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反而将中国导入了更大的国际合作环境

作者:政治类


  1.遏制中国将使美国最终不得不退出亚洲

  时下的美国,就像一位工作了一辈子的老工人突然间让他退休一样,心理上根本无法适应拔剑四顾无敌手的局面。美国人潜意识里就在寻找这样一位对手。欧洲人和日本人虽然也不时与它争吵得不可开交,但是毕竟都还属于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因此也只有经济上迅速发展的中国变成了美国人的潜在对手。
  中国人有句话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的发展恰恰应证了这句老话。二十世纪可以说是美国在全球的极力扩张达到顶峰也开始步入衰退的世纪。现代美国社会的虚假繁荣,实际上是建立在人均负债两万美元的基础之上的。这种情形就像房屋的地基建造在沙滩上一样,一旦海水涌来就会在顷刻间倒塌。谁也不能否认美国至今仍然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然而美国人自己也痛苦地发现,这个国家在世界经济体系当中所占的份量一天天在下降。相比之下,昔日贫穷落后的中国如今已发展成为了全球一支不容小觑的经济力量。
  尽管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远远没有赶上美国,但是美国人却已经对这个国家被唤醒的潜力产生了恐惧感。
  “遏制政策”一词原本出自于当年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外交官乔治·布坎南向美国政府提出的一份报告,是美苏冷战时代的产物。但是对于至今头脑仍停留在冷战时期的美国人来说,最担心的是一个经济上不断发展、军事实力日渐增强的中国或早或晚都会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在这种情况下,抢先一步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遏制中国的发展就成为美国人必然的选择。
  为了对中国进行遏制,美国人首先从政治上孤立中国,在亚洲散布“中国威胁论”,联合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形成一个包围圈。与此同时,在美国人看来,遏制中国强大的最好办法莫过于让中国陷入分裂状态,这样就没有精力顾及到经济上的发展。美国人声称“西藏是一个主权国家”,国会甚至通过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向西藏派驻特使,这与50年代时中央情报局特工人员训练西藏叛乱分子,为叛乱分子提供武器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做法,目的就是要在中国西藏地区制造不稳定。如果回顾一下历史,我们就会发现,当年苏联也正是采用同样的手法,鼓励外蒙主要求独立,然后在事实上把外蒙古变成了苏联的附属国,使中国从此失去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的。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人之所以打破许多年来的惯例,允许李登辉访问美国,派遣航空母舰到台湾海峡。乃致于通过“武装保卫台湾”的议案、实际上都在于或明或暗地支持台湾独立的权力。
  经济也是美国人遏制中国的手段,无论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还是最惠国待遇,美国人都在这些问题上与中国反复纠缠。硬是要求中国以发达国家身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其目的就是要打开中国更多的市场。让中国的民族工业在进口商品的冲击下大批地破产倒闭。
  当中国的经济陷于混乱状态的时候。美国人也就用不着担心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也就保住了美国的经济霸主地位。
  面对这种毫不掩饰的遏制中国政策,我们中国人应当怎么办?应当坦率地说,中国人现在最需要做的仍然是埋头发展自己的经济。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目前对美国的贸易需要可能大于美国对中国的需要。但是中国人早就向世界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有能力发展好经济的民族,只要中国目前的经济持续发展下去,中国就完全能够在下个世纪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力量。现实的力量是无情的,它胜过一切的辩论和谈判。美国人其实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他们只能暂时地阻挡中国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却绝不可能永远把中国排除在世界贸易组织之外。任何一个国家也阻挡不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中国人现在完全可以不再参加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让世界贸易组织好好思考到底需不需要中国加入这个问题,想通了再进行谈判。美国人在经济上遏制中国。中国人同样也可以反过来遏制美国。你们对中国实行贸易制裁之日,也就是中国公布对美国商品制裁清单之日。你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办事,中国人也同样可以按着自己的规则行事。如果美国继续采取遏制中国的政策,处处为中国的发展设置障碍。与中国为敌,那么美国在失去中国的同时,是否还能在亚洲站稳脚跟呢?
  今天的亚洲国家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唯美国之命是认。美国人在亚洲扩张的历史已让亚洲国家看清了美国人是怎样副嘴脸。不论美国人如何标榜自己对亚洲和平作出过多大贡献。
  亚洲人都很明白美国人所做的,就是在亚洲发动了两次侵略战争。而且这两场闹剧到头来都是以美国人自讨无趣地带着深重的运尸袋退出战场结束的。美国人可以在亚洲煽风点火。然后脚底抹油地溜走,但是亚洲国家却仍然要留下来和中国继续相处。

