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殖民主义的合题

作者:政治类

祁金利

    ★ 在朗布依埃,驻军科索沃是美国及北约的真实目的的彻底显
      现。
    ★ 中国算不算是“无赖国家”?就要看中国的表现了。
    ★ “天网”紧紧地把俄罗斯束缚起来。
    ★ “它们是侵略的,那是千真万确的。”

  世纪的黄昏,天空本应布满着绚丽的晚霞。但科索沃的浓浓硝烟笼罩了玫瑰色的世纪末。
  1999年,21世纪的门坎已经近在眼前了。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都在思考着把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带入新的世纪。正在此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投向南斯拉夫的炸弹,投向科索沃的炸弹,再一次打破了世界的安宁,也又一次打乱了人们的思绪。21世纪已经近在眼前,几乎可以肯定:科索沃的战争是本世纪最后一件重大的历史事件,同时也肯定会对新的世纪产生深远的影响。而在对人类社会发展问题进行思考的时候,对重大历史事件的解读是最具有认识意义的。
  科索沃战争因何发生?科索沃战争的意义是什么?科索沃对未来可能的影响是什么?这正是需要人们认真思考的。

科索沃问题的由来

  1999年3月24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八国联军(美、英、加、法、德、意、荷、西班牙)对南斯拉夫联盟发动了大规模空袭。师出须有名,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给出了它们悍然轰炸一个巴尔干小国的一个堂而皇之的说法——“防止在科索沃发生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到底为什么这里有可能发生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呢?事情要从科索沃阿族和塞族的民族矛盾说起。
  科索沃一直是南斯拉夫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的一个自治省,面积仅一万多平方公里,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开战前其人口约200万,其中90%为阿尔巴尼亚族,塞尔维亚族不到10%。
  科索沃地区是塞尔维亚人的宗教、文化和早期王朝的发源地,是塞尔维亚人心目中的民族圣地。公元14世纪至19世纪,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北侵,前后征服和统治巴尔干大部分地区达500余年。此间,当地阿族人接受了伊斯兰教。而信仰东正教的塞族人遭受迫害,开始从科索沃向北迁移。
  阿尔巴尼亚族也是欧洲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历史上主要生活在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西部。本世纪初,由于贫穷等原因,许多阿尔巴尼亚人离开现在被称为阿尔巴尼亚的国家,移居生活水平较高的塞尔维亚。与此同时,许多塞尔维亚人离开科索沃山区,北上贝尔格莱德等更发达的地区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科索沃地区成了意大利法西斯政权扶持建立的“大阿尔巴尼亚”傀儡国的一部分。傀儡政权残杀塞族人30%~50%以上,并把剩余的塞族人几乎全部逐出科索沃,从而更加加剧了科索沃地区阿族、塞族人口比例的不平衡。
  历史上的恩恩怨怨,使塞族和阿族的民族心理蒙上了互相仇视的色彩。二战结束以后,科索沃成为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的组成部分。当时的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根据民族平等的原则,在塞尔维亚共和国内设立了科索沃阿族自治省。从60年代起,阿族开始为建立科索沃共和国、成为南联邦单位进行斗争。1974年,南斯拉夫通过新宪法,使南斯拉夫联邦的六个共和国和包括科索沃在内的两个省都有了制定宪法和法律的权利,科索沃阿族自治省实际上取得了和塞尔维亚共和国平起平坐的权利。但是阿族仍然不满足,而塞族也对铁托的“弱塞”政策深为不满。1980年铁托逝世后,阿族再度举行大规模游行,要求成立共和国,被南人民军镇压。1989年,塞尔维亚共和国通过新宪法,强行收回科索沃自治省的自治权,塞、阿矛盾进一步激化。
