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要最患国待遇,将来也不会给你这个待遇

作者:政治类

  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美国这个二战后暴发起来的新贵,是一个喜欢标新立异、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家伙。美国没有传统文化价值观,嘻皮士、朋克、极端个人主义代表了美国的总是短命的思想潮流。据说,美国开始搞足球联赛前,就准备扩大球门。如果真的这样实行的话,传统的足球价值观在美国就大打折扣。克林斯曼、马特乌斯、巴乔、桑切斯等等世界大球星的风采不再,因为一个扩大了的球门足以使美国的三流球星成为射门机器。美国就是这样来消解他人威权的。
  美国的商业贸易同样如此。美国的最惠国待遇猫匿着许多东西,而最根本一条,就是满足美国的霸权慾。自从1980年给予中国最惠国贸易待遇以后,美国就从来没有一天不试图用它来干涉中国内政,极尽歪曲、羞辱之能事。首先,美国将这个世界的国家划分一二三等。以富有和接受美国话语为第一等;二等为与美国亲近,并能制肘别国的国家或者地区;三等为保持独立尊严,不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国家。对于这后一等,美国即用这最惠贸易国条款来向对方加塞美国种种私货。以中国为例,美国两会在每年一度的贸易最惠国待遇的讨论会上,蛮横地加入美式的民主、人权条款,直至要中国放弃台湾和西藏。这种损害中国主权、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使贸易最惠国待遇里面的猫匿昭然若揭。
  中国完全可以不怕美国取消贸易最惠国待遇,中国有越来越多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的民众也决不会答应放弃领土主权来换取美国的区区美元。这是美国人应该看到的。
  假如我们不要美国的最惠国待遇,我们的经济改革和发展是否就无法进行了呢?从过去的美国经济制裁证明,并非如此。中国减少向美国市场出口,弊处是中国会减少美元收入,外向型企业受到相应的制约,减少一定就业机会,这是中国暂时必须克服也能够克服的困难。
  但这一点,美国和中国是对等的。而以中国目前投向美国市场的产品结构来看,则并不完全无利。中国目前出口美国市场的产品,多以资源类为主,农业、手工业产品出口美国仍占主要成份;另一种是,损害环境的工农业产品。从留住资源,保护环境的长远利益来看,倒未必是弊。
  相反,美国公司失去进入中国市场的良机,将使他的盟友和竞争对手在中国大获其利。
  他们在中国获得市场以后,即以中国为基地,将贸易扩展到中国周边国家,从而在整个亚洲市场上占有大量份额,这对美国公司不能不是一个重大打击。从目前的势态看,美国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也比他的伙伴略逊一筹。尤其是日本。在电子产品、汽车和工业设备上,日本和德国已经领先于美国;在通讯业上,爱立信与摩托罗拉平分秋色;美国在中国较有竞争优势的ibm、微软、ast、麦当劳、可口可乐等等公司,前景也并不明朗。如果美国继续对中国采取敌意政策。中国民众很可能会把购买力转向别国或者国内品牌。美国必须了解中国的文化和价值观。中国民众自觉抵制有敌意国家的产品是有传统的,如果中国政府还能胸怀大度地宽容美国人的话。
  白官还应该看到的一点是,在当今这个世界,独霸全球的梦想是实现不了的,即使是使用航空母舰和核弹。一个贸易条款的神威更是要大打折扣了。弄不好会让自己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白宫在对他国的虚张声势,指手划脚,任意指责的同时,美国的公司却忧虑重重,担心他们苦心经营打开的中国市场被白宫的政客们毁于一旦。美国的公司和民众如果不遏制白宫的随意性和虚荣心的话,他们受到的损伤将是最实质性的。
  美国人素来有自恋情绪,而白宫更有煽动国民歧视他国的传统。为了选票哗众取宠,夸大、歪曲事实,既伤害他国人民利益,也伤害本国人民的利益。白宫在今天应该意识到,玩弄相同的一种戏法,最好不要超过三次,不然观众会全部退场。贸易最惠国待遇这着棋也是如此。
  尼克松的《超越和平》可以看作是他献给美国的政策遗嘱。这位经历复杂的前总统在上帝频频召唤之时目光似乎更深远了。他就是这么认为的——不要再拿什么最惠国待遇去为难不可阻遏的中国了,也许,二三十年后,中国人会为到底要不要给美国最惠国待遇而争论不休呢。
