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的觉醒

作者:政治类

  在这个千差万异的世界上,要做到不受干扰并不容易,以暴敛暴富而先发达起来的西方阵营,他们,总是怀着暖昧的心理对发展中国家指手划脚,言东道西。在充满殖民者腐朽气味的西方语境中,似乎他们的意愿就是上帝的旨意。
  绝非耸人听闻,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西方人都在设计着他们的阴谋,中国二字比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出现在中央情报局的报告书上。一些坚持西方至上立场的西方人士认为,通过金融、科技、市场的垄断和不断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一样可以达到殖民主义的目的。因此,他们一方面微笑着和我们进行着经济贸易,另一方面以西方文化进行渗透,试图改变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使我们放弃自己的准则和立场,过去和现在的许多事实说明,西方人和我们交往和进行贸易,从来就没有认真思考平等互利这个原则,他们认为,现代化就是西化,只有围绕西方行事才能步入现代社会。尤其是美国人,他们言必提到美国制度和标准,时刻不忘炫耀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甚至蛮横到要每一个国家走西方发展模式的地步。
  但是东方可以走这条路吗?我们略为考察一下西方的发家史:绅士的英国大约是靠卖鸦片起家,算起来是近代最大的毒枭;而自由美国是一个武器走私贩子,法国也做了不少海盗行径,德国和日本做了什么,大家都清楚。可以这么说,西方国家的整个原始资本积累时期,就是世界人民的大灾难时期。这一段路我们没法走。如果我见到美国那位一贯对中国噪舌的参议员多尔,我会对他说:请闭上你的尊口,中国的事务中国人知道该怎么做。
  的确如此,美国人说话越来越叫人烦。我相信每一个听到美国人蛮横话语的中国人,或者跟他们打过交道人的中国人,心里都会有这种想法。甚至约翰·奈斯比特,这位漫游东方并承认东方将成为下一个世纪的经济中心的美国人,他写了一本畅销书《亚洲大趋势》,他可谓是一个“西方忧患论”者,在以满嘴的殖民者话语论述了东方的成就之后,他告诫西方应该如何加紧与亚洲竞争,以维持西方在历史上的垄断地位,听起来仍是那样地刺耳。
  美国和它的西方盟邦,给发展中国家的每一分美钞经济援助,都无不塞进政治附加条件。
  他们从来都这样认为,受援国必须在按受美元的同时接受他们的种种无理要求。有钱,就可以而且应该左右世界的局势。这种霸道行径已经被诸多发展中国家识别。
  我们已经看到,一个国际经济一体化和多边贸易的时代已经到来。在这个时代,谁都不是永远的庄家,美国也不是。事实说明,当中国对美国开放市场以后,就有几十万美国白领阶层恢复就业,将来,还会更多。波音、通用、福特、摩托罗拉、微软、ibm、麦道等等公司,正迫切地进入中国市场。以期他们已经停滞的经济重新振作起来,而其它西方列国亦不例外.纷纷为扩展中国市场而奔忙,甚至为市场的占有额而发生争吵。在具体利益面前,西方人绝没有东方人的温良和谦,他们为中国潜在的数千亿美元的市场而勾心斗角。
  逐步迈向现代化的中国,人民已经觉醒,已经较充分地认识西方。十年前我们还会把每一个外国人称之为外宾,甚至给予他们某些特权。现在不同了,西方人在中国与中国公民一样,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而善良的中国人,也逐步学会和西方人打交道。我们开始拒绝购买他们的三流技术,限制他们在中国掠夺性的投资,毫不犹豫地制止他们把西方工业的和精神的垃圾拿到中国来。中国决不是西方梦想中的后殖民地。早在数年前,湖北的武汉人民做了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武汉的经济发展在我国大约处于中游,这个城市与我国众多城市一样,希望有大数额外资投入。武汉新建起来的电视发射塔在与黄鹤楼隔江相望的龟山上。
