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与霸权——兼析中国自由主义的其他一些误区

作者:政治类

——兼析中国自由主义的其他一些误区
王小东

    ★ 单极霸权有可能造成极权主义的国际秩序的恐怖。
    ★ 市场对少数人专制的状况有制约能力吗?
    ★ “自由主义”所要做的,不是限制集权性,而是限制人民。
    ★ 中国的“文化精英”越来越滑向中国和外国的权贵豪富阶层
      的帮闲的方向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我认为,个人自由具有极为崇高的价值,我也十分赞同自由主义的许多原则;另一方面,我对于特定的自由主义者们在特定的问题上运用这些原则的具体方式并不总是能够同意的。因此,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我更深深地怀疑的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对于许多具体问题的主张是明显地违反了自由主义的原则的,虽然他们声称坚持自由主义的美好原则。他们对于内政和国际关系方面的主张都存在着违反自由主义原则的误区。

自由主义与霸权


  霸权垄断:自由的天敌

  自由如何才能获得保障?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弗雷德里希·奥古斯特·哈耶克早在1944年就在他名噪一时的《通往奴役之路》中指出:“在一个竞争性的社会中,我们选择的自由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如果某一个人拒绝满足我们的希望,我们可以转向另一个人。但如果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垄断者,我们就只能对他惟命是从了。”哈耶克在这里所说的是一个垄断了我们经济命脉的权威,一旦出现了这样一个垄断者,我们就再无自由可言了。他当然不可能论及50年后在国际关系中出现的一个极有可能垄断我们的全部生存命脉的超级霸权,因为他当时根本不可能看到这一点。如果说,哈耶克的上述论断是一条普适的自由主义原则(我认为显然是,而且非常赞同),那么,它显然适用于当今的国际秩序。在当今的国际秩序中,显然就已经出现了——或至少是即将出现——这样一个垄断者,这就是美国的霸权。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股其他力量可以挑战这个霸权,也就是说,我们无法转向另一股足以平衡它的力量。在这样一个霸权面前,我们还有什么自由可言?

  苏联垮台是自由的损失

  应该说,苏联的垮台是这个世界在很大的程度上丧失自由的日子。有人说,苏联是一个邪恶的国家,它同样有着称霸世界的野心。更有人说,苏联对于中国的威胁比美国还大。他们的说法也许都对,但没有说到点子上。问题不在于苏联比美国更好或更坏,问题在于,与两极或多极世界相比,世界在单极之下,自由是多了还是少了?自由主义的原理告诉我们,我们丧失自由,是基于出现了一个垄断了我们生存命脉的权威这样一个事实,与这个垄断者是否“仁慈”、是否“大公无私”无关。因此,在美国的单极霸权之下,这个世界显然是丧失了自由。具体事实也已证明如此:苏联垮台之后没有几年,美国已经开始非常轻易地在世界各地大打出手,不受任何制约,今后的发展前景是相当令人恐怖的。

