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代后记)

作者:政治类

王小东

      ★ 摇滚音乐会和靶图恤衫,表明了一种文化上的被奴役、被控制。
      ★ 侠客一道的文化基因在现代中国也是离死不远了。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这是李白的《侠客行》。我觉得,很有可能,在新的极权主义统治这个世界后,李白诗中的那种侠客精神,乃是未来人类的惟一拯救。

新的极权主义统治世界


  苏联垮台后,全世界的知识分子,特别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似乎都有一种人类社会即将进入人间天堂的感觉。就如同卡通片中的故事一样,邪恶的苏联帝国最终自我崩溃了,代表正义、自由、民主、人道,并且强大无比的美国统治了世界;剩下的只是一些局部的邪恶政权,但在美国的压倒性优势力量面前,它们的覆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规劝懒洋洋不那么愿意出手的山姆大叔赶紧出手,把这些邪恶政权消灭,让世界尽早进入永远和平、永远繁荣的千年王国。
  冷战时期有一个经常被使用的词汇,叫做“极权主义”,这是用来称呼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但我不知道世界上这么多有学问的人,有着这么丰富的想象力,想没想过还有可能出现一种新形式的极权主义。这种极权主义的特征是,有一个统治集团,这就是整个美国,它的内部确实是相对自由、民主、人道的;围绕着它的是一群仆从,这就是现在的那个西方富国俱乐部;这个统治集团,带领着它的仆从,对世界的其他部分进行奴役,进行极权主义统治。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说,极权主义是有确定的定义的,你不能乱用;也有人建议使用“后殖民主义”这个概念。我觉得,“后殖民主义”这个词实在不足以表达这种奴役的严酷性:这种奴役的强制方式很可能有直接的军事打击和围困两种,其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导致种族灭绝。因此,这种奴役的严酷程度不见得就比原来意义上的极权主义低,当然方式有可能不同。在找到更好的词汇之前,我还是使用“新形式的极权主义”这个名词,当然,在写学术性文章时,可能“后殖民主义”这个概念更易为学术界所接受。
  有人会说,一个在内部自由、民主、人道的美国怎么有可能对于其他国家进行奴役、进行极权主义统治呢?美国人民能答应吗?这是许多把每一个美国人都看成天使的中国人的想法。我想说的是,首先,任何人都不是天使,美国人也不是天使,把宝押在美国人的“特别高”的道德上是靠不住的:如果奴役世界上其他国家可以给每一个美国人都带来利益,保障他们过最舒适、高雅、闲散的生活,他们多半会投票支持政府对世界的其他部分进行奴役、进行极权主义统治。其次,别忘了还有cnn、abc、cbs、pbs等等美国强大的宣传机器,它们的任务就是让美国一般百姓在美国杀戮其他民族时深信那是在消灭魔鬼,从而在道德上感到舒适。可以想象这样一幅场景:一个胖胖的、慈眉善目的、道德高尚的、信基督教的美国中产阶级老头,躺在沙发里,一边喝着葡萄酒(其实,他也有意识无意识地感觉到,他的舒适生活必须要通过压缩别人的生存空间得来),一边看看cmn,一边打电话给电视台的热线,表示坚决支持英勇的美国军人消灭那些“凶残成性”、“野蛮退化”的“魔鬼”;每一次消灭“魔鬼”的行动都更让他感到令他肉体舒适的奢侈生活得到了保障,也更让他感到令他精神舒适的道德优越感得到了满足。
  未来必然会是这样吗?不是必然的,我但愿未来不会这么糟。但你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吗?我没有看到那些聪明人中的任何一个拿出过足以令我信服的理由,说这种可能性完全是无稽之谈,它仅仅是用心险恶的魔鬼对于天使的恶意诽谤。根本就没有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因为道德的自我约束从来都只能起一点微不足道的调整作用,只有力量的平衡才是更为可靠的保障,但这种力量的平衡已被打破了。
  如果不幸,这种新的极权主义果真降临到世界头上,惟一能起一点平衡作用的,恐怕就只剩下侠客一道了。