  2.卡别人的脖子、喘不过气来的可能是自已

  现在让我们退一万步想象一下,如果中国退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那么情形又会怎么样?
  中国毫无疑问需要发展对外贸易,需要自己的外贸人员绞尽脑汁地向世界推销中国的产品。中国的经济,在经过十多年的开放之后,已经越来越与我们周围的世界密不可分了。
  然而,这也并不是说,中国对于我们这个世界的需要是单方面的,这个世界也同样需要中国。
  不久以前中国领导人对法国的访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法国空中客车公司老板在拿到中国人的订货合同时欣喜若狂的心情。由于受到经济不景气的打击,这家法国公司这两年可以说一直在苦苦地挣扎着求生。这家公司1995年不仅没有任何盈利,而且亏损1.95亿美元。可以毫不夸张他说,中国的这份订货合同就等于是保住了许多法国人赖以为生的工作机会。
  谁都知道,美国波音飞机公司10多年来一直是中国飞机市场的主要供应者,占据着中国飞机市场70%以上的份额。在美国人看来,中国人购买他们的波音飞机似乎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现在中国人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美国人:世界上并不仅仅是美国波音公司在生产飞机,当美国政府把贸易大棒挥向中国的时候,中国人还有别的选择。世界贸易组织在美国人的操纵下可以拒绝中国人的加入,但是却不能阻止中国与其他国家进行双边贸易。中国的市场,是向一切愿意平等地进行贸易往来的国家开放着的,同时这个市场也可以对任何试图压制中国经济发展的国家关上它的大门。
  很难相信,一个没有中国参加的世界贸易组织能够真正有资格被称为是世界性的组织。
  美国人可以拒绝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是中国也完全可以自由地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耗资10多亿美元的飞机合同是全体中国人的血汗钱,根本没有必要交给一个处处为中国人的发展设置障碍的外国政府。
  法国人现在已经后悔了,因为四年以前他们为了一点眼前的利益而违背了“一个中国”政策的诺言,向台湾出售60架“幻影”式战斗机。法国人也许没有料到中国人会那样毫不客气地要求他们关闭在广州的领事馆。而且在这以后的几年当中,法国人一直很难得到中国人的信任,也很难再在中国市场拿到数额巨大的订单。在中国这个发展迅速的市场上,法国人已经尝到了当年短浅的眼光给他们带来的后果。四年以前发生的不愉快已经教训了法国人,他们开始明白这样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中国是当今世界上发展潜力巨大的市场,要在这样一个市场更好地进行贸易往来,就必须用平等和尊重的态度来和中国人打交道。
  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当中,美国人之所以要竭力压制中国使其作出让步,其实就是为了占据中国更多的市场份额。然而美国人却没有能够意识到这一点,那就是这佯做的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中国人绝不会拿自己不发达的民族工业去做交易,美国人对中国进行压制只能促使中国失去对他们的尊重,他们的产品只能是更难进入中国市场。
  台湾每年都要花费数以百万计的美元去聘请美国国会游说团体,为的是能够影响到美国国会议员的决策。但是中国根本用不着花这笔钱。中国一项大额订货合同给予或者不给予美国公司,这本身就足以让那些心急火燎的美国企业界人士去充当免费的说客,对于那些妄自尊大、思想还停留在几十年以前的美国议员们来说,也只有来自本国大企业老板们的呼救声才会给他们上最好的一课。美国波音飞机公司就一直在这样做。中国的航空市场在今后的10年当中将要购买大约800架民用飞机,到底这些飞机的订单交给谁,这个问题应当让美国人自己去考虑。同样的,中国批准哪家公司在这个国家设立合资汽车公司,这个问题也可以交给美国人自己去考虑。