  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苏东剧变的发生和多党制在南斯拉夫联邦的实行,联邦的解体进程开始加快。1991年,阿族分裂主义分子举行了非法的全民公决,决定成立科索沃共和国。随后选举了自己的总统、议会和政府。塞尔维亚政府宣布其为非法并在科实行非常状态。科索沃阿族领导人鲁戈瓦采取了和平不抵抗政策,号召阿族不参加塞尔维亚和南联盟的社会和政治生活,从而形成塞族、阿族两个政权和社会并存、对立的状态。不论是温和派的鲁戈瓦还是阿族强硬派代表德马契以及非法的武装组织科索沃解放军,都希望通过争取科索沃上升为南联盟的一个共和国,最终脱离南联盟成为独立国家。而南联盟则一再声明,应该在塞尔维亚的框架内解决科索沃问题,决不允许科索沃分离出去,也不允许它成为国中之国。由于波黑战争原因,南政府和国际社会都无暇顾及科索沃问题。
  波黑战争结束后,科索沃问题开始升温。特别是1998年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对科索沃问题的关注力度不断加大。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调停下,南联盟领导人对塞、阿对话表现了积极主动的态度,但是阿族对此反应冷淡。同时在阿尔巴尼亚受过训练的阿族武装分子不断向南境内偷运大量武器弹葯,并与南人民军发生武装冲突。科索沃解放军也公开开展了主要针对南塞政府军警和塞族人的暴力行动,使科索沃局势骤然紧张。
  1998年2月,南联盟军队与科索沃解放军展开激战。美国驻欧洲盟军总司令克拉克表示不允许南联盟“制造流血”,把科索沃局势恶化的责任归咎于南联盟,并用武力相威胁。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顶住西方的压力,强调科索沃问题是南联盟内政,反对外来干涉和国际调停。同时他一方面坚决打击阿族武装分子的恐怖活动,一方面继续邀请阿族对话。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当中纵容阿族势力,致使对话成果化为乌有。
  1998年10月上旬,北约对南联盟发出最后通牒。美国在地中海集结了航空母舰和携带巡航导弹的大批战舰,北约空军在意大利集结了400多架战斗机,战争大有一触即发的危险。面对北约巨大的军事和政治压力,南联盟作出重大让步,同意就执行安理会有关科索沃问题决议情况接受国际核查,接受欧安组织对南联盟执行联合国1199号决议和对科索沃的地方选举进行监督。
  1999年1月,科索沃拉查克地区发现40余名阿族人尸体。欧安组织观察团团长、美国退役将军沃克尔一口咬定是塞族所为。但是,南联盟表示这40人是在战斗中被打死的阿族恐怖分子,并宣布沃克尔为“不受欢迎的人”。美国和北约以阻止屠杀阿族为由,再次威胁对南联盟动武,科索沃局势再度恶化。由于俄罗斯和欧盟等国的反对才使美国和北约发动战争的企图落空。
  此后,北约要求南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和科索沃阿族力量代表团于2月6日以前在巴黎郊外的朗布依埃进行和平谈判。谈判依照前南问题六国联络小组提出的给科索沃以“实质性自治”、但不允许独立的方案进行。谈判之前,美国又提出了向科索沃派遣北约驻军的要求,并单方面限定了谈判的最后期限。美国还表示,如果达成协议,将向科索沃派遣北约军队监督协议的执行,如果达不成协议就对南动武。至此,驻军科索沃才是美国及其北约的真实目的彻底显现。对于这样一个丧权辱国的协议,南联盟只能拒绝签字,谈判最终破裂。
  图穷匕首见。3月23日北约秘书长索拉纳宣布空袭决定,声称“由于所有旨在以谈判和政治方式解决科索沃危机的努力都已经失败,除了采取军事措施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24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了自90年代初海湾战争以来最大的空中战争,全面空袭科索沃及南斯拉夫全境。战争伊始,北约声称将打到南联盟屈服为止。南联盟则誓师坚决捍卫国家主权与民族尊严,宁死不屈。3月30日,美国拒绝了俄罗斯总理普里马科夫为结束北约空袭南联盟所进行的调停努力,同时克林顿还威胁说“如果南联盟不屈服就将丧失对科索沃的主权”。
  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何以如此积极地对一个落后的巴尔干小国发动战争?这场战争到底对世界意味着什么?总之,美国人到底想干什么?

