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不要走火

作者:政治类

  针对台岛内的分裂主义倾向甚嚣尘上,中国力求通过各种方式予以阻遏,虽然现在的局势从表面上看趋于平静,但是,树慾动而风不止,转机并未真正出现。
  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及少数西方国家并不真正愿意看到大陆与台湾实行统一——即使如美国所宣称的那样,以和平的方式统一,恐怕美国人在内心深处也是极不痛快的。
  一个正在逐渐显露其重要性的、在意识形态上迥异的国家处于分裂状态对于美国的全球战略是大有好处的。这种分裂分治的现实可以逼迫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不断受到羁绊和干扰,而美国又可以随时随地打楔子。含混不清的态度,此一时彼一时的表述,国会与政府之间的看似对立又能迅速协调的政治把戏——以此手腕来操纵两岸关系的风云,并且还能巧妙地深藏私心,实在有点自欺欺人。
  比如说:“签订了中美三项联合公报,然后再通过国会整出一部《与台湾关系法》,一旦台独主义者马蹄声急,而中国政府、不得不严肃地表明态度时,华盛顿的国会山便扑腾起来,一边叫嚷要重新定义《与台湾关系法》,使其能临驾于中美联合公报之上,一边找出词条,因为在那个“关系法”中,美国人只是“支持两岸和平统一”,所以,武力是非法的,是会带来严重后果的。如果中国不承诺不便用武力,美国就有“保卫台湾”的权利和义务。
  可以这么说,台独势力的发展壮大其实与美国不无干系;中央情报局的帐号上为台湾的分裂主义分子拔出多少款项以便其羽翼渐丰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大白于天下。然后,美国人再要求你和平统一。此时,台湾似乎成了美国利益的一个符号,而不是中国隔海相望的领土。
  进而言之,美国的战略是,第一,使和平统一成为不可能;第二,剥夺中国在任何情况下有使用和平线以外的手段的权利:第三,使台湾问题国际化,让中国不能妄动,否则,就是对亚太乃至整个世界的安全构成威胁,因而必须遭致惩罚和唾弃。
  但是,美国不要忘了,中国人在台湾问题上并不会按照它的思路走。进一步说,中国的原则的确定并不是哪个领导人甚至哪一届政府心血来潮时一笔挥就的。有关台湾问题的原则,既体现了国民的意志,又考虑到两岸的各类变数及外国势力干预的各种可能性。正如江泽民所言,在台湾问题上,(中国)没有哪个领导人敢于无原则的妥协,因为那将会使其成为历史的罪人。
  美国将两艘航空母舰派往台湾海域,以“尽可能地发出强硬而明确的信息”。
  这个信息是明确的:如果两岸开战——谁都不希望出现这种场面——美国将毫不犹豫地进行军事干预。
  这个信息同时也是含糊的:因为它仅仅是信息;如果美国要付诸实施,我相信它也会计算到底将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首先,它能够像对付伊拉克那样,让许多西方国家集合在它的周围,以联合国的名义“合法”地与中国对抗吗?”
  其二,它能在亚洲国家找到一呼百应的盟友吗?
  其三,中国不是伊拉克:中国没有去侵犯另一个国家,中国是在为主权、领土完整而战(这一点,联合国的决议已经昭明);中国也不可能像伊技克那样在狂轰滥炸之下顷刻便附首称臣。并且,美国在亚洲的几次战争并未能全身而退,如果悍然与中国对阵,那意味着它所进行的是本世纪最大而且最胜负莫测的赌博。
  这并非说,中国的军事实力已经可以与美国抗衡,更不能表明中国穷兵黩武。如果中国甘愿付出高昂的代价,也只是因为如前所述,谁坐视台湾的独立,谁就会成为千古罪人。
  我们也应该向美国传递以上这样一个明确的、强硬的信息。
  所以,美国目前应该做的,是尽量少让台湾问题复杂化,很清楚,整个事情的转折点正是因为美国自食其言,使李登辉获得了赴美签证——它的象征意义及微妙性并非美国不能了解的。如果以此来探实中国的忍耐限度——试试水温——那么中国无疑会被激怒,因为美国选择的是一个最为敏感最有禁忌的部位。说得不客气一点,台湾问题就是中国的“私处”。
  基辛格博士说:“如果敌视中国成了我们外交政策中的一种经常现象,我们就将找不到同盟者。对中国而言,台湾不是一个外国,而是一个1895年被日本占领,从而开始了对中国领土蚕食的岛屿。中国对这种被认为是分割行动的反应,犹如当年美国北方各州对南方各州企图脱离美国的反应。”
  不能据此说,基辛格就是一个亲华人士,只不过这位美国的前政府高级官员更具有正直开明的气度、尊重历史和自己心灵的勇气及个人智识与战略目光。我们也不能说,美国国内的其他人士(如金里奇、杰西·赫尔姆斯等)对待台湾问题的态度与基辛格相比仅仅是认识上的差距。唯一的结论就是,中国统一被视为一种危害美国的长久利益的行为,必须尽其所能,使台湾海峡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界限。
  但是,很显然,一旦问题变得严峻和必须选择时,美国将“很难找到同盟者”。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不要走火》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