  霸权的含义:既不安全,又不自由

  有人会说,美国的几次大打出手,如海湾战争和科索沃,都是发生了极为残酷的暴行,美国出钱、出枪、出人,制止这种暴行,乃是一种为世界其他人们造福的无私行为。如果没有美国去制止那些极为残酷的暴行,那些受暴行残害的人们岂不是完全无望了吗?美国自己也往往摆出一副“我根本不想当世界警察,可当世界需要警察时,你们不找我又能去找谁呢”的架势。我在这里不想陷入诸如“米洛舍维奇究竟搞了种族清洗没有”这样的争论,我在这里只讨论如何以自由主义的原则看待这件事。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一书中说:“强制不能完全避免,因为防止强制的方法只有依凭威胁使用强制之一途。自由社会处理此一问题的方法,是将行使强制之垄断权赋予国家,并全力把国家对这项权力的使用限制在下述场合,即它被要求制止私人采取强制行为的场合。”如美国这次对于南斯拉夫动武,以传统的国际法观点来看,是不折不扣的侵略。然而,为什么一些“自由主义者”会在正义的名义下支持这种行为呢?我想,他们是自觉不自觉地情愿把行使强制之垄断权赋予美国。问题是,在国际关系中——而不是在美国自己的国内政治中——如何限制美国这个强制垄断者的行为?要知道,美国的民主政治在这里并不起作用,我们没有权利投票选举美国总统,也没有权利投票选举美国国会议员。如果我们不能限制——而不是靠它自我约束——美国的行为,那么,这样一种国际秩序,恰恰相当于一种极权主义的国内政治制度。现在的问题只不过是美国这个超强还没有完全达到垄断武力的地步,例如,还有俄罗斯、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存在。我想再次强调,除了少数属于垄断武力的国家的人口,在地球上出现一个单极霸权的国际秩序,绝不可能增进世界上大多数人的个人自由。我在这里丝毫没有贬低美国的文明和美国的理想的意思,然而,自由主义的原则告诉我们,自由的保障不能来自于统治者的道德高尚,它必须来自制度的制约。美国自己的建国理想再高尚、再自由,都不能消除在地球上出现一个单极霸权,因而有可能造成极权主义的国际秩序的恐怖(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于南斯拉夫的狂轰滥炸已经充分显示了这种国际秩序是多么令人恐怖)。美国的文明和美国的理想,再加上美国的政治制度,最多是意味着这个统治者比较明智,它不是一个虐待狂,以肆虐为乐趣;它只有在要达到某种实际目的时才施虐,它甚至会像哈耶克所说的那样,“威权政府依据自由原则行事”(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1960年)。但一个自由主义者应该明白,这种统治者的明智是没有保障的,它改变不了其制度本身的性质,这就使我们无法“转向另一个人”。自由不能依赖于统治者的明智,而必须依赖于我们可以转向另一个人。因此,一个首尾一贯的、真诚的自由主义者,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应当首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制约美国的霸权,这同时就意味着他应当支持世界上其他国家对于美国霸权的抗衡。

  奇怪的“自由主义”立场

  自由主义并不仅仅是抽象的原则,如果不能根据具体的情况运用这些抽象的原则,那么,自由主义就毫无价值,“自由主义者”就毫无价值。我不知道那些已经去世的伟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如果活到今天会怎么看这个问题。但我今天在这个世界上却没有听到有多少“自由主义者”站出来反对美国的霸权。究竟是我对自由主义理解错了、对美国理解错了,还是他们违背了自由主义的原则、没有坚持一个自由主义者应有的正派?我认为是后者。当然,西方国家的自由主义者不站出来(并不是完全没有人站出来,有站出来的)还是有其一定的理由的:他们身属世界统治者的俱乐部,或者体会不到身处俱乐部之外的世界其他人的处境,或者出于自私的动机,因而不站出来。但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的态度就有些奇怪了:在美国霸权的阴影笼罩着这个星球的时候,他们所想、所做的不是如何制衡美国的霸权,而是反对中国的“民族主义”。这实在令我怀疑他们是否懂得自由主义。或者他们是否真诚。如果他们是真诚的自由主义者的话,他们首先应该反对的是美国的民族主义,而不是中国的“民族主义”。可他们没有,他们竟然无条件地支持美国的民族主义,无条件地反对中国的“民族主义”。

