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自恋性极端利已主义

作者:政治类

  “自恋性极端利己主义”是医学上的一个名词。似乎是指那种对人好时万般柔情,极尽呵护之能事,而一旦翻脸又变得凶残冷酷、犹如禽兽的异常表现。据说,无罪开释的辛普森就犯的这种病。辛普森曾在过去的岁月里,无数次毒打老婆及他所爱过又要离他而去的女人。近日离他而去的芭比莉小姐慑于这样的威胁,终日不敢离家人半步。
  “自恋性”这样的症状发生在现代美国人身上是不足为奇的。美国文化中追求自我解放、祟尚自我创造的因子,因几个世纪的动作和积淀,连同这个国家在经济、军事上的强大,一起膨胀起来。冷战结束后,美国政治战略表象上的成功和由此而来的失落,使美国文化的个人主义更加导向没有根基的虚幻;导致了美国人的过分崇拜意识。个人价值异乎寻常的高于社会价值。不受家庭束缚、免遭其它群体羁绊、不屈从于他人愿望、完全自立自主的个人被认为拥有最大限度的创造力。事业上的成功被片面地理解为完全是个人的动作。内心的善良和对美好事物的渴望得到了固执的维护和隐匿而不是开释。他们确信别人是无法理解自己的,好莱坞电影里的英雄总是单独的。就说明了美国人这种虚幻的自我崇拜导致的道德上的孤立。在这儿,美德成为个人的魅力,与孤立、反社会的英雄合为一体,英雄也因为彻底拒绝加入人群,而反衬了自我道德的高尚。追求个性的独一无二,以致使人永远无法与社会属同。精神深处的孤独迫使他们更深地走向自我的内核并把它随意地张扬出来。这时的张扬并非渴求理解而是释放和渲泄,于是你便看到了残缺的个人制造了一种由暴力、性犯罪、同性恋、吸毒与政治、摇滚乐、环境问题、金钱至上、功利原则同构的美国社会。
  “自恋性”与美国文化多年的膨胀,排斥、阉割、同化弱势的异质文化所形成的严重的西方中心论不无关系。表现在国家肌体上就是所谓的制度优越论。中国人最有体会的论调就是现代化即西化。与西方文化中心论相同,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强大经济、政治实力,认为西方文化、价值观念和西方物质文明才是现代化的标志。致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或主动或被动地接受这一观念,在自身传统文化受到摧残之后,在政治、经济上处于西方的控制之下。而亚洲的崛起,古老的东方文明与现代物质文明碰撞产生并逐渐形成的亚洲现代经济文化模式,无疑对于这种“自恋性”是个很好的打击。
  “自恋”的美国当然一时难以接受。正如他们自己人奈斯比特所说的:“这种接受犹如当初接受地球是圆的这一事实一样意义深远。”他所说的“意义深远”中有哪些“意义”我不太清楚(也可能他不敢正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东方文明的复兴以及由此焕发出的凝聚了几千年的能量,对于一向自认优越的美国人乃至他们文化中浓重的“自恋情绪”带来的震动和冲击是必然而且强大的。
  不接受并不意味着不予理睬,接受也并不表明是真诚的握手合作,“自恋”的美国为了能够保证自己“自恋”下去,便开始频频插手亚洲事务,让亚洲国家相互制肘,干涉这儿的国家内政,企图以此来延缓甚至消亡亚洲的崛起。中国必然首先成为他们的目标。
  于是这又暴露出美国文化中与“自恋”相承的“极端利已主义”特性。“利己主义”本身就不好,更何况是“极端”的。如果说“利己主义”是指尽一切可能改变一切困素使自己获得最大利益的话,还能让人接受;而“极端利已主义”则含有某种要伤害别人利益的偏执和疯狂了。美国在插手世界事务时,有个叫得很响的借口就是维护“全球利益”。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句话应该是“全球的美国的利益”。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所维护的正是这个“全球的美国的利益”。动不动拿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维护的并不是所谓的人权,还是这个“全球的美国的利益”。
  “自恋性极端利已主义”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可以有心理医生或者精神病院来治疗。出现在一个国家,一个拥有最多核武器的国家身上,便意味着威胁和潜在的疯狂,便意味着各种各样的侵略。
  这是世人应该警惕的。包括美国人本身。在这种病症还没有发作之前,加以抵制、诱导和改变,而不是一味的屈服和顺从。顺从只能助长它的气焰。
  所幸的是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还要迈出第二步、第三步;所幸的是美国的西方盟友,也正以这样、那样的方式提醒着美国;所幸的是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正越来越紧密地联合起来,分化、抵抗霸权主义所造成的威胁和伤害。最近联合国人权会议在否决以美国为首提出的反华决议案之后热烈而持久的掌声就很能说明问题。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美国的自恋性极端利已主义》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