  当时号称亚洲第二,雄伟壮观。被武汉人民引以为骄傲。美国健牌公司相中了这个电视塔,几经谈判,购买下了塔身的广告权,于是,美国人在武汉电视塔上写下健牌的缩写字母。从此,那个电视塔形如一支巨大的健牌香烟,竖在武汉人民的心头上,看了是那么刺限,那么不舒服。原本足以引为骄做的建筑让武汉人感到耻,成为一块心头之病。时间不长,武汉人坐不住了。起先是武汉的学人发起讨论,主题是我们应不应该要这笔美钞,然后是武汉普通市民介入,他们认为,应该把这美国人的标记从电视塔上抹去,他们说,我们情愿全市人民每人每年拿出一块钱来,也不愿电视塔上有美国人的广告。以后的事实是。健牌从此在电视发射塔上消失了,武汉人把一块心头之病去除了。武汉人率先学会说不,这是中国民间的一种觉醒。
  八十年代美国的麦当劳及肯德基长驱直入,挟太平洋彼岸之风吹遍中国。当时有一件被外国人当作笑柄的事在北京发生:麦当劳是西式快餐厅,它相当于我们中国人的早点或面食店。一对北京青年居然在里面举行了婚礼,无知和盲目的崇外令人哭笑不得。但时隔不久,一位上海人来到北京东四,他专门选择在美国肯德基店的对面,开设了北京第一家中国快餐店:荣华鸡快餐店。这家快餐店从开设那天起,就把大量的顾客吸引过来,生意十分火爆。
  稍后,河南人也不甘落后,把他们取名为“红高梁”的快餐店开到北京,意慾与麦当劳一争天下。
  民间的觉醒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势必会成为中国的另一种声音。在中国人大代表督促下,中国政府下令禁止官员坐进口车就是一个例证。96年初,中国政府下令关闭国内所有的激光放映厅,以遏制西方色情文化对中国青少年的毒害。这也是在民众的敦促下由政府采取的断然措施。前不久,江苏省一位普通母亲含着泪水控诉了一家合资公司出售色情光盘对她的儿子造成毒害。这个时间,正是美国参众两院以保护知识产为名扬言要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之时,这里面是否有一些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西方人特别是美国人,一方面对中国横加指责,但他们的公司到中国来无视中国法律和民众利益的事例越来越多。近两年来,中国公民起诉西方公司的案例直线上升,仅北京一地,在过去的一年中就有数起全国有影响的诉讼。北京两位普通工人耗时数月,迫使日本一家公司为不实广告之举公开道歉认错。一位北京老人,也为美国公司出售的劣质心脏起博器愤而起诉。西方人抓住中国民众喜欢洋货的心理,一些公司见利忘义,甚至以为中国民众软弱。在产品质量、标准和售后服务上大打折扣;而向中国一些地方企业出售淘汰设备的事件,更是屡见不鲜。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今后西方人在与中国人做生意的过程中。必须老老实实。欺骗和掠夺再没有市场。这是我们要正告西方人的地方。
  西方人与我们打交道的过程中,还会使用一种伪诈,采取一种非对抗手段,在一片友好、伟大的赞扬声中,巧妙地把危害环境、影响生态的产业推向中国或者其它发展中国家。这种恶劣的行径也逐渐被中国知识阶层揭穿。“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羊绒!”这是意大利以生产羊绒男装闻名于世的杰尼亚时装公司总裁赞扬中国的一句话,但这句话在北京农学院陈济生教授的耳里,是那么的刺耳,并且引起他的震怒。意大利人喜欢中国的山羊绒,日本人爱吃由中国进口的山羊肉。陈济生教授愤怒他说,他们爱穿,爱吃,他们为什么自己不养?一个事实是,发达国家几乎都已经不养山羊,最重要的原因是养山羊会破坏生态环境。山羊适应性强,可以把植被啃光,树叶、树皮、甚至连草根都不拉下,这使得发达国家限制他们的农民养殖山羊。他们需要的羊绒及山羊肉都依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进口,所以,他们在得到羊绒和羊肉之时会这般赞美你,目的显而易见,用心昭然若揭。
  英国现今暴发的疯牛病,震撼欧盟和整个世界。欧盟各国纷纷抵制英国的牛类食品。中国是较早抵制进口英国牛的国家之一。早在1990年,由中国动植物检疫总所起草、由农业部批准的一份《关于严防牛海绵状脑病传入我国的通知》,明文禁止从英国进口牛类制品。
