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71章:人生就像摸牌

作者:经济类

李若龙已经逐渐康复了。王薇用母性的眼光看着李若龙吃着她烧的饭菜。她每天都来,像上班一样准时。“李先生,我可能要离开香港了。”“上哪儿?”“美国。詹森说回他加州的乡下过宁静的日子。——噢,几时呢?”李若龙的眼眸里升起一层雾。“还没定,快了。”“喔,加州是个好地方,那里的阳光很好,橙又大又甜。”李若龙没头没脑地说着。

“李先生,你将来的打算呢?”“暂时还没有考虑过。”“我看你也离开香港吧,这样可能会好一些。”“香港还有一些未了的事,一时还不能离开。”王薇噤了声,没再往下问。李若龙说:“你不问我什么事?还有,你甚至从来没有问过那天绑架和追杀我的是什么人。”“该说的你自然会告诉我,不该说的我即使问了,你也不会如实地告诉我,你说对吗?”

李若龙笑着点了点头:“你不是以前的王薇,完全变了一个人。”

“是吗?”王薇嫣然一笑,说道:“前天晚上你那病又发作了,真让人担心。”“这种病没法断根,失去知觉一会又会自己醒来,不用担心,只可惜摔破了几支针剂。”“什么针剂?我替你买来。”“你买不到的。”

这时厨房里的水壶传来“嘶嘶”的鸣叫声。“水开了,我给你冲一杯咖啡。”“谢谢——”“瞧你,还说这么见外的话。”

李若龙望着王薇的背影,他怎么也没办法把今日的王薇和昨日的王薇两个影像重叠在一起。

其实,李若龙对自己何尝就看清了呢?在一定的环境下,人格上会出现分裂。他觉得人生就像摸扑克牌,翻过来是笑,翻过去是哭,但最终都是一场赌局,不论输赢,都得搏一搏。人生的道路永没有平坦,最笔直的道路也许正是最垂直的深渊。

他正在遐想,王薇已经端着咖啡进来了。他们不大交谈,一切都很宁静。

老管家荣叔急匆匆地跑进海滨别墅。方阳晖一见到老管家的身影就从客厅沙发上跳起来。“怎么样?”他急切地问。“搞掂了。”荣叔掏出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白布包,摊在横几上,指着针剂说:“验过了,针筒里只是一种镇静剂。”

“噢——”方阳晖联想到沈菲说李若龙那晚发羊角疯,如此看来这针剂是用来镇静的。

“东家,你要的东西我搞到了,这是五毫克白粉。”

“喔,做得好,把它给我,拿点水来。”方阳晖吩咐道。

荣叔端了一小杯水,方阳晖倒了一些在另一个空杯子里,然后把那包海洛英全部倒入杯中,搅拌均匀,再将针筒里原有的液体挤空,接着把针头插入溶解着白粉的杯子里,满汲了一针筒。

“东家,你这是?”荣叔不解地问。“让李若龙吸个痛快。”“浓度这么大,会死人的。”方阳晖瞪了荣叔一眼,荣叔立即走开了。

从澳门回来后,沈菲一直在企盼着方阳晖的传召。

每次手机一响,她就紧张地接听。

这天,方阳晖的电话终于来了。“沈菲吗?”

“啊,戴维——”沈菲一听高兴得心都快跳出来。“你在哪里?”方阳晖问。“我在鹅颈桥附近。”“你在桥底等我,我的车子十分钟后来接你。”

十分钟后,方阳晖驾着一部灰色的奔驰轿车驶到桥底。车子停在沈菲面前,她还在东张西望。方阳晖摇下车窗招呼她上车。

沈菲一钻入车厢,车子就急转弯上了天桥,向过海隧道驶去。“今天你怎么不开劳斯莱斯?”“你还是那么喜欢招摇?”“咱们上哪儿?”

“西贡海滩。”

车行一个多小时到了西贡海滩,在岸边停车场泊好车,他们就向海滩走去。

笼罩在夜色下的大海,像一片墨绿的土地。沈菲挽着方阳晖的胳膊,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一丛礁石走去。岸上几幢别墅的灯光只射到礁石的一面。他们在礁石背光的一面坐下。沈菲脱了鞋袜,将脚趾插入沙中,方阳晖脱下西装上衣,小心地放在一边。他主动地捧起沈菲的脸,向她献上久违的热吻。沈菲惊喜地珠泪盈睫,她确信方阳晖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一阵热吻过后,沈菲斜倚在方阳晖的肩上。“快两天了,一直没你的电话,我以为你又玩失踪了哩。”她咕咕哝哝地说。“傻丫头,我是在等化验结果。”沈菲正坐起来,问道:“怎么样?”“哦,没什么,只不过是普通的镇静剂。”沈菲听了颇为失望。

“沈菲,”方阳晖说:“我想请你帮我办一件事。”“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肯不肯?”“只要我做得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用不着那么悲壮。”“那你说吧,什么事?”“我想请你再去李若龙的住处一次。”“什么?”沈菲惊愕。“去搜查一下手枪。”“我……我不敢。”“那支手枪关系到我的生死存亡,你不帮我,还有谁能帮我?

“方阳晖哽咽慾泣。沈菲低着头,默然不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