  3.极端民族主义不可取,但民族主义还是要的

  如果说中国10多亿人口在历经了种种磨难之后能够过上现在的生活是一种奇迹的话,那么中国人也同样有能力实现下一个奇迹,那就是使中国人过上较为富裕的生活。法国一位很有远见的法兰西学院院土曾经在他亲自撰写的《当中国觉醒之时》一书中这样说过:“当中国的12亿人口动起来的时候(现在他们已经动起来了),这个世界就变了。”不管美国人愿意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也不管他们在意识到这种情况时如何本能地采取行动来压制中国,中国人现在都已经真正地觉醒过来了。在21世纪朦胧的晨曦之中,一个经济蓬勃发展、军事上强大而且政治上更有信心的大国轮廓,现在已经初步显现出来了。而且可以大胆地预言,即使美国能够阻挠中国的加入世贸组织谈判于一时,中国也终将会有一天强大到世界贸易组织不得不主动地承认它。
  1995年快要过去的时候,北京的大街小巷忽然流传起市政当局将对新购置的公私车辆增收牌照税的传闻。一时间,北京的各个汽车交易市场都挤满了急急匆匆地拎着满满当当的钱包前来选车的市民们。一些单位的看门人开始注意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单位的空地上出现了门窗上挂着大大小小、花花绿绿饰物的小汽车。不用说,这些汽车是私人的。
  今年春节,作者给附近的朋友们打电话贺岁,一位多日不见的朋友在长长的电话线那头显得颇为兴奋,大声地告诉作者他们夫妇两人将随着旅行团,去新马泰旅游的消息。上海市一家旅行社的老总一见面就叹起苦经,他根本没有料到报名参加旅行团去东南亚旅游的人会出现爆满的景象,以致于没有想到早应该为自己的朋友多保留一些名额。
  早年间,只记得中国人常常用好奇而又羡慕的眼光看着那些相同或不同肤色的人们从开着冷气的旅行车里走出来,鱼贯进入各地大大小小的友谊商店的场面。那时节,这些身着不同服装、胸前挂着相机的人们在中国人眼里差不多与天外来客一样神秘,而现在有些中国人也开始跨出国门了。
  不久前,作者曾经与当年在大学里执教过的一位美国教授通过电话,无意间聊到北京出现的“购车热”。这位美国人感慨万分地说,这在他执教于中国的年代里是没有料想到的事情。
  其实,我们当年又何尝不是如此。
  有人说,十九世纪是中国人屈辱的世纪。二十世纪是中国人饱尝人世间一切艰难困苦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呢?
  有人说,十九世纪是英国人的世纪。二十世纪是美国人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呢?
  也有人说,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人重新走向辉煌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将是一个属于中国人的世纪。人们已经意识到:只要这种社会的变化持续下去,下一代中国人就完全有可能生活在一个世界上经济最繁荣的国度里。
  问题的实质是在于,中国人将以什么样的姿态度过新世纪的太阳升起之前所必然要经历的一段艰难时光?
  应当说,历史的发展给予每个民族的机会都是均等的。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国,中国具备很多优越的条件,而现在最缺乏的则是经济实力和国民坚强的意志力。
  可是,漫步在中国的街头,总是时时感觉到中国人不自信的地方。北京的一座立交桥旁气宇轩昂地树立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广告词是:“毗邻亚运村,中国之长岛。”上海很有魄力地开发浦东,提出要使上海变成亚洲的又一个金融中心,打算建设一个金融发展区。本来是很激动人心的计划,也非要把它称为“东方曼哈顿”。让金融机构重新迁入上海外滩,力图使外滩发展成上海的金融中心,也非要称之为“上海的华尔街”。
  明明是花费了巨额广告费用的中国白酒,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后面播出时,也硬要来上一句:“xx酒,中国人的xo”。任何事情,仿佛只要沾上外国,就变得高贵了许多,这可以说是中国社会眼下的怪圈。甚至连卖香烟的老太太,也在摊位上打出一辆印有外国香烟标识的阳伞,似乎这样做就很自然地得到了顾客盈门的保证一样。
  对于这些缺乏国民意识的行为,中国人应当引起高度重视。这样做,并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与美国毗邻的加拿大,虽然使用的是同一种语言,但加拿大人也很注意维护自己的民族文化。加拿大政府规定,加拿大电台如果播放美国歌曲,播出者必须向演奏者和制作公司支付版税。即使是在酒吧和餐厅里播放美国音乐,也要支付版税。政府用这笔钱建立基金会,支持加拿大的演奏者和音乐制作公司。
  作者有一位朋友在法国留学,这位朋友的体会是,如果轻易对一位不相识的法国人讲英语,法国人很有可能根本不理睬你;法国政府对电视台的规定是60%的节目必须是地道的欧洲节目,刻意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法国人在关贸总协定的乌拉奎回合谈判里,对有关影视产品的争端中表现出的固执,也让美国人领教了法国人的厉害。在谈判中,法国自始至终反对将影视产品尤其是电影产品列为普通谈判项目,而是将影视称为“文化工业”,用意就是不让美国好莱坞占领国内市场。法国人的做法也引起了欧洲其他国家的响应,欧洲联盟更是发表声明,要求乌拉奎回会谈判在“目前和未来”对欧洲影视工业给予“特别待遇”。
  从统计数字也可以看出美国人在这一领域里的沙文主义嘴脸:1992年,美国出口到欧洲的影视产品总值为30亿美元,而欧洲输往美国的数字则仅为2.8亿美元。但是美国的代表仍然不依不挠地叫嚷“没有赚到足够的利润”,要求欧洲各国作出让步。自始至终,欧洲人都没有答应美国人的要求。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就曾经告诉过自己的国民,必须学会讲汉语,即使每个新加坡人都讲英语,西方人也不会把新加坡人看成是英国人或者美国人。一个民族必须有自己的民族语言,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
  在美国,有一群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被人们称为“abc”,他们有着中国人的外表,但是只能讲英语,思维方式也完全是美国式的。然而在美国白种人眼里他们仍旧是“中国人”,而华人社会则把他们看成是“美国人”。这些人首先面临的就是民族认同感上的危机,在社会上他们找不到自己的群体,而在心理上则又找寻不到皈依感。白人有白人的社会,华人有华人的社会,他们该属于哪个社会呢?
  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只有民族的每一分子都充分意识到必须具备强烈的民族抱负,并自觉地投身到本民族崛起的洪流中去的时候,这个民族才有可能受到历史的青睐。
  在非洲的土地上,生存着一种蚂蚁,这种蚂蚁在遇到河流阻断去路的时候,总是会齐心协力地抱成一团,横渡大小河流。湍急的河流常常会冲走并淹死一些不那么幸运的蚂蚁,然而这群蚂蚁最终还是到达了河流的对岸,奔向新的生存环境。一个有着强烈历史感和抱负的民族在遭遇到历史宿命考验的时候,需要的也同样是.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遏制反而将中国导入了更大的国际合作环境》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