从不战而胜到战而胜之


  对于美国的统治者来说,世纪之交有一桩心事沉甸甸地压在心头:早在10年前,尼克松先生曾经写了一本书——《1999,不战而胜》,这位预言家告诉世人:未来的世界应当是一极的、单色的、没有社会主义的、没有挑战者的世界,实现这个伟大目标的手段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1999年转眼到了,不战而胜的伟大战略部署虽然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其根本目标还远未实现。于是尼克松的后人们便举起了屠刀。不战而胜与战而胜之,双管齐下!
  世纪之交,美国统治者的要建立一个一极、单色世界的图谋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1999年2月26日,克林顿总统在旧金山阐述了美国21世纪的外交政策。这个政策的基点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当今世界各国的联系日渐紧密,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要使新世纪免遭过去的灾难,必须也只能有一个领导;美国得益于全球化的趋势,更加繁荣,更具信心,也因此最有能力领导这个世界。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过去美国曾被称为“世界宪兵”、“世界警察”,今天在这个全球一体化的世界,必须而且只能有一个君临一切的“球长”,而这个“球长”的最理想的候选人我老美是当仁不让的。
  怎样实现“球长”梦?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献出了锦囊妙计:要控制世界,并不必控制所有的地区,关键是要控制欧亚大陆!其实,这个锦囊妙计不过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的翻版而已。历史惊人地相似,而今天美国的实力远胜于当年的日本。
  为了实现其控制欧亚大陆的两洋战略,美国要采取三种不同的方法对付三类不同的国家:
  其一是美国目前的同盟国,主要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以及它们的经济政治联盟。由于共同的经济政治利益,美国目前对待它们的态度是合作、利用与控制;
  其二,敌对国家,包括过去的敌人和未来的敌人,主要是俄罗斯和中国。尽管俄罗斯已经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但是其强大的核武库,激进的民族主义倾向,可能“死灰复燃”的共产主义势力,都有可能成为美国的巨大威胁,因而必须进一步削弱它、控制它;对于中国则必须一方面施加压力,一方面加以诱导,力图把它纳入西方设定的符合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利益的轨道。
  其三,坚决打击并清除美国人所称的“无赖国家”,比如:伊拉克、朝鲜、古巴、南联盟等。这些国家或者是共产党领导,或者是敢于另起炉灶,对美国及西方国家的无理要求置之不理,于是美国给它们起了一个带有社会公害含义的名字“无赖国家”。这些“无赖国家”是美国扩张道路上的绊脚石,是必须加以打击和清除的。
  当然,中国也不要以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沾沾自喜。中国算不算是“无赖国家”还不得而知,恐怕这就要看中国的表现了。最近,事态又有了新进展,“考克斯报告”一公布,中国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流氓”、“无赖”了。
  巴尔干地区是欧亚大陆的中心,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控制巴尔干地区理所当然地成为美国冷战后“新的优先考虑重点”。南联盟内部的阿尔巴尼亚族和塞尔维亚族的民族矛盾就在这种形势下,成了美国实现自己称霸全球的两洋战略棋盘上一个棋子。下好这步棋,对于美国整盘战略的现实意义非同一般。

铲除“无赖国家”,控制欧亚大陆

  铲除一个“无赖”的前共产党国家,搬掉北约东扩的一块石头。
  从历史上看,美国人是非常注意讲政治的,意识形态一直是其区别朋友和敌人的根本标准。
  本世纪90年代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冷战中连连得手,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落马。社会主义制度仅仅存在于中国、越南、古巴、朝鲜等少数几个国家。美国及西方曾乐观地认为,社会主义将成为博物馆中20世纪人类的重大历史遗产,未来的世纪将是一..(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科索沃——殖民主义的合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