令人悲哀的摇滚音乐会和靶图恤衫

  我从电视上看到南斯拉夫人举办的抗议北约轰炸的露天摇滚音乐会。我既钦佩他们的勇气,又为他们感到悲哀:因为连抗议的形式都是美国教的。美国告诉你们: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别的抗议形式都不好,不文明,开个摇滚音乐会才是最文明和最有效的手段。于是,南斯拉夫人就去开摇滚音乐会了。美国告诉你们:我们是人道的,因而只炸军事目标,不炸平民。于是,南斯拉夫人就在胸前背后贴个靶子(中国人也跟着学),并站到桥梁上去,试图以血肉之躯求得侵略者的怜悯。可是,北约的将军们不理会(他们看到这些只会掩嘴而笑:没出息透了,连反抗都得按我们教你的方式来,能有什么出息),百姓看不到(电视台也许会报道一点,其效果是叫你注意不到,可你又不能说我没报道)。血肉之躯根本得不到侵略者的怜悯,只会炸你个血肉横飞。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去参军?拿把枪趴在那里,毫无还手之力地挨炸,又有什么意思呢?确实没意思。这时,想想李白的诗吧:“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是侵略者惟一能够听得见的语言。
  还是中国的年轻人多些侠义之气。他们黑了美国政府的几个网站,包括白宫的。虽然还很初级,剑术还不高(未来的侠客手中拿的是什么?会有许多东西,其中少不了的一种是计算机),造成的损害也不大,但至少表明了中国的年轻人懂得,与其乞求怜悯,不如显示力量,俾使恶人有所顾忌。

从文化和思想的死亡中突围

  南斯拉夫的摇滚音乐会和靶图恤衫,表明了一种文化上的被奴役、被控制。一种文化或一个民族,如果它的一切都是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它所能做出的反应都是别人所能预料得到的,那么,这个文化或这个民族离灭亡也就不远了。一个细菌、一棵树、一个人,或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种文化,都是一个“适应性系统”(adaptivesystem)。适应性系统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它经常会突破原有的反应模式,对外界做出其他适应性系统无法预料的反应。如果它所能做出的反应完全是在另一个适应性系统所能预料的模式之内的,那么,它肯定会被那个适应性系统所控制、所消灭。
  中国的文化和思想,照目前的这个亦是一切都是跟在美国后面亦步亦趋的样子下去,其下场也是可想而知的。就中国的思想、学术界而言,现在是已经只会模仿而不能做任何创新了。任何思想,必须要西方人说过,才能得到承认。就连类似于“腐败是坏的”这样的常识,也要找出五六个西方人来引证,才算是对了,否则就不敢说腐败是坏的。反过来,如果西方人没说过呢?那肯定就是措的了,是愚昧、无知。我不反对自然科学可以根据西方的标准来评价,可是社会科学呢?人文思想呢?现在也要看西方人是否承认。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机构,只有西方人承认了,你的“学术水平”才能得到承认,你才能拿学位、评职称或上排行榜(中国大学的排名,不就是由这些东西定的吗?难道就不能对这一切做一点质疑吗?)。而要西方人承认,首先是你的思想要对他们有利,其次是你的思想不能超出他们的想象力。这样的思想、学术离死亡还有多远?美国的奴役似乎是首先在中国的思想、学术界实现了。而这种奴役倒不是由美国强制实现的,它是由中国思想界的浅薄和缺乏智慧实现的。
  中国的精英文化如此,大众文化亦是如此,我不必多说,看客自然明白。这绝对是一种注定要死亡的文化和思想。要从文化和思想的死亡中突围,我们需要的是文化和思想的侠客,在西方的标准和正统的禁锢之中,能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唤醒远古的文化基因

  侠客一道,是中国文化自远古遗留下来的宝贵的文化基因。这个文化基因的作用是,对于体制的强权保持一种个人的挑战,无论是真正武力上的,还是思想上的,使得体制的强权无法控制一切,使得这个文化不会完全丧失活力。到了宋代之后,在长期的王权的压制下,这个基因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休眠了;而到了近代,更是又来了强势的西方文明的压制,中国人吃饭、穿衣、一举手、一投足、一动念,都变得要想一想是否符合西方人的规范,是否有“绅士风度”。因此;侠客一道的文化基因在现代中国也是离死不远了。现今的中国人还是非常喜欢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但如果你真仔细想想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里的侠客,你会发觉那都只不过是一些可爱的小男人和小女人。作为消闲,可爱固然是可爱,但与李白诗中的那种豪侠境界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承平世界,一切都已经由别人安排好了,管理好了,自己消闲就够了;但如果我在前面所说的新的极权世界果真降临,我们恐怕就更需要唤醒远古的基因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我们要做的就是种下更多的思想基因,无论是从古代唤醒的,还是自己创造的。只有更多的思想基因、文化基因,才能使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民族,在面对险恶的环境时,可以找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出路(现在人们可以意料得到的出路是没有出路);才能使人类在未来可以找到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出路。
  “侠客行”,就算是我“眼花耳热后”的梦话吧!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侠客行(代后记)》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