  但这是一次艰难的抵制,英国方面一边以优质牛品种为名鼓动中国地方进口其牛种,一边对抵制部门施加贸易压力,甚至以扶持中国农业为名鼓噪。他们最终没有得逞,中国进行了一次有效的防范。这个事例说明了西方国家心理的阴暗。以中国当时的检疫技术和手段,已经得出英国牛有疯牛病,比中国科技发达的英国,绝对不是检测不出来。由此可以看出,在和西方人打交道时。我们决不能放弃我们的原则,不然,会给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带来太大的损失。
  与西方人打交道,我们已经交了一个世纪的学费,这就足够了。余下的事情,是我们在谈判桌上平等地利益共享,我们可以把他们不合理的要求推回给他们,同时,告诉他们我们的立场和态度。这是一件如同喝茶一般正常的事情,但我们却付出了整整一个世纪,这个世纪我们付出太多了。
  但是,我们仍要警惕的是,西方决不会心甘情愿地放弃他们的霸主地位,他们总是会在经济以外寻找事端。美国已经别有用心鼓噪中国威胁论,以图在远东挑起争端,谋求更大规模的军事插足,这需要我们以及亚洲邻国的明察。美国人的军事干预从来就不做亏本的买卖,海湾战争的赢家只有一个,它就是美国。波黑再度给美国提供一个武器市场,习惯发战争财的美国,他们有这个传统,并且轻车路熟。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如没有世界军事争端,诸多候选人就无法在竞选中大作文章。卡特曾想从伊朗解救美军人质的军事行动中争取选票,卡特的不幸是那次行动失败了;里根把砝码压在星球大战上;而布什的海湾行动更加明显;现在的克林顿及多尔,都把运气放在台湾海峡上。美国这个号称自由民主的国家,它如果不树立敌人,似乎就没有了生活的目标。我们仍然可以发现,当他们“最后的敌人”前苏联解体以后,他们陷入迷茫,无法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今天,中国处于经济起飞阶段,在未来的20年中,经济将得到稳步快速的发展,成为中等发达国家。而中国的近邻,其它亚洲国家也会以骄人的成就崛起。东方的复兴使我们这个星球的经济中心偏移,后发达国家将以物美价廉的产品占领大部分市场。西方的市场资源会受到极大的遏制、萎缩。二十世纪未活跃的西方资本随着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的巨增,将不再是诱人的馅饼。而西方经济却进入了一个大的调整期,失业率空前高涨,国内问题暴露,矛盾重重,亚裔人才回流,甚至西方的高级人才也纷纷涌往东方。亚洲国家不再是为争夺投资而制定各种优惠政策,而是以优厚的条件吸引西方高级人才。
  随着西方神话的破灭,取而代之的是东方文明的复兴。为争夺市场,西方阵营磨擦加大,美国与欧盟发生不可弥补的裂痕,日本也准备在亚洲谋求更大的好处,中国已无可争辩地发挥一个大国的作用。也许,我们可以看到百年轮回的一个奇异现象,西方将再现本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西方资本一个可能的去处,那就是非洲。但非洲也将是一块觉醒的大陆,他们会不会任西方宰割,这看来不是一个未知数。
  诚然,在今天,我们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我们自己终将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用不着西方来指手划脚。包括海峡两岸的问题。香港、澳门和台湾回归祖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现代化的进程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历史的车轮毕竟是向前的。面对西方,他们的科技、投资我们需要,但也是他们的需要。更重要的是,我们不需要他们的附加条件,无论是政治的还是文化的。我们现在说不的声音还不够洪亮,但毕竟开始了,这是足以让我们心情舒畅的一件事。很好,我们扔给了西方人一个反思的机会,这是二十世纪最后日子里的一件东方式的圣诞礼物。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中国:民间的觉醒》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