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外交是不诚实和不负责任的

作者:政治类

  无论哪一个国家在参与国际事务或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时,应以诚实信义为本。
  每一个国家都应最大限度地维护本国利益,但这并不表明可以不择手段、出尔反尔,甚至施用欺诈、设局、造谣惑众等令人不齿的伎俩,自苏联解体后,美国在很多场合从不讳言自己领导世界的使命——姑且不谈他们的这种“无降大任”是否应属自作多情,但他们在外交上的一系列浍使人存疑:这个国家到底是幼稚还是狡猾?
  美国让李登辉访问康奈尔大学就是一例,当时,克里斯托弗亲口告诉中国外长钱其琛,他说美国不可能给李登辉发放签证,因为那样做是违背中美之间的三项联合公报的。这就是美国递给中国的口信,而且有几点需要说明:一、克里斯托弗说这番话时并非在他们家厨房里说的,他是以一个国务聊的语气向另一个当事国的外交部长给予了承诺;二、克氏给予这种承诺时不是在酒后,不是在“心神丧失”(美国司法实践中的常用语)期间,也并未收到胁迫和诱导———中国人相信了美国人。谁知仅隔一个星期左右,白宫又正式宣布将给予李登辉的人境签证。在宣布这一决定的同时,他们发言人为政府的举动提供了理由:李登辉此次赴美仅仅是一次“私访”,他只是以一个校友的身份回他的母校参加一项纪念活动——在一个以自由和民主为本的国度,对这样的访问没有理由加以拒绝,故而,李登辉先生访美并不违背中美三项联合公报。
  难怪江泽民在接受美国《新闻周刊》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记者来访进直言中国人对此有一种被出卖和被凌辱的愤怒心情——“他们总是有理,他们总是正确的。”
  不能给李登辉签证,因为那不符合中美三项联合公报。
  应该给李登辉签证,因为它不违背中美三项联合公报。
  ——到底哪一个声音是美国的声音?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美国人是怎样完成这项从违背到不违背(中美三项联合公报)的,几乎是不可能的论证的?
  美国人是否以这种方式向全世界(特别是中国)传达一种态度:我们怎么说都是对的,因为现在是美国的领导世界。
  简直近乎于泼皮无赖了。
  很少有中国人不知道两年前的“银河号”事件。这是美国人在国际关系中又一次扮演“舍我其谁”的世界警察角色,贼喊抓贼,无法无天的丑恶嘴脸大暴露。你可以逼迫中国的船只接受你的检查,因为你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国的“银河号”装有运往某中东国家的违禁化学品。如果“银河号”拒绝检查,那么全世界马上便会闹腾得不亦乐乎,因为中国人肯定干了见不得阳光的勾当了;如果“银河号”让你检查。这便能又一次确证你的权威——没有美国管不到的地方,没有美国管不了的事。
  祸心重量,动机险恶。
  那么,当你们在“银河号”兜底翻之后,有没有向全世界认认真真发布告示,有没有怀着愧疚的心情为中国洗清冤屈?
  你们没有道歉!
  据此可以说,美国在国际关系中时时表现出一种既专横霸道又用心险恶、不具备责任能力的可憎面目。捕风捉影、独自尊大、虚伪无常、不负责任是美国在对外关系上表现出的几种基本特征。
  美国人拖欠联合国十六亿美元会费,最近一些国会议员竟然怂恿他们的政府把这笔帐一赖了之。但是,他们在联合国却又能颐指气使,炮制这个议案那个声明,挟联合国以令全世界——实在是咄咄怪事。我觉得,倒应该针对美国提出一个议案:如果拖欠联合国会费达到一定数目,超过某个时限,就应该自动丧失会员国资格。
  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应具有这样的义务一要勇于承担起在全球范围内反不公平的角色,对于某些大国势力利用联合国来损人利己、惹是生非,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行使否决权大声说“不”。
  美国务院发言人伯恩斯就江泽民谈话内容答记者问
  问:尼克你对中国主席江泽民接受美国《新闻周刊》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记者采访时的谈话有什么要说的,特别是他仍然说,美国决定让台湾总统访问我国一事使他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第二,他说他愿意同台湾总统李登辉互访,对此,你有何评论?
