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地理大发现——新殖民的起源

作者:政治类

房宁

    ★ 60年代以前,马克思主义在西方国家的大学校园中颇受青睐。
    ★ 第三世界是西方国家获取高额利润的重要来源。
    ★ 金融扩张已使当代世界经济变成了一种“透支经济”。
    ★ 美国知识经济的发展使大量经济剩余转移到美国。

  信仰危机是20世纪人类普遍的经历。
  也许有人会问:信仰危机难道不是20世纪后半期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人民独有的经历吗?难道一片繁荣的西方世界也有普遍的信仰危机吗?的确,20世纪后半期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人们出现过严重的信仰危机,对此毋庸讳言,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深有体会。然而,纵观20世纪的历史,西方国家也并未能在信仰危机面前独善其身。所不同的是,西方的信仰危机在前,而社会主义国家的在后。正应了中国的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殖民垮台,西方茫然

  本世纪上半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在短短30年之中(1914-1945年),爆发了两次世界性战争,两次惨烈的世界大战将资本主义的西方在二三百年间积累起来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破坏殆尽。西方近代文明的发祥地欧洲瓦砾遍地,维系着近现代西方精神家园的自由、平等、博爱、法制、人权观念,被专制、暴政、战争、迫害、杀戮的残酷现实所粉碎。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除美国以外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遭受了严重的打击。特别是德国和日本两个战败国,一片凋敝。当时有人极度悲观地估计,每个德国人每五年才能得到一只盘子,每十二年才能有一双鞋子,每五十年才能有一套服装,每五个孩子只有一个能用上尿布,每三个德国人只有一个有机会躺在棺材里安葬。西方的社会现实,再一次像傅立叶所说——变成了一幅极度令人失望的讽刺画。
  60年代以前,西方大批知识分子向左转,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的话语在西方国家的大学校园中颇受青睐。传统的西方人文价值遭到了普遍的怀疑,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信仰普遍破灭了。资本主义制度摇摇慾坠。美国当代思想文化的巨擘丹尼尔·贝尔满怀悲愤地写下了《意识形态的终结》,哀叹西方思想的衰落,他悲然写道:西方的意识形态本应是行动的指南,如今却是死路一条。
  西方人的悲观是有理由的,最根本原因在于:构成西方近现代工业化及资本主义发展基础的对全世界的殖民统治动摇了、完结了。自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西方的殖民者走遍了世界,在全球建立了他们的殖民统治,从殖民地掠夺的无数财富堆砌起了西方的工业文明;殖民地的贱民们的血汗、泪水滋养了西方人的优越与骄傲。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范围的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新兴民族国家如雨后春笋般矗立于世,昔日的贱民们昂起头、站起来,世界政治地图彻底改观。目前全世界193个独立主权国家中,有128个建立于战后。其中建立于40年代后期和50年代的28个,建立于60年代的40个,建立于70年代的28个,建立于80年代的9个,建立于90年代的23个。战后新兴国家绝大部分属于第三世界。
  第三世界崛起,旧殖民主义土崩瓦解。西方一片茫然。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的历史并没有像人们预计的那样悲观。特别是60年代以来,西方社会出现了转机。在战后50余年中,西方国家经济上相对迅速发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获得了世界性的扩张,西方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最终形成。
  战后西方的复苏与持续的发展,终于改变了20世纪的世界格局,导致了世纪之交全球的变故与动荡。如果我们要想真正理解当代世界,希望了解世界未来的走向,就必须对战后西方的复苏与发展,对当代西方强势地位的基础,有一个正确的释读。
  应该说,导致战后西方经济复苏与持续发展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战后西方经济的重建,西方国家进行的一系列经济、政治改革以及社会福利制度的发展和完善等等。而第三世界工业化及其带动资本全球化运动,西方的财政与金融扩张和新技术革命,则是战后以来西方重新取得强势地位的真正奥秘,特别是战后在第三世界广泛开展的工业化运动为新殖民主义的出现提供了历史机遇。

新工业化浪潮在第三世界兴起

  长期的殖民主义统治使第三世界经济极其落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亚、非、拉地区仅有少量的落后近代工业生产。
  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济史学家罗斯托在其名著《世界经济》中的统计,1936~1938年,世界工业生产总值中,资本主义工业国占76%,其中美国一国就占了32%;社会主义苏联占19%;而广大的亚、非、拉地区仅占5%。第三世界国家拥有占世界总量75%的人口,国土面积涵盖了全球陆地的近70%,虽面积广大、人口众多,但在经济上是微不足道的。
  战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获得民族独立之后,面临的首要任务即是实现国家工业化,发展经济,摆脱数百年来殖民主义统治下的贫困与落后。一场新的工业革命在第三世界广袤的土地上轰轰烈烈地展开了,无论在规模还是范围上都远远超过17、18世纪欧洲工业革命。
  第三世界的工业化进程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世界的经济地理。1950~1980年间,第三世界的国内生产总值(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增加近4.5倍,年平均增长率接近5%,其中工业增长了7倍,远远高于西方国家实现工业化时期的速度。到70年代末第三世界的工业产值已是1900年世界工业产值的4~5倍。第三世界在世界工业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也有较大幅度的上升,1971年占世界工业生产总值的比例为13%,比战前翻了一番多。

第三世界工业化:第二次“地理大发现”