  我相信报应。我深信会有那么一天——如果和解变得极不可能,我号召中国人民要记住仇恨!维护领导地位的方式是:制造争端,再去调停。但这是最拙劣的
  美国的国土在哪里?有时候我们不禁要问。这个问题又好像很清楚,美国在美洲大陆。
  但是,我们分明又看到满世界驻着美国兵,满大洋游弋着美国的军舰,而且年年都在美洲以外听得到美国的枪炮声。美国一惯喜欢私闯民宅,不请自到,没有乱子,他还会送上乱子。
  前总统布什有一个讲话很能够说明他们的心态。
  海湾战争之前,美军来到海湾地区,他们是来维护所谓海湾和平的,起码他们自己这么说。他们来到之后,给了伊拉克一个最后通谍,要求伊拉克立即从科威特退兵,否则,将向伊拉克宣战。伊拉克没有退兵。萨达姆强硬得可以,结果当然是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但布什说,当时伊拉克没有退兵,如果他们退了,将是一件非常令人尴尬的事。尴尬之处在于,美军继续留在海湾的理由将不充分。
  50年过去了,美国在日本还保留有军事基地。今天,日本人民反对美国驻军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甚至日本冲绳县地方官都不肯在美国军事基地的继续征用土地合同上签字,这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以民主和人权为准则的美国是否听到了日本人民的声音呢?想来是一定听到了,但他们为什么不滚回去?
  要保持在远东地区的军事实力。这是美国人的话。
  但你一个美洲国家,跑到远东地区来保持军事实力干什么?美国人现在说,要遏制中国的威胁。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一个人不远万里,跑到别人的家门前抽刀拔剑,虎视眈眈,来遏制别人的威胁。暂且不说它的荒谬,就是在美国本土,华盛顿的警察,可不可以跑到纽约去长期执勤?中国在海外没有一兵一卒,中国一心一意发展国内经济,所谓的威胁从何而来?中国军队没有去美洲,而美国军队却呆在亚洲,呆在中国的周边,到底是谁威胁谁?
  美国已经变了,这个打败了英国殖民主义者,用鲜血换取了独立和尊严的年轻国家。又在二战反法西斯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的国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逐渐暴露出国家结构上的缺陷。这个充满光荣与梦想的国家,很难说不会步大英帝国和德意日异想天开慾统霸世界的后尘。美国《洛杉矶时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多少防务力量才够?》的社论,热爱和平的世界人民看了肯定要吓一跳!社论说:国际战略研究所报告,美国的军事开支比其它国家最高者还要多出两倍多,实际上,它超过了美国所有潜在敌人的军事开支总和。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受到比美国军队更好的训练。没有一个国家的军事装备有美国的精良。然而,许多富有思想的观察家(这些人并非总是国会议员)仍然怀疑国家的安全需要是否得到真正的满足,尽管国家每年的军事预算达到2600亿美元。
  在40多年的冷战中形成的防务计划和政策,以及由此制订的防务预算,已不适合冷战后的时代。美国尚未在明确美军应该准备执行什么军事使命的基础上,为新时代制订出连贯一致的政策。
  10年以来,美国防务开支一直在减少。无论是在联邦预算中占的比例(现约占17%),还是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今天的军事开支是几十年来最低的。国会的一些人对此感到惊恐,要求增加五角大楼的预算,但是又无法具体地说明为什么需要增加预算。为增加开支而增加开支对确定防务战略毫无帮助。正如布鲁金斯学会的劳伦斯·科布在最近一期的《外交》季刊中所指出的:“防务开支应该根据潜在敌手和盟友的努力来衡量,而不是根据前美国政府来衡量。”用这种常识的标准来衡量,2600亿美元的军事预算看来绰绰有余。相比之下,俄罗斯只有800亿美元,中国不到300亿美元,伊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朝鲜和古巴,加在一起约150亿美元。
