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83章:同归于尽

作者:经济类

上了二楼,方阳晖把中餐厅大堂的灯掣打开,眼前一片金碧辉煌。

李雅婷说:“戴维,我想跟你谈谈关于……”

“嗳,你先别说话,久别重逢,先让我亲一亲你。”

“戴维……”

“嘘!”方阳晖把食指竖在嘴边,示意李雅婷莫出声:“你如果不让我亲,我就什么也不听。”

李雅婷无奈,只好让方阳晖搂入怀里,“她”正感浑身冒起鸡皮疙瘩,却突然“啊”地惨叫一声,捂着腰部倒在地上,方阳晖握着鲜血淋淋的匕首,哈哈狂笑。原来,他假借搂抱趁机拔出匕首,捅了一刀,这一刀,正好捅在李若龙的原先的伤口上,鲜血直冒,痛彻心肺。

“你,你……”李若龙躺在血泊中,有气无力地指着方阳晖,想怒斥他卑鄙无耻,但却痛得发不出声来。

方阳晖走过来,摘下李若龙头上的淑女纱帽甩在地上,咬牙切齿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李雅婷就是你吗?你睁开眼看看,这是什么?”他把那条珍珠项链掷在李若龙的脸上:“它怎么会在你家里?你是男的戴什么项链?我这么蠢,竟被你蒙骗!告诉你,沈菲就是我派去的。”

方阳晖破口大骂了一顿,还不解恨,又冲过来,朝李若龙的伤口处狠狠地猛踢几脚,看见李若龙痛得在地上打滚,他开心地大笑,狂笑之后,又继续骂道:“你搞我的老婆,偷走公司的钱,设计害我,什么王八蛋的会所,它害得我破产了,破产了!”方阳晖歇斯底里,狂性大发,他抓起了椅子,砸向屏风、砸向墙上的镜框,砸向电视机,砸向水晶吊灯,他像一头狂牛,满场奔跑,打烂了一张椅子,又抓起一张……玻璃四溅,名画破烂,电视机线路燃烧起来,冒着蓝烟,整个大厅像战场,狼藉不堪。

李若龙倒在地上,看到歇斯底里的方阳晖,看到金碧辉煌的殿堂顷刻化为一片废墟,脸上露出了微笑。

方阳晖瞥见李若龙的笑容,像被斗牛士用红绸挑逗得兽性大发的公牛,握着匕首,扑向李若龙,正当他举起匕首要向李若龙插下去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枪响,方阳晖举着匕首的手慢慢垂下了,他捂着胸口,双膝像融化了的冰棍,软了下来,“嗵”地跪下,胸口的血从指缝里渗出,滴在地毯上,绽开朵朵鲜艳的血花。

李若龙被这情景惊呆了,他强撑起身躯,向传来枪声的方向望去,瞥见雨荷握着枪伫立在屏风前,更令他吃惊的是,雨荷缓缓地举起了枪,对准自己的胸口。李若龙撕裂地喊:“不!”

“砰!”枪响了,雨荷倒下了。李若龙捂着伤口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跑过去,他跪在雨荷身边呼唤着:“雨荷,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能死,不能死啊!”

雨荷微微睁开双眼,浮起一丝微笑又合上双眼,去了。李若龙知道雨荷再也不会回来了,他扯下一块台布,将雨荷抱上去。拖着爬行,他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要把雨荷抱走。两名看更的见状吓得发抖,拔腿慾逃,李若龙用枪指着他们喝道:“站住!把她搬到车上。”两名看更哆哆嗦嗦地将雨荷抬到门口,门口停着雨荷的私家车,李若龙从雨荷身上搜出车匙,打开车门,命令两名看更将雨荷抬进车厢,在后座安放好。李若龙钻进车厢,他从衬衫上撕下一块布条,替自己包扎好伤口,然后发动引擎,将车子慢慢开走。

两名看更看见车子转出路口,这才如梦初醒,奔回大堂,打999报警。

不一会,警车鸣着警号急驰而来,两名看更向督察讲述他们看到的情形,并将李若龙开走的车子车牌号告诉了警方。督察留下一部分警员勘察现场,一面带领部分警员追缉逃车。

李若龙驾着车驶过海底隧道,转入大街的时候,已经发现车后跟着追踪而来的警车。上了通往新机场的高速公路,他又发现追踪的警车有七八辆之多,连摩托巡警也加入了追踪的队伍。

看到这个场面,李若龙反而忘记了伤痛,他镇定沉着地驾着车,驶上了青马大桥,这座宏伟的大桥可以媲美三藩市的金门大桥。

李若龙回头望了望背后跟随的一长串车子,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快感,他对躺在后座的雨荷说:“雨荷,你看见吗?这么多车子来送我们一程,多热闹啊!今天是我们的大日子,是我们盛大的节日!”

这时,太阳已经钻出了云层,朝霞满天,一轮旭日,升起在海面,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那么新鲜,那么迷人,满满的日轮像喜宴上铺着红布的圆桌面,悬挂在天边。

李若龙心中充满了喜悦,他想展翅飞翔,飞向云端,飞向太阳。于是,他猛地一踏油门,车子像一支离弦的箭,飞越大桥的栏杆,向着圆圆的红日飞去……

这一天,正是公元1997年6月27日,距香港回归的日子仅剩三天。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商海争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经济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经济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