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世界战略格局走向辨析

作者:政治类

韩曙

    ★ 美国早已把称霸世界的战略设想公告天下。
    ★ 美国与中、俄分别结成所谓伙伴关系,是徐图消灭的障眼术。
    ★ 美国文化心理上,宗教虔诚与牛仔的凶悍并行不悖。
    ★ 法、德、俄、中、印的靠拢倾向在加强。

  1998年12月中旬,当联合国正在讨论武器核查小组负责人巴特勒递交的报告时,美英即迫不及待地单方面对伊拉克发动了军事打击。今年3月下旬,美国又一次撇开联合国,带领北约这个地区性集体防御组织成员向非北约成员国南斯拉夫发动猛烈空袭。毫无疑问,这两次行动都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明目张胆的侵略行动。
  对于一向以为和平与发展已经是世界潮流的中国来说,这两次侵略都是令人震惊的。这个世界怎么了?21世纪难道是赤躶躶的霸权世纪吗?美国为什么要发动侵略?它真是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定吗?它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中国有一天会遭到美国的入侵吗?
  在南斯拉夫遭到大规模轰炸之际,任何关心中国的和平与发展的人都不能不重新睁开眼睛,重新认识和思考21世纪的世界战略格局,仔细辨认世界危险的主要来源,寻找中国所在的方位,研究中国的对策,以使我们能够沉着应对世界的重大挑战和变化。

世界经济已经走到大萧条边缘

  事实上,自1973~1975年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就已经走入了衰退期。这与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的世界经济迅猛发展的概念也许是不一致的。不错,从战后至70年代初,西方世界经济年平均增长率为4.4%,被称为战后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这段时期正是当前中国经济学界对西方经济“垂而不死、腐而不朽”的判断的来源。
  但从70年代初至90年代初,世界经济的年平均增长率却降为2.2%。随着衰退的加深,首先是非洲失去希望,成为第四世界;接着拉丁美洲于80年代陷入重重债务的陷阱中,度过了“失去的十年”,而90年代即将成为拉丁美洲失去的第二个十年;东欧、前苏联地区在经历了令人眼花缭乱的一系列剧变之后,在90年代被西方垄断集团洗劫一空;更令人惊心动魄的是,被认为是世界经济明星地区的亚洲也落入危机之中。首先是亚洲地区的经济火车头日本从90年代初起就长期萧条,90年代对于日本来说也成了“失去的十年”。接着又是“四小虎”、“四小龙”被金融风暴席卷而去,成为“四小猫”、“四小虫”。
  可以说,90年代以来,除美国经济一枝独秀外,全世界各国经济大都先后落入到零增长甚至负增长的境地。而美国经济的繁荣根本上却是债务繁荣和赤字繁荣。70年代的美国经济几乎是在危机和滞胀中度过的。80年代初起,美国政府开始大规模增发国债,用国债来增加军费开支,用国债来支持税收削减,使美国各大公司的利润率明显回升,竞争力增强,经济得以增长。特别是到90年代,由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萧条,利润很低,使美国可以付出较低的利息来借到大量的债务维持增长,又可以进口大量廉价商品保持低通货膨胀,从而制造出所谓“新经济”的神话。
  当然,除债务繁荣外,还应该加上股票市场的泡沫繁荣。华尔街股市从1987年10月的“黑色星期一”时1700多点,狂涨到今天的1  点以上,这是美国经济泡沫化的最明显的征兆。但是,这种债务繁荣和泡沫繁荣只是美国经济大萧条来临前的现象。由于美国市场已经成为其他各国经济增长勉强得以维持的支柱,因此它一旦崩溃必然会把世界经济拖入更加深重的大萧条。
  对于世界来说,更为危险的是,美国不但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债务国,又是当今世界惟一的超级军事大国。30年代大萧条爆发的重要原因是德国凭借强大的军事机器拒付美国的巨额债务,并由此使国民经济军事化,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两大策源地之一。而今天,历史惊人相似的一幕又开始上演。

