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必须遏制中国

作者:政治类

  〔美〕查尔斯·克劳特哈默
  助理国务卿温斯顿。洛德强烈否认美国像过去遏制苏联那样正在努力遏制中国。他坚持说,我们的政策是进行接触的政策,而不是遏制政策。纽特·金里奇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同全国见面》节目中说,我们应当帮助中国人民颠覆中国政府,他马上接着解释说,他的真正意思根本不是指的颠覆。
  为什么有这样一些外交辞今?因为对一个新兴的、有威胁性的中国采取任何合理的政策都会有两个组成部分,即(1)在中国不屈不挠地扩大其势力范围时予以遏制;(2)颠覆中国的假马克思主义,但仍然残酷无情的独裁专制制度。不许负责任的国务活动家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可以容许论说文作家说出这样的话。
  遏制的意思是不是指同扮演旧苏联角色的中国进行第二次冷战?并不完全如此。这场斗争并没有意识形态成分。苏联在即将瓦解之前一直具有吸引力,世界各地都有同情者。今天的中国同毛泽东时代不一样,已没有这样的吸引力。如今的中国更像是个旧式独裁专制国家而不是执行救世主似的任务,它一心追求权势。它更像是19世纪晚期的德国,当时的德国对于它所处的欧洲大陆来说是太大和太强了。
  中国的邻国现在也开始感受到这种压力。现在中国正在把其势力扩大到南中国海,宣称靠近它的4个紧邻但处于中国迅速发展的军队可以到达的地区之内的一些小岛是属于它的。这些小岛距离中国数百英里。俄罗斯和西方的国防开支确实已经减少,但中国的国防开支正在大幅度上升,在过去的10年内增加1倍。这些经费正用来发展洲际导弹、实现陆军现代化和建立一支远洋海军。
  中国并不仅仅在国内发展自己的新力量。它现在把导弹和核技术输出到巴基斯坦和伊朗等地。中国同巴基斯坦的联系是对中国的宿敌印度进行侧翼包围的行动。伊朗是个可利用来给旧的帝国主义分子西方制造麻烦的国家。
  遏制这祥一个恃强凌弱者必须从它尚处于早期时开始。这就是说要同中国的邻国建立关系,先从同越南建立关系开始。尽管我们决定同越南实现关系正常化是出于感情冲动,但是冷静地看一看,这样做的意义是地缘政治性的,即越南是中国的宿敌(它们两国曾在1979年进行过一场短时间战争)。因此,我们必须使越南成为我们的朋友。
  只要看一看地图,你就可以了解到遏制战略的其它组成部分:(1)同民主的印度建立新的安全关系,印度现已摆脱它同苏联结成的古怪的冷战联盟;(2)延长美日联盟,该联盟现在受到美国政府的威胁,因为美国政府现在决意要在日本京都出售汽化器,这样一来它就危及我们在太平洋的安全的基础;(3)巴结俄罗斯人,尽管俄罗斯人在别处是多么的犟,他们与我们在中国有共同的利益。
  遏制并不是进行冷战干涉。遏制是几个世纪以前就有的一项强权政治原则。在拿破仑战争之后,维也纳会议建立了一个联盟体系,旨在遏制太咄咄逼人的法国。当代,大西洋联盟曾经遏侵略成性的苏联。在这两个时期之间,西方未能遏制住崛起的德国,其结果是发生两次世界大战。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在这个21世纪新兴的大国身上出现。
  但是仅仅遏制中国是不够的。更加重要的是金里奇无法明确鼓吹的事情,即颠覆中国侵略成性的独裁专制政权。
  颠覆这个政权要从毫不动摇地支持像吴弘达这样一些持不同政见者开始。吴弘达因为他从事争取人权的工作而现在被关押在中国,对他提出的罪名是他从事间谍活动。从道义上看,支持吴弘达的理由是明显的。但是除了道义上的理由之外,还有政治上的理由。美国曾经遏制过苏联,但是从内部推翻苏联制度的是索尔仁尼琴、夏兰斯基和萨哈罗夫这样一些持不同政见者。吴弘达和他所代表的千千万万的人是对中国独裁专制制度构成的最大威胁,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中国以极其凶恶的态度对待吴弘达。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必须坚定地站在吴弘达的一边。
  经济制裁起不了作用。美国过去曾对经济比较疲软的苏联实行过经济制裁,但没有起多大的作用。在中国经济现在强劲发展的情况下,若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那就更加没有用处。最好是公开地进行争取人权的斗争。不让北京主办2000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对北京的严重打击。不让中国按照它所希望的条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也是对北京的严重打击。其次,希拉里·克林顿应当答应吴弘达妻子的请求,在美国带头抵制预定于今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像中国这样一些政权都渴望得到这种事件会带来的合法性。不让北京主办这种活动就是发出严重的信息,即要么实行自由化,要么被排斥在国际社会之外。我们政策的指导原则应该是:为了换取容忍和民主化的表现才给予这种公开的特殊待遇。
  遏制的目的是要防止战争。但是,促使政权友生变化,使中国成为宽容的民主国家,则是和平的更可靠的保证。现在是施加压力并保持压力的时候了。
  (美《时代》周刊摘要)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为什么我们必须遏制中国》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