  西方是幸运的。如果说,哥伦布对美洲的地理大发现造就了西方现代文明的话,那么,战后第三世界的大规模的工业化运动无异于再一次的新的“地理大发现”,它拯救了现代西方文明。
  两次“地理大发现”的区别在于:第一次地理大发现引发了随之而来的殖民化运动,西方的炮舰驶向全球各个角落,播撒了强权,掠回财富。西方利益的扩张是与殖民者占领的版图成正比的。所以,旧殖民时代世界的统领是大英帝国,因为它是“日不落帝国”,它拥有遍及全球的领地。而第二次“地理大发现”,即第三世界的工业化引发了西方资本的大规模跨国运动,西方的资本投向全球,中国老百姓喻之为“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第二次“地理大发现”造就了新殖民主义。
  战后的新殖民,是以西方资本渗透、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经济为基本特征的。西方国家参与第三世界国家经济活动的范围越广泛,程度越深,西方资本的获利就越大。美国因此取代英国成为新殖民主义时代的世界统领。
  为什么将第三世界工业化称为第二次“地理大发现”?是因为它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发展进程,它从开始便与西方资本及西方国家的经济活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大大地扩展了西方资本的运动空间,引发了西方资本向全世界范围大规模的跨国运动。
  第三世界国家的广泛的工业化运动对于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恢复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这种作用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

  “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可谓新殖民主义的一个通俗的表述。即第三世界国家广泛的工业化进程,为西方资本提供了获取高额利润的投资场所。
  第三世界大多数国家在实施工业化的过程中主要依赖外来的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投资。在50年代初期,第三世界国家工业化所需投资的近90%来自外部,到60年代仍有80%以上的投资来自国外①。这一时期西方资本大举进入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据统计,1960~1980年,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资本输出累计总额达5500亿美元。1950年,美国对发展中国家投资的比例占其全部对外投资的51.7%,1960年这一比例为39.4%。西欧国家的对外投资从60年代大幅增加,其分布大致与美国相当。
  --------
  ①南方委员会:《对南方的挑战——南方委员会报告》,中国对外翻译公司,1991年,第30页

  国内外有一些研究者指出,战后西方对第三世界的直接投资在其对外投资中的比重呈下降趋势,有人还据此认为:第三世界对西方的经济意义在不断下降。对这种观点需要进行分析。我认为:不能简单地依据投资比重下降而低估第三世界对西方经济的重要性。7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的对外投资中投向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比重有所下降,但利润率却高于平均水平。以美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情况为例,1980年美国对其他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占其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73.5%,但所得利润只占利润总额的66.3%,利润率为15.6%;而对发展中国家的直接投资和利润的比例分别为24.7%和32%,利润率高达22.3%,这意味着用全部直接投资的1/4,赚得了利润的1/3②。另据日本通产省调查,1995年日本在亚洲的投资企业的利润为4300亿日元,是在北美地区投资企业利润额的1.9倍。可见,第三世界国家仍然是西方国家获取高额利润的重要来源。
  --------
  ②李琼:《第三世界论》,世界知识出版社,1993年,第52页

  战场变市场

  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业化运动为西方国家工业、服务产品提供了广阔的新兴市场。第三世界工业化有力地促进了战后世界贸易迅速发展,是战后世界市场大规模扩张的重要动因。战后世界贸易增长速度大大超过世界工业生产增长速度,世界贸易额年增长率平均高于世界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一个百分点。国际贸易的迅速增长有力地支持了战后西方经济相对稳定、持续的发展。而第三世界新兴市场在战后世界贸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80年代中期,美国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额占美国对外贸易额的35%,美国出口到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产品超过了美对西欧、日本出口的总和,美国出口产品的约40%输往发展中国家。日本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前约25%的出口产品是输往该地区的。
  以经济介入第三世界,将昔日的战场变为今日的市场,是新殖民与旧殖民的一大区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数百年间,西方列强在殖民地以传统的方式,即实行军事占领,建立政治统治,以暴力手段为基础对殖民地实施超经济的掠夺。旧殖民主义直接抢掠的方式虽然简单、有效,但也遭到了殖民地人民的反抗。随着殖民地人民的觉醒,反抗不断高涨,殖民主义者付出的成本、代价也越来越大。在转变为新殖民主义方式后,西方国家的政府与资本集团,间接控制第三世界国家,采取市场经济的交换方式,进行经济剥削与利润转移。虽然不如旧殖民时代来得简单,但效果也不差——由当地政府将人民组织起来,进行管理,人民在摆脱贫困的渴望和致富的冲动的激励下,全民掀起了工业化的生产gāo cháo,而这一次又一次的gāo cháo都是在资本的国际循环中进行的,资本、设备来自西方,为西方提供了巨大的剩余资本与产品、设备的消纳场。同时又有大量的廉价资源、初级产品流向西方。
  战场变为市场,西方并未失去世界,只是改变了方式。也许这是成本更低、代价更小、更为有效的方式。

  芭比娃娃的故事

  工业化运动提高了第三世界国家的生产能力,为西方提供了大量廉价资源和其他初级产品。战后第三世界在实施工业化的进程中,主要的对外经济活动是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进行的。发展中国家约有2/3的出口产品,其中主要是原材料和初级产..(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次地理大发现——新殖民的起源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