美国已成为新的世界战争策源地

  30年代大萧条所产生的是高失业、负增长,各国统治秩序受到威胁,纷纷以邻为壑,扩军备战。美国的统治精英们对这一幅图景当然记忆犹新。事实上,从70年代初起,随着经济衰退的加深,美国、欧洲和日本之间的贸易保护主义就已经愈演愈烈了。时至今日,大西洋两岸的香蕉贸易战不断加剧,双方都不惜使世界贸易组织瘫痪。可以预料,随着大萧条的到来,美日欧之间的经济和政治冲突将进一步加深,第三世界各国将普遍面临日益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危机,这些冲突和危机不但将威胁美国的统治地位,甚至有可能根本威胁资本主义制度的命运。
  因此,随着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加深和蔓延,随着美国股市崩溃的危险的增强,从1998年初起,美国统治精英们就加紧从政治上、外交上、军事上作好迎接危机时代的准备,以便随时保卫美国垄断集团的利益。
  美国垄断集团的利益不但与第三世界各国相冲突,每次外围地区的金融和经济危机都成为美国资本收购、吞并弱小国家资源和民族工业的良机,都使美国增强了对危机国的经济主权的控制;而且也与欧洲及日本的利益相冲突,美国股市的崩溃和随之而来的美元贬值实际上意味着美国将赖掉所欠的巨额外债,是美国对全球的大规模掠夺,这同时也意味着美国与欧洲及日本间的经济竞争更加尖锐激烈。正是考虑到这种可能性,欧洲才加快了一体化的步伐,使欧元成为欧洲11国的统一货币;也是考虑到这种可能性,日本在加紧使日元成为亚洲地区的主导货币。
  欧洲和日本都不可能成为新的世界大战的策源地,一是因为它们的经济竞争力仍然强于美国,欧洲和日本对美国都保持了高额顺差,它们完全可以用经济力量来说话;二是因为它们都不具备可与美国相提并论的军事力量,欧洲和日本的防备都在美国的控制之下,特别是欧洲和日本都缺乏强大的核力量和军事通讯卫星系统。只有美国,既具备依靠军事霸权主宰天下的需要,又具备这种能力,事实上美国早已经把称霸世界的战略设想公告天下。
  早在1992年的国情咨文中,美国就已经提出了“世界新秩序”的构想。在意识形态上,推行美国价值观,提出“人权高于主权”,并从舆论上将阻碍美国野心实现的国家丑化为“无赖国家”,为美国干涉各国内政制造舆论。在外交上,在大西洋对岸以北约作为美国称霸世界的工具;在太平洋对岸则加强美国对日本以及东南亚的控制,提出美日安全防卫合作指南;在中东地区则以打击伊拉克为手段,离间阿拉伯国家关系,巩固以色列这个美国控制中东的桥头堡。在军事上,美国在本土布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在亚洲地区部署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同时加紧完善战术核武器,要求军队能具备同时打两场地区性战争的能力。
  最近,美国国会又通过法案,大幅度增强军费开支。很明显,作为超级军事大国,美国不断增加军费,布置新导弹防御系统,这根本不是什么保卫美国安全,而是为了向别国发动军事进攻做好防御准备。这些都充分表明,不是任何国家,而是美国,才是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最大敌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真正策源地。
  冷战结束以来,所谓20世纪是美国世纪的说法又甚嚣尘上。这倒提醒我们中国人,在中国的解放战争时期,美国是怎样支持“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蒋介石集团,阻挠中国人民的独立和解放的;美国在朝鲜半岛是怎样到处投凝固汽油弹的;美国是怎样对越南实施焦土战略,进行长达四年多的狂轰滥炸的。当然,还有目前美国正在同时打两场地区战争,在这两场战争中美国是怎样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屠杀平民百姓的。
  由此,我们可以看清楚所谓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的实质。凡是在美国霸权面前屈膝投降,使本国利益服从于美国利益的,才有和平;凡是捍卫本国人民利益,不那么听从美国旨意的,就会遭到美国的百般围剿直至军事打击;凡是阻挡了美国战略意图实现的国家,就是“无赖国家”,必然成为美国的头号打击目标。
  由于各国的独立、发展和壮大必然与美国利益发生冲突,因此这种美国统治下的和平必然与发展相悖。中国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面临和平与发展两者不可得兼的境地:或者“享受”在美国主导下的和平,心甘情愿地听从美国的吩咐,全面开放市场,放弃经济主权,彻底改变社会制度,融入国际社会,成为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殖民地;或者对美国不那么听话,还考虑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尊严,还希望保持经济的增长和社会的发展,那么美国就以武力相威胁,又是美日防卫合作指南,又是战区导弹防御计划,又是向台湾扩大军售,而且不断挑动中国内部的分裂因素。在1996年中国在台湾附近海域进行演习时,美国立刻派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游弋到台湾海峡附近向中国炫耀武力,这是美国以武力威胁中国的最新证据。
  不能不看到,美国用这软硬两手,还是相当成功的。每当中国自觉不自觉地向美国设定的轨道靠近时,美国和西方舆论都会称赞中美关系正在健康发展;每当中国试图显示出独立性时,美国就会加大对中国的压力,于是中美关系就会显得恶化。中国在美国打击伊拉克、南联盟等问题上不那么听美国招呼,并且在经济政策上主张拉动内需,有可能脱离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进程时,美国国内的反华情绪就不断高涨,中美关系就恶化。

