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

作者:政治类

王小东

    ★ 北约的行为是不折不扣的侵略。
    ★ 南斯拉夫的今天是不是就是世界其他地方的明天?
    ★ 西方民主的产生源于种族奴役的需要。
    ★ 民主主义的制度,民族主义的意识。
    ★ 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所处的这个国际环境对于中国是非常不
      利的。

  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事件十分自然地成为了近来中国人讨论乃至争论的焦点。一派人支持美国,他们支持美国的一切,不问具体细节,因为他们认为美国是自由和民主的象征。另一派人反对美国,这里固然有同情弱者的成分,但主要原因还是他们认为美国与中国有国家利益上的冲突。因此,中国人关于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争论,实际上还是中国人关于自己事务的长久以来的争论的延续。做一个粗略的划分,前一派人主要是民主主义者,或曰人权主义者;后一派人主要是民族主义者,或曰爱国主义者、族权主义者。我认为在这个长久以来的争论中,有一些其实非常基本、非常简单的东西一直被搞混淆了,我们实在有必要借这个契机把这些简单而又基本的东西搞搞清楚。

强权即公理仍是这个世界的基本法则

  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事件已经清楚地向世人表明了冷战后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我并不是说自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开始世界发生了什么新的变化——其实冷战一结束现在世界的这个架构就已经确定了,而是说这件事使得更多的人看清了冷战后的世界大势,许许多多貌似宏大、深远、智慧的有关我们这个世界的前景的理论或说法终于破了产。
  首先,世界向“多极化”方向发展的说法受到了最严重的挑战。北约轰炸南斯拉夫这件事充分表明了这个世界只有一极,那就是美国。事实已经清楚地表明,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制止或仅仅是阻碍美国的战争行为。如果有人坚持说这样的一个世界仍旧是一个向“多极化”方向发展的世界,那么,我们只能同情的说:我们理解,你是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给自己壮壮胆罢了。由此,“一超多强”的说法也就成了一句玩弄辞藻的空话:既然一切都是由“一超”定的,你那个“多强”到底又能产生什么实质性效果呢?中国的那些国际问题专家就为了这么几个名词不知出了多少本书,毕业了多少博士,评了多少教授,其实毫无意义。
  其次,北约轰炸南斯拉夫表明了联合国实际上是个摆设,联合国安理会实际上是个摆设,在真正重大的国际事务方面,如战争与和平,它发挥不了应有作用。它的所谓发挥作用,只不过是在美国需要它作为一个工具时而已。我们现在已经清楚,冷战之后,美国已不再需要联合国作为它推行统一战线的工具,美国已经明确了它准备在下一个世纪把北约——这个由它紧密控制的富国俱乐部,作为统治世界的工具。
  这里不能不提一下的,还有日本众议院刚刚通过的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实际上就是亚洲的北约的基本构架。在这个构架中,没有地理范围的限制,没有内部事务和国际纠纷的区别,也就是说,不管是在亚太地区什么地方,发生的是什么事,只要日美在主观上认为是影响到了它们的利益,它们就会进行军事干涉。可以预想,亚太地区的小国,还有台湾地区,会匆匆要求加入这个亚洲的北约。而中国则是想加入也加入不了,因为日美已经把中国设定为它们的这个亚洲北约的主要目标,就像俄罗斯一样——它再怎么表示自己亲美,北约就是要逐步削弱它,这是北约的既定目标。
  最后,北约轰炸南斯拉夫表明了这个世界在道德水平和行为准则方面与几千年以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美好的地球村的神话破了产。尽管美国说的好听,说是为了制止“种族灭绝”,中国也有那么一些人坚信美国人说的每一句话,一齐鼓噪说这是美国人的义举;事实却绝对不是这么回事。

美国对民族主义的双重标准

  我在网上(美国的主流媒体绝对封杀反战的呼声,但对互联网络他们没办法)看到一篇由美国著名学者immanuel wallerstein写的文章“bombs away!”,倒是把这件事说得很清楚。文章说:评价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可以分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国际法。从国际法的层次看,北约的行为是不折不扣的侵略,因为南斯拉夫政府只是在它自己的国境之内进行一场低强度的内战。
  第二个层次是道义。美国的辩解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南斯拉夫发生的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其他地方的屠杀事件,如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北爱尔兰、智利、印度尼西亚、车臣、西班牙的巴斯克,要严重得多,也不见美国人有什么动作;特别是科索沃解放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篇在网上发表的一位美国公民质问克林顿的文章更是明确指出:是科索沃解放军在科索沃地区进行了种族清洗,他们不仅杀害了大量的塞族人,而且杀害了大量与他们政见不同的阿族人。美国缉毒署1996年的报告写得清清楚楚:科索沃解放军是仅次于土耳其的第二大的沿巴尔干一线的毒品贩子,以暴力和武器走私著称,这些报告是在美国司法部纪录在案的。科美国国务院1997年公布的国际恐怖组织名单。可是到了1998年,出于政治需要,美国又把kla从这个恐怖组织黑名单中注销了。这些东西,克林顿肯定都看过,他却只字不提,欺骗美国人民。
  第三个层次是政治。这个层次的问题当然是只看是否对于美国有利,是否能够达到美国的政治目的。“bombs away!”一文认为,美国轰炸南斯拉夫为了达到两个目的:其一是为了给美国和北约在冷战之后继续加强军备寻找理由,其二是美国和北约要把尽可能多的欧洲国家置于他们的控制之下。

