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78章:从医院逃走

作者:经济类

四天后,李若龙被解除禁闭,比原来的处罚提前了一天,原因是李若龙在禁闭期间表现良好。别的犯人关禁闭时,第一天尚能老老实实,第二天就被黑暗逼疯了,拼命地敲打或撞击铁门,大吵大嚷,掀屋揭瓦。李若龙则静默无声,似乎那禁闭室里没有关着人。

在幽室囚禁了四天的李若龙,像刚钻出地面的土拨鼠,眼睛无法适应外边的光线。甬道上射进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双眼也像被喷撒了胡椒粉,酸痛得泪水直流。

但是,他的厄运并没有结束。这天,他刚如厕完毕,在盥洗盆洗手,突然,光头佬和钢条冲进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只铁钳般的手掐住他的脖子死命往盥洗盆里摁。水龙头的水哗哗地流着,呛得李若龙透不过气来。李若龙拼命挣扎,不料钢条却掏出一柄牙刷磨成的尖锥,朝李若龙的腰部猛戳进去,李若龙大叫一声倒在地上,腰间鲜血汩汩直流。这时望风的马仔嚷:“快——阿sir来了。”光头佬和钢条立即奔出门去,逃之夭夭。

李若龙的身体本来就已经被折磨得很差了,加上这次重创,更加孱弱。监狱医生替他包扎了伤口后,认为有必要把他转送到外边的医院治疗。李若龙被带上警车,押往伊丽沙白医院就医。

这是他入狱近一个月来,第一次跨出高墙电网之外,接触外间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车子经过熟悉的街道,他透过车窗看到熙来攘往的行人,川流不息的车辆,一切如昔。喧闹、繁忙,行人脚步匆匆,像在追赶着一个目标,当初自己也是这自由自在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如今却身陷囹圄。他望见了那高耸的中环广场,想起自己曾经高踞其顶层,不禁黯然神伤。他想自己当初选择从美国返港是否错了?他要创一番事业是否错了?但他很快做出了否定的回答,他想,人生是不能后悔的,再回首已是百年。有悲有喜,有苦有甜,有爱有恨,在人生的字典里,不应当有后悔两字,事实上后悔也没用,他的人生观是:做了过河卒子就只有拼命向前。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狱警押着他下了车。在大堂办了急诊手续后,李若龙就被带往急诊室。李若龙穿着囚衣短裤,戴着脚镣手铐,蹒跚地穿过医院大堂,招来许多异样的目光,他虽然感到浑身不自在,想加快脚步,逃出这些目光的射程范围,但脚镣锒铛,只能跬步向前。到了急诊室,警员替他除下了手铐,但仍保留着脚镣。尔后,两名警员走出急诊室到门口把守。

这时李若龙才看清急诊的医生是一位相貌娟秀的女医生。女医生拿出一张病历卡,开始询问一些简单的问题。“姓名。”女医生用甜美的声音问道。“李若龙。”“多大年龄?”“27岁。”“有什么病史?——没有。”他想,他用不着告诉他癫痫病史。

“什么地方不舒服?”

李若龙没答,女医生抬起头,用露珠一般晶莹的眼眸瞥了他一眼,她显然有点惊异这个坐在她对面的犯人既年轻又英俊。女性特有的恻隐之情显露在脸上。

她不无同情地说:“你不像罪犯。”“罪犯的罪不会写在脸上。”

“你犯了什么事?”“杀人。”

女医生微微一震,她替李若龙量完血压,然后,绕过桌子,用听诊器为李若龙诊断。当她把听诊器头按在李若龙胸脯上的时候,李若龙突然发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然捂住她的嘴,用严厉的口吻喝令:“不许作声——”他迅捷地抓起量血压用的垫腕布包,塞住女医生的口,并将她按在桌子底下,扯下了听诊器,用听诊器的胶管捆绑她的双手。李若龙一面做着这些动作,一面附在女医生的耳边低声地说:“我不会伤害你,但要委屈你一下。”与此同时,李若龙敏捷地脱下女医生的白帽和白大褂,穿戴好,找来胶纸封实女医生的口,加固双手的捆绑,做好了这一切,他弯着腰,让白大褂曳地,遮掩脚镣,一步步向门口走去。

门口的两名警员对里面发生的事情懵然不知,恰巧,这时一名警员对另一名警员说:“人有三急,我去一下洗手间。”“好,去吧。”另一名警员说。那名警员刚一走开,李若龙正好走到门口,守门的警员看见“女医生”弓着腰,也俯下身来,关切地问:“医生,怎么……”他的“啦”字还没出口,李若龙猝然立起身,用胳膊卡住警员的脖子,将他拖进了急诊室。

警员挣扎着,脚在地上乱蹬,李若龙抓起了桌上的电话砸在警员的头上,将他击晕过去。他迅速地解下警员挂在腰带上的钥匙,打开了脚镣,顺手牵羊,抓起女医生的手袋,奔到门口,然后镇定地、不慌不忙地走出通道。

在通道上,他与上厕所的警员撞个正着,他连忙侧过脸俯下身,佯装巡房医生,探视停在走廊、躺在手推车上的病号。警员擦肩而过,没有认出他来。李若龙立即趋向侧门,推门而出,奔向门口,登上一辆的士,对司机说:“飞鹅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