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问题的葯方

作者:政治类

  关于中国的人口政策问题,美国及少数几个西方国家(包括梵帝冈)一直咬住不放,大加攻击,克林顿夫人希拉里借出席北京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的机会,又一次指责中国,认为我国的妇女不能拥有自由地决定要几个孩子及要孩子的间隔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则和人权是紧密相连的。
  在北京流传这样一个故事:布什就任美国总统后来中国访问,他受到了邓小平先生的接见。两人在交谈时布什又一次对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予以质疑和不满。邓小平思索了一会儿说:“我们可以接受你们的意见,但如此一来,中国每年将会多出生至少2300万人口,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对于中国来说确实已不胜负担——你们美国可否增加中国的2300万移民配额呢?哪怕一半也行。”布什当时被这个建议惊呆了,他把手伸进裤兜飞快的掐了一下,用力微笑说:“下面我想谈谈两国的文化交流问题……”
  虽然近似于一个幽默,但至少道出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在中国,如果不进行计划生育,或者说,如果不把计划生育当成一项基本的、长期的国策,其后果显然是灾难性的——不仅对中国如此,对整个世界都是如此。澳大利亚前总理弗雷泽指出,在这个问题(中国的人口政策)上,美国无权指责中国,事实上,“人们应该感谢中国的人口政策。”弗雷泽在批判美国的所作所为时鞭辟入里地剖析道:“……美国相信自己永远正确,反对她的总是错。
  美国总是将自己的观点附以道德色彩,经常给反对观点带上非道德标签。”公理总是存在的,作为一个正直的、有战略眼光的政治家,弗雷泽在西方世界的仇华声浪中能坚持自己的观点并公诸于世,确实值得我们敬佩。
  应当历史地、理智地、前瞻地来看待和分析中国的人口政策。不能把“妇人之见”捧作圭皋。
  有必要引进“人口异化”这一概念:生育本来是一件神圣美好、天经地义的事情,它可以延续我们的生命,使人类文明得以保存和发展。但是,人口爆炸将使地球变得拥挤不堪,入不敷出——这是人们公知的道理。具体化到中国,庞大的十二亿人口对于资源本不丰富、耕地日趋减少的国家来说已经是一个相当可怕的现实,“人多,干劲大,好办事”是一回事,但请想想二十亿或二十五亿人口的中国将会呈现怎样的局面——饥荒、贫困、乞讨、瘟疫、内争——这些现象难道不会出现吗?生下孩子,但无法使其温饱,不能使其受到良好的教育,这样,中国就没有未来可言,世界的未来也将因此而变得黯淡和极度苦闷。到那时,美国每年不得不接受中国的难民恐怕远不止2300万这个数目。
  在中国的农村及边远地区,还有不少家庭囿于传统心态,信奉“多子多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生育观,我们的政府为改变这种现象所做的工作不可谓不多。在多种国际场合,中国领导人一直在强调“人民的发展权利”,急速的、无节制的人口增长肯定会使整个民族的发展成为泡影,而且还极有可能使历史倒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西方的那些人权斗士们为什么对此视而不见。如果不是浅薄、偏见、自以为是,就是别有用心。
  我们可以提出这样一个假设,让美国政府及美国国会来接手中国的全部事务——他们对中国人口将会采取哪些对策?也许一开始他们会发表演讲,他们会告诉每一个家庭,要几个孩产,何时要孩子,这都是你们的权利,这就是最基本的人权,请放心大胆地繁衍吧。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了——所谓站着讲话腰不疼也。超越具体的现实,大规历史发展的阶段性,不根据国民性的历史心理积淀来分析问题并提出正确的有时会痛苦的对策,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至于前一段时间被西方国家喧染得极其可怖的“孤儿院——死亡屋”事件,有证据认为这是一桩针对中国政府的彻头彻尾的阴谋。美国及英国的一些新闻媒介根据一位“来自中国某福利院的医生”的说法,大胆假设,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认真求证,便开动机器、作足文章,并得出了“中国政府故意让那些孤儿在得不到救助的恶劣环境中丧生”的结论。
  起码,中国的绝大多数心智正常的人对这种结论会嗤之以鼻。
  难道确确实实是中国政府灭绝的人性,并且瞒天过海、非常秘密地执行一项成批杀害孤儿的计划,或者说,这也是中国的“人口政策”之一?
  我们通过探访北京、青岛、兰州、义乌等地的孤儿院所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发现,《纽约时报》及英国某电视台等的报道完全歪曲了中国的现实。这种歪曲和诬蔑已经到了十分不要脸的地步,其目的就是想在世人面前把中国描绘成一个“邪恶的魔鬼的帝国”,并且永久地把中国孤立于世界之外。
  在青岛的一家孤儿院里,钢琴、电子琴及孩子们的各种玩具琳琅满目。两个孩子抢着为我们弹奏钢琴,其他孩子随着歌声咿咿呀呀地唱歌——这样的情景为何英国的电视台没有拍到?
  兰州的孤儿院是一幢精致的二层楼房。在我们到达时,孩子们正在吃下午点心,水饺、蛋糕、香蕉……每人一份。这种画面,《纽约时报》是绝对不肯慷慨着墨的。
  原因只有一点,所谓的西方新闻自由,已经渐渐地被猎奇的自由、想象的自由、偏见的自由及歹毒的仇化心理所充斥。中国首先是邪恶和残暴的——然后再设法证明这一点,这就是他们一贯的行事方式。
  对于这种已经极大地刺痛了中国人的心灵的、给一个民族造成了极大的精神损伤的谣言,我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借鉴一下李光耀的做法,理直气壮地去起诉他们。可以向中国的法庭提起诉讼,也可以向美、英法庭呈诉状。我们不能丧失在国际社会表明自己的观点、阐述自己立场的勇气——同时,应该让更多的西方人走进我们的孤儿院,去与我们的孩子交谈。
  条件只有一个,别带着恶意进去。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每一个行业,每一个领域,中国外国概莫能外,都可能存在着渎职或责任心不强的现象,如果因此而造成后果,应就事论事,以个案办理。比如说,如果哪家孤儿院因工作人员玩忽职守,对儿童带来伤害和死亡的后果,就不能把屎盆子扣到整个国家头上。前些时候,苏格兰发生的一起成年人持枪打死十几个儿童事件,英国电视台也没有直接把帐算在梅杰政府的头上;美国每年那么多例的持枪杀人案,是否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美国法律允许私人购买枪枝弹葯,所以那些死于枪口的无辜者是美国政府故意的有预谋的杀害行为——这样的推理你们愿意让其成立吗?
  控制人口,是为了使每一个降临于世的生命都具有这样的可能:她不因饥馑而转辗呼号,不因缺少教育而被现代文明所摒弃;她应能在身心的各个方面得到全面的、长足的发展并对人类的和平与繁荣有所贡献。与此相应,我们倒要劝告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让自由女神手上的火炬洞烛一下你们自己国土上的丑陋的、违反人类发展规律的种种现象——自由女神不是一个骂街泼妇——让她换一个姿势,坐下来,闭起眼睛想一想——不要只注意别人眼中的刺,不知道自己眼中的梁木……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人口问题的葯方》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