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海争雄》

第09章:“现代隐士“之死

作者:经济类

怪老头听罢大摇其头:“梦如,你这就大错特错矣——你的事业刚起步,怎可意气用事地树敌结怨呢?你不但不要搞对抗,还应当设法去接近姓方的,接近不了他本人,就从他身边的人打主意呀——商人商人,不伤自己就伤别人。对于商界人士来说,最大的报复,莫过于在商业利益上令他遭受无可弥补的损失。”

一语惊醒梦中人。怪老头的一席话,令梦如叹服。眼前这个怪老头实在是城市尘嚣中的世外高人。梦如内心莫名地升起一股恐惧感:这怪老头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他那像寿衣般的睡袍里包裹着的瘦骨嶙峋的身躯到底蕴藏着多大的能量?他那浑浊的眼睛像鹰隼一样锐利,似乎能透视你的五脏六腑。他睡着时,其实也是醒着的。

怪老头说完了那番话,仿佛体内的精元之气消耗殆尽,又闭目养神。梦如静静地坐着,不敢惊醒这个幽灵似的老人。她忽然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宁愿看这个怪老头长眠不醒,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应当是属于另一个世界……

梦如慢慢地站起来走向怪老头,慢慢地俯下身去。她嗅到一股尸臭味,呛鼻慾呕。怪老头的眼皮倏忽一下,睁开了。梦如吓了一大跳,踉跄地倒退了几步。“来,把手伸过来。”怪老头说。

梦如把手伸过去,怪老头摸着她的手,顺着关节,轻轻地捏着。梦如知道,他在替她“摸骨”。这是中国古老的一种命相术。在一个关节与另一个关节之间,有人有事,有过去有未来。怪老头突然很大力地捏梦如的手,梦如痛得“哟”地叫了一声,抚着手跪在柚木地板上。她绝没想到怪老头竟有那么大的劲。

“梦如,你是来带我走的吗?”“带去哪里?”

怪老头不语,又阖上了双眼。梦如看见,两滴浊泪从他的眼角流出,沿着脸颊上沟壑纵横的皱纹,缓缓地蠕行。

梦如匍匐在怪老头的膝前,摸索着他的脚。沿着脚再摸到小腿,他的皮肤像风干的桔子皮。怪老头没有抗拒,他的身体已经荒废,荒废了四十年。

梦如一点一点地抚摸着怪老头的身体,像抚摸着活生生的历史。她吻了他的膝,怀疑自己会满嘴蛆虫。她的手摸到了他的脖子,那里像鸡皮一样松弛,而且满是皱褶。

“梦如,”怪老头突然睁开眼张口叫她,她吓了一跳,怪老头说:

“我求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

“如果我做得到,一定帮你。”

“你带我走吧。”

“什么?”

“我已经活够了,你带我走吧。”怪老头抓起梦如的手按在自己的脖子上。

梦如知道他要她做什么了,惊颤地说:“我,我不能……”

“不要违抗我的旨意——”怪老头声音微弱,语调坚定:“结束我的痛苦,带我到极乐世界去。”

梦如迟疑,悚立一旁。

怪老头用乞求的眼光望着梦如:“求你,帮我……”语毕,他阖上了眼皮,静静地躺着,引颈以待。

梦如哆哆嗦嗦地伸出了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逐渐加大手指头的力度,正要使劲掐下去……“咄”的一声,一只绿眼的猫突然从屏风顶上窜下来,惊得梦如松了手。那猫蹲在横几上,用玻璃珠般的眼睛盯着梦如,好像要见证什么。

梦如对猫说:“去——”绿眼猫倒很听话,三蹦两跳,消失在黑暗中。梦如回头看,怪老头依然闭着眼,一动不动。梦如拿出纸巾,盖在怪老头的脸上,又用双手捏住他的脖子,使尽平生的力气捏下去。怪老头的腿抽搐了几下,喉咙间“咕噜”一响,“卟”的一声,最后一口鼻息吹走了盖在脸上的纸巾。他睁开了眼,眼珠几乎突出眼眶。梦如拾起纸巾在他的脖子上抹了一遍,抟成一团塞进手袋,走了出去。她觉得很平静,好像只是完成了一件别人托付的事。

紫庐外阒无人迹,月色依然很好。一个星期后,李若龙在报上读到一则新闻,这则新闻的大字标是——“现代隐士”石儒卿暴毙家中。

报道说,有“现代隐士”之称的石儒卿昨天被发现暴毙豪门巨宅——

紫庐家中。死去相信已有数日,由于天气炎热,尸体已经腐烂,发出恶臭,邻居报警。警方到场,发现屋内并无被搜掠过的现象,名贵家私陈设井然不紊,尸身虽已腐烂,但经法医鉴定,并无发现任何伤痕和被袭击过的迹象。警方初步相信死于自然。又因死者无任何亲属,尸体已被运往哥运角火化场火化。石儒卿出身于本港名门望族,博学多才,后家道中落,隐居不出。不料遽尔去世,无人擎幡执绋,身后萧条凄凉,令人唏嘘不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商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