  若为自由故,霸权必须抛

  我承认,如果世界上真有地方发生了极为残酷的诸如种族灭绝类的暴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应该寻找制止暴行的办法,而不应袖手旁观。但我也想提醒那些“自由主义者”,别忘了他们自己过去对于我们的谆谆教导:在极权主义统治下,我们可能最少受到罪犯的侵扰。但我们宁可不要这种“安全”,因为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实际例子已经摆在我们面前,这就是今天美国对于南斯拉夫的轰炸。我想,米洛舍维奇不是完全无辜的,但美国的轰炸对于塞尔维亚族平民和阿尔巴尼亚族平民所造成的损害更要大很多。在今后的国际关系中,如果按今天的这种路子发展下去,这个世界所付出的代价很可能还会大很多。那么,如果真发生了种族灭绝类的暴行(这种暴行真正发生的地方是非洲,但美国没有去制止。一个美国记者对此的辩解是,到那个地方去干预“太贵”,美国没有那么多的钱。我立即反驳,不对,非洲国家的军力比南斯拉夫弱得多,到那个地方去干预只会更“便宜”,不会更“贵”。他想了想,同意了我的看法,承认美国是有其自身利益的考虑),我们还有其他的替代办法吗?目前来看,在国际关系中,遇到这类事,比不干涉内政更好的办法还真不多。但对于种族灭绝类的暴行完全袖手旁观确实也为文明人所难以接受。未来的人类应该想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如最终实现大同世界等。仅就目前而言,联合国还存在,为什么不通过联合国?美国对此的辩解是因为俄罗斯和中国不合作,会在安理会投否决票。但是,为什么俄罗斯和中国不合作?美国武力干预南斯拉夫有充分理由吗?如果有充分理由,为什么不在安理会试一试?让全世界人民,包括中国人民,看一看俄罗斯和中国“不负责任”、“滥用权力”的“丑恶行径”?其实,中国在联合国的投票一直是很负责任的,对于投否决票尤其小心;而俄罗斯也无绝对袒护南斯拉夫的意思(它也没这个能力)。很显然,美国这次甩开联合国,以北约的名义侵略南斯拉夫,其目的就在于建立一个由美国控制的北约以武力主宰全世界的国际新秩序。对于美国或至少是北约以外的世界而言,这种国际新秩序与自由格格不入。

  指望美国国内的民主制度制约单极霸权是与虎谋皮

  我知道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还会提出另一条理由,他们会反对我关于美国的国内政治制度与制约其霸权行径毫不相关的论点。他们会说,美国政治制度保证了美国本身的多元化,就是这次,你在美国也还听得到多种声音,因此,根本不存在力量的垄断或没有制约的问题。一些美国人也是这么说的。记得有一次开会,一位美国外交官对于我坚持中国也要发展高科技的观点表示不解,他说:你们中国人担心什么呢?难道你以为美国政府有能力在高科技上卡住中国的脖子吗?告诉你,美国政府没有这个能力,它绝对制止不了英特尔公司卖给中国芯片!今天,我很想请这位美国外交官读一读美国《新闻周刊》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的开头。

    它就像国会山中午的黑暗,一位公司主管说。他被带到一间没有窗户
  的地下办公室。空气污浊。没有水。坐在角落里,冒着汗,这位男子说,
  他面对着一打审讯员,他们暗示,如果他不告诉他们他所知道的有关他在
  中国的生意的情况,就会接到传票。他说:“这气氛就像犯罪调查。这不
  是在寻找事实,这是在寻找罪证。”
    我们应该注意,这个受到指控的人不是一个间谍。他是这个国家最重
  要的几个计算机公司之一的高级主管。讯问者是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和受人
  尊敬的加利福尼亚共和党人考克斯的工作人员。

  谁说美国没有能力制止英特尔公司卖给中国芯片?只是情况没这么严重,不需要而已。在经济领域尚且如此,如果发生军事争端,美国当然会更是铁板一块,无论其背后的主导是美国政府、美国的统治精英,还是美国的“群氓暴政”。问题不在于美国的内部有没有不同声音,而在于美国在国际关系领域是不是能够约束其全体国民采取一致行动。答案是当然可以,而且恐怕比中国目前的程度高——在最近的几件事中,美国出现过几个专替中国说话的美国“自由主义者”?即使美国是一个民主制国家,在国际关系中仍应把它作为一个单一的实体看待。因此,美国的单极霸权就是有可能形成一个极权..(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自由主义与霸权——兼析中国自由主义的其他一些误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