再殖民:美国的霸主战略

  事实上,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已经取得了称霸全球的地位,海湾战争是美国正式确立其霸主地位的标志。问题在于美国感到这个霸主地位还不稳固,还不能持久,而且还有一个联合国在那里束缚着自己的手脚,还不能随心所慾地号令全球。
  号称当今“美国最伟大的战略思想家”的布热津斯基先生就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并且在他的新作《大棋局》中为美国统治精英设计了长期称霸全球的总战略。他认为,尽管目前美国的霸权地位已经不容置疑,但是却不能确保这一霸权地位在未来也不受威胁。而能对美国的霸权构成挑战的,只能是欧亚大陆的某种联合。“欧亚国家的力量加在一起远远超过美国。对美国来说,幸运的是欧亚大陆太大,无法在政治上成为一个整体。”但是仅仅靠幸运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如何防止欧亚大陆在政治上成为一个整体。这就决定了美国的“帝国地线战略的三大任务是:防止附庸国家相互勾结并保持它们在安全方面对帝国的依赖性;保持称臣的国家的顺从并维持向它们提供的保护;防止野蛮民族联合起来”。
  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略须说明的是,附庸国是指加拿大、英国、日本、法国、德国等西方其他发达国家,而所谓附庸国的相互勾结首先是指法国和德国的联合,同时布热津斯基先生也隐隐地担心日本和中国联合,以及法、德与俄国的联合。称臣国很多,除古巴以外的拉丁美洲各国、东南亚一些国家、非洲和中东的大部分国家等都可算称臣国,它们没有能力构成对美国的挑战,只好俯首称臣。而所谓野蛮民族则是那些不服从美国旨意的国家,即美国统治精英所称的“无赖国家”,像伊拉克、南斯拉夫、伊朗、朝鲜等。当然,中国和俄国既不是附庸国,也不是称臣国,在美国人的眼光中更接近于野蛮民族或不可预测的民族。美国与中、俄分别结成所谓伙伴关系,实际上是在一时还无法消化中、俄的时候稳住中、俄,徐图消灭的障眼术。
  稍有头脑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一战略实际上是因循了古老的统治术:分而治之。这一策略表面上好像不那么杀气腾腾,但到了实践中就成了进攻性很强的远交近攻、各个击破。因为单纯防止对手结盟是防御性的策略,只有远交近攻这种进攻性的分而治之策略才能确保美国的霸主意图的实现。当然,这里的远近不再像以往那样是地理概念上的远近,而是利益冲突上的远近。

俄罗斯:下一个南斯拉夫

  从长..(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未来世界战略格局走向辨析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