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79章:司机告密

作者:经济类

车子转过安全岛时,李若龙透过车窗,看见医院大堂的玻璃门内,人影绰绰,穿梭奔跑,他知道那名警员已发现急诊室内的情形,犯人逃逸,发出警讯,驻院警员和保安也加入了搜捕。

但是此时李若龙已经安然坐在的士上,直驱飞鹅山。李若龙看了一下驾驶座上的电子表,液晶显示,现在是五点一刻。

司机问:“现在去飞鹅山,约了人?”

“嗯。”李若龙漫应了声。

车子开了一段路,司机又问:“怎么不换衣服,这么赶?”

李若龙不予理睬。司机自讨没趣也就不吭声了。李若龙打开女医生的手袋,掏出化妆镜,佯装补妆,实际上他是透过化妆镜在观察背后情形,有没有车子跟踪。他发现一切正常,忐忑的心这才平复下来。

约莫六点钟,车抵飞鹅山,在一个岔道口,李若龙叫司机停车,他用女医生手袋里的钱付了车资,并用女声对司机说:“等我。”然后下车步行。

荒郊野岭,突然下车步行,司机觉得这位女医生行径古怪,天渐渐黑下来,又不见“她”所说的约会的人的影子,司机担心她出事,便开着车,缓缓地跟在“她”的身后,摇下了车窗,问道:“等多久?”

“半个多小时。”李若龙头也不回地答道。

司机还是不放心,仍然开车跟着:“你要去哪里,不如上车让我送你去。”

李若龙突然转过身,怒目圆睁,指着司机说:“你就在这里等,不要再跟来。”

司机只好停下车,看了看黑黝黝的山林,想到报纸上说这里常有偷渡客拦路抢劫,不禁有些胆怯,又朝李若龙背影嚷:“快点回来,我只等你半个小时噢——”空谷回音,凄厉而嘹亮,司机越发害怕起来,又嚷:“你小心点,千万不要做傻事啊——”李若龙加快了脚步,摆脱这个“婆妈”司机的纠缠,他转过山坳,就朝斜坡上奔去。

幸亏不算晚,六点半钟左右,天还未完全黑下来,山路仍依稀可辨。他穿过小丛林,摸索着,辨认着那棵作了记号的松树,松树下就是他埋枪的地方。凭记忆没费多大功夫,李若龙找到了那棵松树,那个埋枪的地方。他跪在地上,搬开压在上面作记号的石块,用树枝插着,用双手刨着,很快挖出了那支用胶袋包裹着的勃朗宁手枪,一切都很完好,他掸去了蒙在胶袋上的泥土,扯开胶袋,打开裹布,把手枪放进女医生的手袋,沿着原路,奔跑下山。

在奔跑时,他才发现自己脚上穿的还是在狱中穿的男鞋,他为自己这一疏忽捏了一把汗,他想,也许的士司机并没有发现,他匆匆上车,双脚摆在座椅底下,司机看不见。现在该怎么办?他放慢了脚步,思忖着:把鞋子脱下来扔掉?还是继续穿着,如果脱下鞋子,光着脚丫,更容易引起司机的猜疑。现在天已经黑了,只要小心一点,应当可以蒙混过关。于是,他又加快了脚步,朝斜坡下的盘山公路走去。

下了坡,他就看到那部的士停在路边。司机见到“她”的身影,就发动引擎,打亮车头灯,李若龙立即闪到路旁,向车子飞奔过去。

李若龙迅速打开车门,钻进车厢。

司机问:“现在去哪儿?”

李若龙用女声答:“到中环。”

“中环什么地方?”

“到时再说。”

司机正要开动的士,车上的流动对话机响了。司机接听。

“收到了,请说吧。”

“你现在所在的具体地点是哪里?”

李若龙一听,知道是的士公司的监控中心打来的。

司机答:“我现在在飞鹅山盘山公路的三○五地段。”

讲完,对方收线了。车子缓缓滑动,这时,李若龙突然听到山下高速公路上传了警车的鸣号声。

李若龙大惊,喝问司机:“你做了什么?”

司机说:“对不起,我对你的身份有怀疑。”

“怀疑什么?”

“你的鞋和你的神色……你自己向警方解释去吧。。”

李若龙知道,司机在等候他的时候已经报了警,现在警车已经赶至,不容他犹豫,他立即从手袋里掏出手枪,指着司机的后脑勺,喝令:“停车。”

司机没有料到“女医生”会有手枪,而且讲话的声音变成男声,吓得面如土色,立即刹车。

“下车——”李若龙用枪指着司机,继续命令道。

司机乖乖地下了车,站在路边。李若龙也下了车。

“快——把衣服裤子脱下来——”李若龙喝道。司机脱下了衣服裤子,抛给李若龙,穿着裤衩,站在路边哆嗦。

李若龙脱下了白大褂,迅速地换上司机的衣服和裤子,打开车门,钻进车厢,一踩油门,车子像一匹野马,嗷嗷地扑入黑沉沉的夜色之中,向着上山的方向飞奔急驰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