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反遏制,反过来遏制

作者:政治类

  1.“遏制中国”己成为美国的一项长期战略

  尽管美国本土的一些有识之土也在告诫自己的政府“不要同中国打冷战”,比如基辛格,他就认为同中国对抗对于美国来说代价太高了。但在事实上,美国近几年来对中国实施的完全是一种遏制政策,用他们自己的话讲,叫“软硬兼施”,尽管形式上各不相同,其目的是一致的。这也就是中美关系何以走到目前这样的危险边缘的主要根源。
  深刻的意识形态歧见,西方文明对东方的倾覆姿势,霸道的国家主义和领袖慾是美国人之所以“遏制”的基本出发点。另外,我认为,整个美国对中国所形成的知识有相当大一部分是错误的;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人对美国的了解要深刻、明晰和全面得多。一九九二年上半年,我曾与一个在北京某高校就读的美国留学生韩盖德同桌共餐。席间,我们因为西藏问题争论得差点不欢而散。韩盖德的观点是:自从中国“侵占”西藏后,每年都要从那里攫取:上百亿元的财富,井由此造成了整个西藏的贫困落后,人民生灵涂炭——这简直就无从讨论了,他可能以为达赖喇嘛时期的西藏是多么丰衣足食、歌舞升平、繁华似锦呢。“我们美国人就是这么认为的。”——韩盖德反复这样强调。想一下吧,在一个传媒高度“自由”、“发达”、“公正”的国度里,竟然对中国生发出那么多“稚童”的观念,对东方的历史与现实的认识有如此大的偏差,这是多么可怕又可悲的一件事!
  认为中国是一个苏联式的扩张主义者,是一个邪恶的帝国,有必要“让它呆在窝里,别出来惹事生非”(美国一参议员语),这是美国对中国进行遏制的另一个主要依据。最近,中国军队在台海进行的一系列军事演习,以及此前的中国政府在南沙群岛、钓鱼岛等的一贯立场,都被美国视为中国搞军事扩张的一个征兆。但是,请问美国的政府和国会,一个国家有没有对包括本国在内的几个国家有争议的领土提出主权的权利?难道中国只有很大度地拱手相让才能证明中国没有野心?至于台湾问题,之所以发展到这一步,一与台湾岛的台独猖撅有关,第二显然与美国的不可告人的用心有关。美国的那些政治家内心绝对不会愿意大陆与台湾顺顺利利地实行统一的。如果统一,他们手里对付中国的筹码不是又少了份量很大的一块吗?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中国人的态度既理智又明确。第一,我们希望能和平统一台湾;第二,如果台湾宣布独立或被外国势力所干预,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这两个观点,我觉得每一个富有智识和公义的人都应该能够理解。不管李登辉如何辩解,我们只要读一读他与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的谈话就可以对其用心予以洞察。所以,如果把中美关系的今日格局仅仅理解成为两个国家相互之间的误解和意气用事就有点牵强了。为什么偏偏要中国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你们美国的南北战争为什么不能放弃武力好好地坐下来谈呢?谈一百年也没有什么嘛,应该风物长宜放眼量嘛。所以说,己所不慾,勿施于人。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人不要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以领导世界上己任。在台海演习时,美国的决策是愚蠢的和不慎重的,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才是一种公然的挑衅。美国防部长佩里居然以这样的口吻威胁中国:“谁也不要忘了,美国的海军是世界第一。”我也以这样的口吻来奉劝美国:“谁也不要忘了,中国的人口是世界第一。”如果有谁认为和中国在台湾问题上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那就大错特错了。
  为了维持自己的长久的霸权地位和冷战后格局,不择手段地使用阴谋、谣言及武力威胁与贸易制裁,它除了能短时间地延缓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外,其后果对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来讲也是灾难性的。请看看《中国青年报》在1995年所作的一项民意测验的结果吧,美国已经成了中国青年最为讨厌的国家了——与一个有十数亿人口、有几千年文明史、正在重新崛起的东方大国畜意为敌,其政策也太不明智了。(见《中国青年报》1995年9月27日第四版)

  2.只要遏制存在,反遏制也将成为中国的长期战略

  日本前驻华大使中江要介卸任回国后写了一本有关中国的书《中国的走向——独存的社会主义大国》,这本书值得国人一读。当然这并非说书中的所有观点本人都同意,至少该书作者是在对中国有了充分的认识、理解及思考的基础上写成的,这是一本诚实的、公允的著作。中江认为,美国在七十年代初期并非像它口头所说旨在加深与中国的密切关系而接近中国的,换言之,美中关系正常化只不过有利于其对苏联进行遏制而已。按照这样的思路来检视中美关系正常化后近二十年的第一步,美国的所有动作都有它的深藏的有时是秘而不宣的底蕴。这个底蕴我们完全有理由称之为帝国主义的阴谋:第一,千方百计使中国变得为它所用;第二,为了使中国变得能为它所用,先让其的国家统一变成一个遥远的梦想,把自己的“天经地义”的价值观强加于中国,进而使中国如同东殴及前苏联那样一夜间改朝换代——这就是美国人的如意算盘。
  所有的侥幸心理都必须抛弃。反遏制,这是中国在中美关系的进程中必须采取的一项重大战略。在美国所采取的每一个遏制中国的步骤中,我们都必须针锋相对,绝不能有一点点姑息与宽容。比如说,如果美国的一些国会议员使美国“保卫台湾”的决议成为有效的行动)如果他们使《与台湾关系法》临驾于《中美上海公报》之上,并且违背“上海公报”的基本原则,使出口台湾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逐年提高;如果他们继续鼓动李登辉二度访美;如果他们坚持向达赖集团派遣特使……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把中美关系的级别降低下来。对于被西方列强宰割、掠夺羞辱了多少年的中国来说,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一个举世公认的主权国家的国家元首,被邀访问华盛顿,但又不承认是国事访问——难道是像李登辉那样的“私访”?在这一点上,中国坚持了原则,获得了尊严——我们不去华盛顿。并且所有的国人都应该记住这一点、将来,无论哪一任美国总统想访问中国,我们最好也希望他以旅行和休假的形式来访。
  这并非什么意气用事,也不是睚眦必报。因为我们必须告诉全世界:谁也别轻慢中国——否则,他将会背上一笔长久的债务,可能会加倍地偿还。

