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73章:沈菲一命呜呼了

作者:经济类

沈菲在李若龙的住处外蹲久了,膝踝渐渐麻痹,她想席地而坐,一摸地板,满是积尘,只好站了起来,提着腿悬空跺着脚,促进血液循环。然后,她迈着猫似的步子,在屋里踱来踱去,什么也不想,只听着自己的心跳。她听到“咚、咚”的闷雷般的声响,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原来自己的心跳声这么恐怖,莫非自己得了什么冠心病之类?太可怕了。

她害怕听到自己的心跳,移步到窗口。昏昏慾睡的路灯,站立在夜晚中,小街上的纸屑,被风追逐着满地乱跑。她又听到“咚、咚”声,而且比先前更响。她竖耳倾听,原来是远处建筑工地正在打桩,“咚、咚”声是空气锤发出的震响。她笑了起来,原来不是自己心脏有什么毛病,心头的大石陡然落下了。她看了一下表:十点半。她对自己说,耐心点,一定要等到十二点,那时李若龙该一定睡熟了。

站累了,她又蹲到墙角。不一会儿,又蹲得双腿麻木,她顾不了那么多,一屁股跌坐在尘埃里,再苦再累,熬过今天晚上就好了,守得云开见月明吧。方阳晖不是说过,这件事完结之后,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想到这里,沈菲笑了,虽然没有发出笑声,但漆黑中仍闪着她牙齿的白光。

终于熬到了十二点,沈菲设想着隔壁房的种种情形:李若龙可能没睡,正躺在床上看书;或是她进去时看到房间是空的,李若龙竟躲在门后;又或者是……她越想越怕,不敢再往下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不能再拖了,便鼓起勇气,攀过窗口,下到天台,挨着墙壁,摸到后门。

屋里黑灯瞎火,证明李若龙已经睡着了。沈菲的胆子壮了起来,从手袋里掏出针筒,握在手里,蹑手蹑脚地走进屋去,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透过夜色,朦朦胧胧地可以看到李若龙面朝里侧卧的身影,不禁心中窃喜,向床前逼进。

“啪”,电灯突然亮了,沈菲举着针筒的手停在半空,吓傻了。”

沈菲,你在干什么?”当头的棒喝,把沈菲震醒了。她本能地向后退缩,声音发颤,含混不清地说:“我……我……”

“你手里拿着什么?”李若龙喝问。“没,没什么……”沈菲的身子颤抖如筛糠。李若龙把语调缓和下来,伸出手,向沈菲走来:“给我,把手上的东西给我。”沈菲这才把握着针筒的手垂落下来,抱在胸前,用惊慌的眼光盯着李若龙。

李若龙伸着手,继续走过去。沈菲无可奈何地哆嗦着递过针筒,李若龙不虞有诈,伸手去接。沈菲却突然咬牙“嗤”地嘶叫一声,把针筒头扎进了李若龙的手腕。

李若龙痛苦地惨叫一声,摁着伤口,向后踉跄了几步,殷红的血沿着手腕滴下来。

“哈哈……”沈菲发出狞笑,她为自己的诡计得逞而狂喜。“你,你……”葯性迅速发作,李若龙感到天旋地转,眼前的沈菲蜕变出许多影像,在他面前如蝶纷飞,如蛇狂舞。他的身躯因痛苦而佝偻,他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倒下。

沈菲见李若龙已失去了反抗力,举起针筒像母狮一般扑向李若龙,她要彻底击垮李若龙。李若龙模模糊糊看到沈菲扑过来的影子,下意识地向后倒退,脚下一绊,“砰”地倒在床上。他仰面朝天,双腿垂在床沿。沈菲见机,一跃而起,跨骑在李若龙身上,高高举起针筒,就要扎下。李若龙凭着残余的一点意识,伸手死死抓住沈菲的手腕。沈菲咬着牙,拼尽吃奶的力气,把针筒向李若龙的脖子按下去。

李若龙的瞳孔闪着针筒的寒光,像芒刺一样扎得瞳孔放大了。他看到一只龇牙咧嘴的怪兽正要吞噬他。求生的慾望激发出潜藏的意志力,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就在针头快要触及他的咽喉的一刹那,李若龙将沈菲的手腕拗了过去,针头调转了方向,“卟”的一声,刺进了沈菲的心脏部位,沈菲瞪着眼,张着嘴,连“啊”也没叫出来,就一命呜呼了。

沈菲身子一歪,从床上栽下来,胸口插着针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李若龙想挣扎着爬起来,但终于倒下了,因葯力发作昏迷在床上。

楼下的方阳晖等到凌晨二点多,并没有见到他估计的情形出现,没有一个人从那个门口走出来。

“出了什么事?”金毛驹忍不住问。“你问我我问谁?”方阳晖没好气地回答。“不如上去看看。”“你真是人头猪脑,上去,你知道是哪一间吗?”“那怎么办?”方阳晖想了想,吐出两个字:“报警!”

“报警?”金毛驹重复道。

“对,”方阳晖恶狠狠地说:“管他们是死是活,让差佬去收拾吧。”“那么,如果枪在上面……”“再想办法吧。”

金毛驹拿起手机正要报警,方阳晖一把按住喝道:“你疯了?用公用电话。”

金毛驹忙跑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打999报案热线电话:“警署吗?你们听着,土瓜湾木厂街34号一幢唐楼发生了命案,你们快点派人来查h”不等对方开口问什么,金毛驹已撂下电话。他返回车子不久,就听到警车鸣着凄厉的警号急驰而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