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院事件”——美国人自己说不

作者:政治类

  致编辑:
  关于《中国人否认虐待孤儿院里的孤儿》一文(注:指《纽约时报》1月刊出的文章)。
  毫无疑问,上海孤儿院摆出最佳面貌让外国记者看,以驳斥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的指责,该组织指控在中国一些儿童被故意饿死。
  但我也认为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儿童福利院院长韩伟城(音译)的解释是可信的,1989年他照顾的孤儿中有多人死了,因为“那年很冷,我们没有电”。
  我虽然经常在本栏目中批评中国的不道德行为,但我认为说什么政府的政策故意饿死儿童,以使弃儿人数减到最低的说法是难以置信的。
  即使如罗森塔尔在1月8日专栏文章中认为的那样容忍共产党人的冷酷无情,因缺乏资金和设施造成的错误和疏忽也不应该看成是官方的计划。
  拿出中国刊登在贵报1月6日新闻报道中的图片,以及英国广播公司电视台节目连续播出的镜头,并不比1月10日在黄金时间直播节目中播出的美国国营收容所中弱智者受到虐待的画面更今我感到震惊。
  如果中国的宣传机构下结论说,美国的这些虐待事件是美国政府批准的政策,那将如何呢?
                            蒂英西·通
                               纽约
                           1996年1月10日
  致编辑:
  关于贵报1月9日的新闻报道和罗森塔尔1月8日有关中国孤儿的专栏文章。
  罗森塔尔先生的争论文章是根据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写的,而人权组织的报告宣称,那些儿童是被故意饿死的,贵报的报道说该说法不能得到独立的证实。这不是很成问题吗?
  除了报道指责的之外,还有什么原因使中国儿童遭到抛弃和死亡呢?
  许多死在孤儿院里的儿童,到那里时就已经患有重病、残废和营养不良。在些孩子的父母通常是中国自由市场经济中的失效者。由于医疗费用要个人承担,因此穷人不可能为这些孩子提供必要的治疗。
  家庭连最起码的医疗都负担不起,就会遗弃孩子,寄期望于国家来拯救。到这个时候,许多孩子已经太虚弱,活不成了。
  我希望罗森塔尔先生在使用孩子们的痛苦作为其地缘政治斗争工具之前,考虑这种“证据确凿”的报道。
                            马修·科尔曼
                          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
                            1996年1月11日
  致编辑:
  关于贵报1月6日和9日就人权观察组织有关中国孤儿院的报告刊登的儿篇新闻报道。
  我是一个将要领养一名中国女婴的母亲,我花了数百小时研究收养中国孩子的问题,同已经收养中国孩子的父母及一些社会工作者和社会机构交谈。
  我认为,中国政府和孤儿院的保育人员都尽可能地努力工作,来照顾数以千计的这些弃婴,并且为那些能够为孩子提供爱和家庭温暖的美国人尽快领养到弃婴提供便利。
  我恳请你们再调查一下,不要让美国公众因对耸人听闻的消息的兴趣而严重影响这些孩子的长远幸福和那些想领养孩子的父母们的梦想。
                            艾利斯·贾丁
                         马萨诸赛州坎布里奇
                            1996年1月10日
  上面是美国《纽约时报》1月15日刊发的三封读者来信。值得指出的是,这三封读者来信在译成中文时没有进行任何文字上的改动,完全是美国读者原汁原味的信件。
  1996年1月,美国《纽约时报》曾经发表过连续性的新闻报道,报道中让人觉得十分幼稚地强调说,是中国政府的政策故意让孤儿院里收养的孤儿饿死。在此之前的1995年6月,英国广播公司也播出过题为《死神笼罩下的孤儿院》的电视节目,这个电视节目也十分耸人听闻地声称,中国政府故意饿死孤儿院里的儿童。
  这三位美国读者的来信,对于《纽约时报》和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来说,恰巧是致命的一击。
  这三位美国普通老百姓的来信说明了什么呢?
  一、艾利斯·贾丁在无意之间道出了美国新闻界一向喜欢耸人听闻的习性。美国的报纸为了生存,而记者为了一夜之间成名,刊出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已经成为了一种恶习。任何一位略有些头脑的中国人都不会相信,自己的政府会制定出故意让孤儿院儿童饿死的计划,美国人的这种报道跟天外奇谭根本没有什么两样。孤儿院内对儿童照顾不周的事情或许会偶尔发生,但是美国人必须记住,中国政府并不是希特勒政府,中国孤儿也不是当年二次大战中受到迫害的犹太人。记得当年欣克利刺杀里根总统时曾经说过,这样做会使他一夜之间闻名全国。很有可能,《纽约时报》的这位记者也有同样的阴暗心理。不过,也只能是丑名远扬了。
  二、蒂莫西·通相当坦率地揭出了美国的“家丑”:美国国营收容所倒是存在着对弱智者虐待的现象。
  放心,中国人不会得出结论说。美国国会制定了一项故意虐待全国收容所里的弱智者的政策。也不会说洛杉矾警察局制定的政策就是毒打黑人平民。
  三、《纽约时报》自己也承认。人权观察组织关于中国儿童被饿死的说法无法得到证实。
  《纽约时报》也不是美国超级市场入口处到处散发的无聊小报,既然刊发这些无法得到证实的消息,那也只能说《纽约时报》这样做无异于自甘下流。
  四、马修·科尔曼总算说句公道话,儿童的痛苦不要被用来作为地缘政治斗争的工具。
  中国人应当告诉美国人,中国人曾经抚养过当年侵华日军的遗孤,污蔑这样一个宽容的民族实际上是非常卑鄙下流的。中国的孤儿院并不需要美国人这种假惺惺的关心,中国人再穷再苦也能养活这些孤儿。美国人如果真的很关心儿童,倒是应当去关心那些在越南战争中丧生在美军“地毯式”密集轰炸下的儿童,去关心那些海湾战争中的伊拉克儿童的人权。
  还是那位美国读者说得一针见血,请不要把儿童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如果美国人果真那样悲天悯人的话。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孤儿院事件”——美国人自己说不》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