进赌场投几注,让她开心一下,解除她的思想戒备,不论输赢,都给她一笔钱。然后再去游览名胜,伺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样或许能攫取他所需要的情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