美国的民族主义是控制世界

  总起来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无非是为了达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控制整个世界以为自己攫取更多的利益。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与美国所宣称的人道主义目的完全无关,无非是与人类历史上的其他战争一样,强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惜杀人、杀大量的人。有人会说,如果你是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人,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你就会日夜盼望美国人的人道主义救援早日来到了。我想说的是,如果我是阿族人,我很可能盼望美国人早日打过来,但我还是不会相信美国人的行为是出于人道主义,只不过是在利益争夺中,我的利益碰巧与美国人一致罢了;我还会清楚地意识到,如果下次我的利益碰巧与美国人不一致了,美国人就会毫不留情地来杀我。
  我在网上看到一篇美国人写的为美国辩解的文章,大意是说,你们说美国多么多么不好,可我想提醒你们一下,历史上的那些强国曾是怎么做的,它们的通常做法是把战败国所有的男性都杀死,把所有的女性沦为奴隶,不准再使用原来的语言……美国目前也有这个力量,它可以毫无困难地奴役当今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但无论如何美国都没有这么做,而且美国在最近的几场冲突中,如在伊拉克和南斯拉夫,虽然也杀死了无辜的平民,但毕竟是主要攻击军事目标,大大减少了平民的伤亡。
  这些话都不错,在最近的几场冲突中,美国的做法确实有比过去的战争较为人道的一面,这是我们应该承认的。然而,这种“进步”没有好到美国以及一些美国的无条件追随者所宣称的什么“人道主义”的程度,没有改变在国际关系中强权即公理,谁的拳头大,谁就可以随意欺压、奴役其他人的基本状况。
  有人说,这次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开创了一个极坏的先例,即可以肆无忌惮地侵略一个主权国家而不受任何惩罚。其实,这显然不是一个先例,人类过去数千年以来,数万年以来,一直就是这么做的。然而,在最近一些年中,美国打起了在国际关系中“法治”、“人道”等等旗号,并且动不动就抓“战争罪犯”,其目的本来就是为美国的利益服务,并当不得真,但是,有些人还就当真了。这次所谓“开创了一个极坏的先例”只不过就是美国自己把自己这套把戏又给戳穿了,让一些人失望。当然,还有一部分人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更坚信这是美国在伸张正义。
  在这次北约对于南斯拉夫的侵略中,美国有一些反战的呼声,如前面提到的那几篇文章,甚至还有一位参加过二战的退役美国空军将领愤怒地责问克林顿:在二战中,塞尔维亚人曾拯救过近千名被德国人击落的美国飞行员的生命,难道我们就这么回报它们吗?然而,总的来说,美国国内的反战呼声不多,倒是极为好战、要求用核武器一劳永逸地把南斯拉夫乃至俄罗斯炸平,省得它们制造麻烦又伸手要钱的呼声很高,这与越南战争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里的道理也很简单:越战时的美国人反战,乃是因为他们被打痛了,并不是因为“人道”,现在没有人能够打痛他们,他们当然就不反战了。反战也是一个自私的行为,人类的道德就是这么一个水平。可笑的是,中国老有那么一些人坚持相信美国人的道德水平特别高。
  这里不能不提的是,北约轰炸了南斯拉夫的电视台,造成了新闻工作人员的伤亡。美国一直标榜思想自由,在这次行动中它却清楚地向世界表明,美国不仅不能容忍不同的观念,而且会以杀人的方式来摧毁不同的声音。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至少对于外国人,美国在表面上对于不同观念的容忍只是从属于其利益的一种策略。另一方面,在涉及到对外时,美国人也相对地不能容忍自己国内不同声音:最近,cnn解雇了普利策奖获得者彼得·阿内特(peter amett)。彼得·阿内特报道过越南战争和海湾战争,揭露过美国在这些地区的残酷行为的一些真相,因而为美国的军界、情报界和政界所不容,他们发起了一场倒彼得·阿内特的运动,cnn不得不屈服。中国人常常羡慕美国人可以骂总统,但在对外时,美国人说真话的权利还是非常有限的,新闻工作者也被要求“同仇敌忾”地谴责美国的敌人,而不是客观地报道事实。这也许恰恰是美国的优点而不是缺点,但这确实显示出在对外关系中,美国谈不上有什么道义。
  至少在国际关系领域,这个世界还是一个强权即公理的世界,离“法治”、“人道”、“民主”等还差得很远。人类的道德水平发展得很慢,而手中掌握的武器技术却提高得很快,特别是美国。这就使得这个世界比过去更危险:就如一个人事不知的孩子拿到了机关枪,说不定就要来一次大屠杀——美国的校园里已经实实在在地发生多起了(最近的一起是4月21日科罗拉多州哥伦拜恩中学发生的。南斯拉夫的电视台冷嘲热讽地说,此事与克林顿总统做出的坏榜样有关,这个说法确实不无道理),这实在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现象。

中国“民族主义”存在的价值

  在当代中国,民族主义一直被主流知识分子所百般谩骂。攻击民族主义大致有两个理由:

  一是地球村的时代了,民族主义自外于这美好的大同世界,是“狭隘”和“封闭”(当代中国有许多这类的词,一旦你被扣上这类帽子,也不问内容,你就是贱民了)的;
  二是民族主义只要族权不要人权,并且用族权压人权,是专制统治者的工具。

  在我看来,如此评价民族主义只能说明中国主流知识分子的见识浅薄,但也可以说明中国人的幸运,中国人幸运得足以相信地球村、相信民族主义是不合时宜的。可伊拉克人和南斯拉夫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可以想见,在伊拉克和南斯拉夫,无论你的政见是什么,也许你完全赞成美国的政治制度、美国的文化、美国的价值观,也许你完全不赞成萨达姆·侯赛因和米洛舍维奇的政策,你和你的家人、你的邻居都正在轰炸中突然死去,在围困中慢慢死去,至少是你的原本小康的生活在美国的围困中变成了赤贫,这时候你会想什么呢?你会说什么呢?如果你有能力把美国人杀死,你会怎么做呢?我相信,你再热爱美国的政治制度、美国的文..(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