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08章:李梦如再访紫庐

作者:经济类

过了半个月,李若龙收到苏富比的通知书,说他委托拍卖的共计三十八件中国文物,已经成功卖出,拍卖结果比预期理想,扣除税收和所有费用外,他实得一千五百五十三万港币,拍卖行已将这笔款汇入李若龙指定的银行户头,请查核云云。

李若龙想他应该再次探访紫庐,向怪老头表示些什么,虽然怪老头坚拒言谢和报答,但他总觉得至少应有个表示,或是为怪老头做些什么。

收到那笔拍卖款项的第三天,又是一个云淡风清,月朗星稀的仲夏之夜,李若龙又以李梦如的身份出现。不过,这次不是步行,而是驾着一辆崭新的宾士500,轻车熟路,夜访紫庐。

李梦如在附近的停车场泊好了车,然后步行至紫庐。梦如摁响了门钟,“铃—铃—铃—铃—铃。”这是她与怪老头约定的暗号,听到这二短三长的铃声,便知道是“她”来了。门钟响过后,电锁门扣“嗒”一声开启,梦如推门而入。

沿着鹅卵石铺砌的花径,梦如向前走去。上回忙于追逐,没有留意园内景致。此时,在柠檬般的月色下,依稀可以看清园中景物。花园虽然不大,一片荒芜,但仍可见当年主人营运构设的精心,透露着昔日旖旎的风貌。左侧矗立着太湖石的假山,潺潺水声依然可闻。种植着罗汉松、水横枝、蟹爪菊的盆栽已经倾圮,颓然倒地,断阶白露,枯叶满地,梦如踩着沙沙作响的枯叶,像踏碎片片逝去的繁华。

梦如轻叩房门。“请进。”屋内传来怪老头的应门声。

梦如推开虚掩的门进去,一眼瞥见怪老头颓坐在那张红木雕龙椅上。怪老头依旧穿着那件靛蓝色唐装睡袍,恐怕从穿上身那天起就没有脱下来过,在灯下有点发亮,分不清是污垢还是染色。

梦如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来,从手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横几的云石上,惴惴地说:“这点钱……”

“收起来!”怪老头喝令。梦如慌忙抓起支票塞进手袋,再也不敢吱声。

半晌,还是怪老头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闷氛围。“说话!”怪老头用命令的口吻对梦如说。

说什么呢?在这种氛围下,梦如想不出适合的话题。

“不说,就请回!”怪老头不耐烦了。“好吧,世伯,那我就扼要地介绍一下我的创业计划,望不吝赐教。”怪老头轻闭双眼,表示有兴趣聆听。

一接触到这梦牵魂绕的实际问题,梦如精神便为之一振。她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她的宏图大计。她说:这个方案,是一个以小搏大的投资计划。虽然名为“高尔夫游艇会”,但实际上并不兴建球场,它将透过购买内地、港澳,以及亚洲邻近地区的高尔夫球会会籍,组成联网,令加入本会的会员可以“一咭在手,挥杆天下。”同时,除高球外,还建立一支游艇队、劳斯莱斯名贵车队,设立一个包括中、西食府,桑拿按摩的豪华会所,让会员“海陆并举,多重享受”,终极目标是要把它办成“贵族会所”,办成“会所之尊,尊者之汇。”

梦如越说越兴奋,仿佛一座辉煌的金殿已经矗立在眼前。说到激动处,不觉立起身来,手舞足蹈,浑然忘了自己此刻是女性、是梦如,流露出李若龙的习惯动作。

“说完了?”怪老头开口了。

“嗯,”梦如点点头。

“总投资多少?”

“五千万。”略停了一下,梦如补充说:“建一个三十八个洞的高尔夫球场大约就要一亿几千万,用联网的办法,五千万就已经够了。”

“喔!”怪老头睁开了眼,撑起身子,调整了下坐姿:“你这个是“借艇割禾’、‘借鸡生蛋’的招数。方法虽高明也可行,但你的金殿是建立在沙堆上的,最大的弊端在于它没有固定资产作为会籍的保值后盾。只怕建起来快,垮得也快!”

梦如大吃一惊,怪老头不仅在听,而且一语中的,切中要害。

“梦如,”怪老头继续用不紧不慢的语气说道:“如此大胆之设想,我看非一个弱质女子可以担当。”梦如一听,脸色煞白,莫非怪老头已经看穿她虚龙假凤的身份?她嗫嚅地试探:“世伯,你的意思是让我放弃?”

“老朽绝无此意,相反对此极为欣赏。”怪老头缓缓地说:“刚才我指出方案之弊可能造成的结果,引用《红楼梦》中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看他高楼起,看他高楼塌’。其实,做一件事的时候,不必太过计较成败得失,倘若如此,就会患得患失,什么也做不成。你一旦选定了目标,就要像胡适先生说的:‘做了过河卒子,只有拼命向前’。你更多的应当关注中间的过程,如果这中间过程能够给你带来某种满足,就已经足够了。”

梦如诺诺称是。

怪老头说:“那批文物所筹资金恐怕只是杯水车薪,你还有何打算?”经他一提,梦如把这段时间来与方阳晖打交道憋在胸口的郁气,一吐为快。她把第一次求见方阳晖,怎样被撵出门外,第二次想接近他,却被方阳晖利用警察把她扣进警署的情形说了一遍。

说到这里,梦如怒火中烧:“我不会放过这个姓方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