  3.对于美国的霸权行径,必须对其进行一定的遏制才能在国际关系中掌握主动,仗义直言地维护本国及其他弱小国家的根本利益

  如果美国继续扮演“世界警察”,继续在国际事务中欺行霸市,胡搅蛮缠,我们就应该尽其所能对它进行有效的遏制——以上观点是我和周围的一些朋友一致认为的。进而言之,这不但是我们的权利所在,也是我们的义务使然。
  在前一段时间古巴击落从美国领土起飞的、进入古巴领空的古巴流亡者的飞机事件中,我们赞赏中国驻联合国代表的正义的、智慧的举动。在事实真相未明的情况下,美国借自己正值安理会主席国的有利地位,大造声势,瞒天过海,甚至把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儿童把戏(通过驻外使馆使古巴外长延迟入境)也使将出来,妄想匆忙炮制一个谴责古巴的决议——哪里还有什么公义可言?中国代表那时体现了一个负有责任感的大国应具备的态度——为什么不给人家一个阐明事实和观点的机会?联合国虽设在美国纽约,但它并非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州府,你已经有多少次行联合国之名而取自己所需了?
  古巴,一个选择了与美国不同社会制度的南美小国,几十年来一直被美国的强权政治及经济封锁戕害——这也可算是怀壁其罪的一个国际例证了。美国经常攻击一些国家没有民主和自由可言,那么,既然你所奉行的是多党政治,为什么在国际关系中你不能容忍多种意识形态、多种国家体制的存在?必慾剪除而后快?你们的民主精神为什么不能在这上面体现一丁点呢?
  作为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中国必须从此更加明晰地意识到自己的职责所在。
  中俄相互迅速接近虽然不具有五十年代的那种结盟性质,但在这两个有着漫长边界的伟大国家各自经历了一段一言难尽的劫波之后重新执手相看毕竟是件令人欣慰的事情。现在可以说,两国的关系比五十年代少了些浪漫,多了些真实——因而可以发现得更为成熟、久远而少波折。
  我们必须尽可能地把同俄罗斯的关系发展成为一种战略伙伴信任关系,而且双方都应认识到,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并非决定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基本要素——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决定正义与否,而且在超越意识形态之后我们能够找到更多的共同点。应该看到,北约东扩对俄罗斯人的心灵震击之大、伤害之深是难以言喻的,这其实还是美国对俄罗斯进行遏制的一个决定性步骤——甚至有理由认为,这是整个西方阴谋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华约不复存在之后,美国把自己的利剑顶住了俄罗斯的鼻子,使其在自己称霸世界之前已经不战而屈,而且永远失去了恢复昔日荣耀和大国地位的能力——这着棋既毒且狠。所以说,当前形势下中国与俄罗斯的命运已经有了相互连接在口起的基础。
  在西方国家中,只有法国是不太愿意在美国的指挥棒下跳舞的国家,所以对中国而言,法国更具亲和感——虽然我们两国的关系也颇多周折;但这是一个具有伟大的人文传统、自信、坚强并且有着光明前途的民族。它们的电话、文学、绘画和领导人与美国相比显然更有魅力。法国比美国少虚伪,多公义;少霸权,多独立性。在今后的国际关系中,我们希望希拉克主义能继承戴高乐主义的优秀传统,不要屑于在西方合唱队中担任一名合唱队员,而是以自己的独立的悦耳的声音歌唱。我们记得,西方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就是戴高乐先生领导的法国——所以他现在成了举世公认的伟人,我们也永远记得他的名言:“不要等它(中国)在使你不得不承认它的时候再去被动地承认。”斯言真哉。
  在亚洲国家中,马来西来和新加坡的领导人已经在很多场合对美国说不了。马哈蒂尔就曾经针对美国的伎俩这样指出:他们先跑到一个国家去散布“xx威胁论”,让这个国家买他们的武器;然后再到对方国家去同样摇chún鼓舌,既造成国与国之间的对抗和军备竞争,自己又赚得大笔利润(大意)。真是活生生地刻画了一个好商的嘴脸。
  新加坡人的骨头同样是硬的。我们还记得那个在新加坡违法乱纪的美国青年费伊,他被新加坡法庭判处鞭答后,整个西方世界都一片哗然,克林顿更是对新加坡软硬兼施,要求免打。他此时可能忘记司法独立这一概念了——或者说,美国的司法是独立的,但别国的刑罚就必须依其意志行事,否则就是野蛮和落后的。这分明还是一种典型的殖民心态在作怪。
  所幸,新加坡人照打不误,畅快淋漓。这样的鞭答正是对西方价值至上主义和司法歧见的拷问。
  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我们应该与周边国家建立长久的、相互信任和依存的关系,每一个亚洲国家都要谨防成为美国人手中的一张牌,相互间应求同存异,在共同的利益基础及相似的文明背景下共存共荣,对外国势力在亚洲的存在保持警惕。而且,我们应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对种族歧视和强权政治不可姑息,只能遏制,这样,我们才能适应新亚洲时代。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遏制,反遏制,反过来遏制》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