  克林顿政府就职以后不久,国防部对冷战后美国的军事需要进行了它称为自下而上的审查,最后的结论是,美国应该保持差不多同时打两场大规模地区战争并取得胜利的能力。估计的作战地区为西南亚、阿拉伯半岛或周围以及朝鲜。根据这一估计对需要作出了规划:总兵力250万。其中100万为预备役人员;12个航空母舰作战群,共有346艘舰只;20个航空联队,184架战略轰炸机,35o0个核弹头。
  这个预算,或者说防务,是不是试图要将阿拉伯半岛及朝鲜摧为平地?同时也说明了美国的另一种心态。在冷战时期,美国有苏联这个对手,他们军事力量存在的价值毫无疑义;但冷战结束后,美国的防务计划大大复杂。因为他们一时还没有找到潜在的敌手,这大约是美国人,起码是白宫很烦的一件事。没有敌对力量的美国,如何来制订他的防务计划?按说,这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大家可以长长地舒一口气。可以铸剑为犁,马放南山,加速经济发展了。但美国“有思想的人”可不会这么想,相反,他们的防务范围扩大了,他们甚至要把常备军事力量保持在可以同时打胜两场地区战争的规模上。这些“有思想的人”的确令人害怕。
  美国的军事力量已经威胁到全球的安全。事实上,美国的军事威胁已经让世界人民感受到来自太平洋那边的阴影。我们甚至可以推算出我们的头上,多少人拥有一颗美国核弹头。
  美国人为我们预备好的灾难随时都可能发生。
  但是,我们决不要把美国白宫和五角大楼的那批人想象成只会大把大把地花钱的花花公子,每年拿着2600亿美元去打水漂。不,他们的这笔投资的回报率是很高的,决不是美国的大豆和小麦可以匹敌的。以战养战是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基本思路。比如海湾战争,赢家是科威特吗?是阿拉伯世界吗?是群涌而至的西方盟友吗?都不是,唯一的赢家是美国。美国在海湾不仅名利双收,实验了他们的高性能战略武器,锻练了美国士兵的作战能力,达到了向全世界炫耀军事力量的目的,而且为美国品牌的战略武器作了一个空前的示范广告。他们不但得到了短期利益,也为武器输出的竞争留下了重要的伏笔。仅爱国者导弹的订单一项,五角大楼的军火商就足以笑得合不拢嘴。在海湾战争中,希望分得一杯羹的美国的盟友,或许至今也没有想到。他们只是做了一次陪衬人的角色。他们的飞机、坦克和导弹,在美国的品牌面前黯然失色,使得原本的市场也受到威胁。他们出钱、出武器来陪美国玩了一场游戏。
  这个游戏是揍一揍那个恶棍萨达姆,甚至不乏羞辱一下苏俄的飞毛腿。但是,他们也仅是衬托一下美国品牌的武器而已。说句过头一点的话,西方盟友手中的家伙落得的实际结局比飞毛腿也好不到哪里去。
  也唯有制造区域紧张,以进一步搅混水,把局势引向动荡及军事争端,各争端国才会挤出巨额的外汇储备,纷纷找五角大楼采购武器。由此看来,美元的坚挺,导弹和炮舰也有相当的功劳。美国五角大楼每年从各国到底实现多少美元的货币回笼,大约只有五角大楼心里清楚,而不是商业部。
  我们不难看清楚,美国为了在军备中占有绝对优势,战略武器不断升级更新,在这种升级和更新中,当然要淘汰大量的过时装备,这个淘汰过程,没有一个巨大的武器市场支撑,仅靠美国纳税人的钱,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美国“有思想的人”敢说,“防务开支应该根据潜在敌手和盟友的努力来衡量,而不是根据前美国政府来衡量。”这些人为什么敢夸这样的海口?前提当然是美国的军备输出了。
  聪明的美国人真不愧于他们的西方盟主地位,连比他们发达得早得多的西方盟友都肯被他耳提面命,美国式的智慧所走的作用着实不小。你看看吧,美国不断将他们过时的军备卖给人家,优势却永远掌握在他们手中。美国的顾客,也可以拥有相当的打击力量,但不是绝对的打击力量。比如对待萨达姆,他就不愿置他于死地,虽然阿拉伯世界希望这样。但是,你想想,如果美国彻底地消除掉萨达姆的威胁,阿拉伯世界还会那么热衷于采购美国的军火吗?还有,阿拉伯世界还会心甘情愿让美国把军事力量保留在海湾吗?事实上,世界上哪个地方局势不安定,美国在那个地方的军火生意必定好。关于萨达姆失败,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即美国的小动作,或者说是一个阴谋:当萨达姆在西方采购武器时,美国得到情报闻风而动,将计算机控制的防空系统塞进了美国制造的芯片,而这些芯片中,装有美国事先研制的可以操作激活的电脑病毒。当他们向伊拉克进攻时。提前激活了伊拉克防空系统电脑中的病毒,使得伊拉克不战而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我们不要最患国待遇,将来也不会给你这个待遇》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