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国要遏制中国,这将超出它的能力

作者:政治类

〔美〕基辛格

  在今年四月份的一次谈话中,美国副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就中美关系、亚太问题等发表了讲话,现将其谈话要点整理如下:

  关于中美关系

  我喜欢中国人民,70年代以前,我对中国一无所知,但此后我就一直研究中国文化,致力于中美关系的发展,并确实为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但这并不只是因为个人的好恶,因为我相信中美关系的发展附合两国的利益。现在两国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偏离了正常的轨道。我们认为应该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作为一个老人。我愿意回忆一些往事。早在70年代时,当时毛泽东是主席,邓小平是副总理。我和邓谈到我们中美两国都不有求于对方。毛泽东看了我的谈话记录,第二天接见我时,他称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说:我们若不想互相得到些什么,就没有必要见面了。实际上,我们是有共同利益的,都是因为时时方有所求才走到一起来的。《上海公报》的基本目的就是防止在东亚出现霸权主义。在维护亚洲的稳定方面,我们有共同利益,在许多问题上我们互相有所求。
  比如在台湾问题上,第一次与中国打交道时,中方就反复强调“一个中国”的立场。
  美国六任政府,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承认中国这一立场。台湾也一直没有声称要独立。
  但近来这方面出了问题。我认为,美国不应该改变立场,应该承认台湾是中国一个省。从中国方面来说,如果能表明不便用武力,对稳定形势会有好处。当然这只是表明中国的政治立场,并不表明中国在承担某种国际义务。美国在这方面不应该做任何事来鼓励台湾独立。我这个观点不只是在这儿说,在美国也这么说。美国应限制在台湾的官员级别.我们应该多对话。
  在我们建交的最初15年里,我们从来没谈中国的内政问题。我们主要谈如何协调对国际问题的看法。我从不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战略对手,对美国构成任何威胁。我们两国应协调对外政策,我对中国国防部长不能按期访美非常遗憾,我希望双方重新安排这次访问,如果他能访美。我愿意在纽约邀请他参加一个晚宴。
  现在中美间还在争吵另一个问题,即中国向巴基斯坦出售核技术。但这不是个大问题,而且照我看。可以以一个妥善的方式处理好这个问题。中国并不比我们笨。它当然知道如果它的周围国家中出现新的核国家,首先对它不利。所以,如果我们以美国有一个国内的法律为理由,要求中国服从我们的不扩散主张。那是对中国的一种诬辱。它决不会接受。但如果我们和中国就此进行平等的讨论,不需要我们教训中国,它会看到我们之间的共同利益。在此基础上,两国的专家再来讨论细节问题,这种争端就能解决。
  今年是美国非常困难的一年,因为美国人在竞选中并没表现出任何远见卓识。如果中美两国继续对抗,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都是一场灾难。所以我一向致力于中美友谊,愿意为它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我期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同中国军人会谈,以前我只是在一次晚宴中见过中国军人,其他就再也没有接触的机会了。

  关于美日安全联盟

  在中美关系打开僵局后的前十年中,中国一直是赞同美日双方保持共同防务的关系的,你们的领导人向我们明确表明,希望我们在亚太地区留下来,你们的领导人也鼓励日本继续与美国结盟。我想日本独立防务比美日共同防务对中国更不利。而现在我们正是采取了共同防务的方式。

  关于美国的战略思想

  不要认为美国有一套系统的完整的战略。其实,我们从来没有一个长期的战略方针,更没有一套完整的战略思想。这是因为我们不像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美国只有200年的历史,我们没有长城,没有侵略过别国,也没有遭到它国的侵略,所以并不能以战略的眼光来看世界。
  如果有人认为,美国的战略是要阻止在欧亚地区出现一个能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的大国,那么,我要说,没有力量能阻挡一个新的大国的崛起。美国如果想遏制中国,这将超出美国的能力,耗尽美国的财富。而且也没有国家站在我们这边。
  我认为,中国的军队如果向东南亚或者朝鲜挺进,那就会发现同美国处于敌对的状态。
  但是,你们不可能那样做,所以,你们不会构成对我们的威胁。当前,我把台湾问题放在一边不淡,因为这个问题很复杂。
  对俄国也是一样,美国并不想遏制俄国,只要俄国不把它的力量投送到边境之外,美国就不会认为俄国是美国的威胁。我在莫斯科的一次演讲中就提出:俄国的国内发展我们不干涉,但若向海外扩展,就成为战略问题了。现在的问题是,俄罗斯与你们不同,它是喜欢扩张的国家,而你们则不同。
  美国向何处去,今年美国大选后会有一场大辩论。我在去年5月美国保守派人士举行的一次晚宴上,讲到了上面这些观点,他们不喜欢。但我认为10年内会有变化,美国的政策最终会朝着我的观点靠拢,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关于今后10年内东亚形势

  今后日本将继续积极发展一支相当强大的军事力量,而且很可能拥有核能力。它正在中亚、东南亚等地广泛投资,事实上是在包围中国。目前朝鲜半岛的局势也很不稳定,它现在的状况绝对维持不了10年。俄罗斯未来肯定趋向民族主义,但其重点是放在欧洲还是亚洲还不一定,上个世纪它的重点是放在亚洲,后来放在了欧洲。而现在则很不稳定。印度正将实力向印度洋扩张。印尼也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国家。未来的亚太地区中国、日本、俄罗斯、印度将出现相互竞争的关系。
                             (潘星译)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如果美国要遏制中国,这将超出它的能力》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