  第三,他本月晚些时候与克林顿总统举行首脑会晤时是否将要求克林顿就台湾问题做出进一步的保证?你是否有……
  伯恩斯:关于第二个问题,那的确是该由中国和台湾领导人来决定是否举行会晤的问题。
  关于头一个问题,我不会使用那个词,因为我认为美国一直在同中国政府直截了当和坦率地讨论那个问题。今年夏天,我们曾多次谈到这类问题。我们重申美国在这个地区奉行的政策是以一个中国为依据的。我认为在10月24日的首脑会晤时没有必要花很长时间深入讨论这个问题,虽然我确信会提出这个问题。
  问:我可以接着提吗?具体他说,江主席在一次访谈中说,在美国决定让李登辉访美之前一星期,国务卿克里斯托弗——显然是对这里的中国使节——说,让李登辉访美是违背三个联合公报的精神的。
  我对你提出的问题是:国务院或国务卿本人在美国宣布(让李登辉访美)之前是否向这里的中国使节做出这种保证或说过这样的话?
  答:嗯,曾经同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使节(当他还在这里的时候)多次讨论这个问题。
  我无法——我记不起在那些会晤中谈话的所有情况,但是我可以说:我们公开地、详说地讨论了这个问题。我们同中国政府非常详尽地讨论了这个问题。中国政府了解我们的立场,了解事情的真相。
  我们重申过。你们知道,三四个月来,我们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把我们对发签证和台湾问题以及我对中国问题的立场说得一清二楚。
  我们奉行的是一个中国的政策。我们奉行的不是一中一台的政策。在美中关系上,关于这一点的确不存在什么神秘莫测的事情。当两国的总统和主席会晤时,我相信他们将好好地交谈,回顾过去几个月的历史。但是他们的确无须再在这个问题上作过多的说明。
  问:尼克,中国主席说,在宣布(李登辉访美)之前一周,国务卿对他或对中国方面说,这种访问将违背三个联合公报精神。这是否属实?
  答:我想,你知道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在其他场合提出也许是合适的,但是现在提出肯定是不合适的。我们一向认为江主席在公开场合讲话时是非常直率的,我相信他在私下讲话时也是如此。但是你们知道,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时间已经够长的了。让我们别再提了吧。让我们着手为中美关系办实事。我们两国应当建立良好和稳定的关系,应该讨论这种关系中的真正重要的问题,那些将是关系列美国和中国进入下世纪的前途的问题。
  问:尼克,你能证实国务卿的确曾对中国大使说过那番话吗?
  答:不能。既然我们将继续谈这个问题,那就让我再回过头吧,我不能证实私下……我不能证实我们私下同中国人讨论时所作出的内容。在那个问题上,我无可奉告。在发签证之前和之后,我们在同中国人会晤时谈了许多事情,而有些事情没有提到。我不准备谈《新闻周刊》刊登的报道中所说的任何问题。坦率他说,我对这样做并不感兴趣。我是说,让我们着手为美中关系办实事。
  问:我有否接着再提个问题。4月17日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在纽约会晤中国外长钱其琛。
  据说当时美国一家重要报纸在非常显著的位置刊登一则消息说,国务卿对钱先生说,他亲自就这种情况征求了意见,找了一些国会议员,但是他得到的回答是:想阻止李登辉访问美国“那是办不到的”。这是否属实?在国务卿和钱先生4月17日会晤时是否确实传出这样的消息?
  答:好吧,现在就让我对卡罗尔破一次例吧(笑声)。我之所以要就这个问题说几句是因为我参加了那次会晤,并且记得他们谈话的具体内容。4月17日在纽约会晤时,国务卿的确向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表明,美国国会主张给李登辉发签证的情绪非常强烈。这就是那一天谈话的非常个体的内容。
  问:尼克,国务卿本人公开说,他也许没有把这一点对饯外长说得足够清楚。
  答:我记不得那番话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美国的外交是不诚实和不负责任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