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麦卡锡

作者:政治类

  今天的美国,似乎已经进入一个后麦卡锡主义时代,这些“承接麦卡锡衣钵的人”正阴谋立法,邀请“台湾总统”前往华盛顿。他们还促使美国国会议案承认西藏要求脱离中国取得独立的权利并将授权政府支持“独立的台湾”在联合国获得一个席位。这些后麦卡锡主义者,他们的作为除了再次把麦卡锡时代的黑暗和耻辱重新带给美国人民以外,不会再有其它什么结果。我们相信在美国只要有一点正义感的人,都会像玛格丽·蔡斯,史密斯在《良心宣言》中说的那样:我不想看见共和党依靠诬蔑他人的四骑士——恐惧、无知、偏执和诽谤去赢得政治上的胜利。
  麦卡锡主义时代是美国政治上最黑暗最肮脏的一个时代,它使每一个有正义感的美国人如坐针毡。那个时代距今已有40余年。麦卡锡何许人也?他有哪些政治上的杰作?很有必要提醒美国人重温下那段历史。
  1950年,威斯康星的约瑟夫·r·麦卡锡参议员发动了一场从政府部门清除共产党嫌疑分子的运动。他把自己装扮成保卫美国免遭国内外敌人侵害的爱国者。批评麦卡锡的人们愤怒地指责他根据谣言和影射粗暴地破坏他人的职业和名声。麦卡锡以共和党参议员的身份,指责杜鲁门政府任命的国务院官员都是叛国分子,他们丢失或放弃了一些国家,让共产党人上台,对共产主义软弱。从1950年初麦卡锡声称国务院充满了颠覆分子到1954年12月,这位臭名昭著的共和党参议员遭到参议院同僚们的激烈遣责,美国整个国家都笼罩在麦卡锡主义的阴影中。在那个期间,美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恐怖国家,因为谁都有可能被随时的、恶意的指斥为颠覆主义分子,没有人会有安全感。
  但终于还是有人站出来了,他们无法容忍麦卡锡的胡说八道、诬蔑和诽谤、专横和卑劣。
  他们是共和党的参议员——新罕布什尔州的查尔斯·托比、佛蒙特州的乔治·d·艾肯、俄勒冈州的韦思·l·摩斯、明尼苏达州的爱德华·j·塞、纽约州的欧文·m·艾夫斯、新泽西州的罗伯特·c·亨德里克逊以及缅因州的玛格丽特·蔡斯·史密斯。他们签署了反对麦卡锡策略的《良心宣言》,这份宣言由参议院中唯一的女参议员史密斯起草并在参议院发表演说。
  如今重读这位女参议员的《良心宣言》,仍让人感受到这位女参议员的正义感和真正的人格力量。同时,也可以用来比照一下现今。美国国会某些议员们的人格和心态。
  史密斯在《良心宣言》中说:
  作为少数派政党的成员.我们不具备制订我国政府政策的权威,但我们确实有以下的责任: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澄清问题,以认真负责的公民的行动减少恐惧。
  作为一名妇女。我想知道母亲们、妻子们、姐妹们、女儿们对她们的家人在参议院辩论中遭政治攻击有何感觉——我使用“辩论”一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作为一名美国参议员,我对参议院被用作公共讲坛以散布不负责任、耸人听闻的传闻无法感到自豪。对从走道这一恻肆无忌惮地抛出未经证实的指控,我无法感到自豪。对走道的另一边显然是装腔作势、不庄重的、旨在报复的
  对参议院已被用作诬蔑中伤的场所,用作以牺牲他人名誉和国家统一换取政治利益的场所,我感到不悦。对我们从参议院议员席上诽谤外界人士,把我们自己藏在国会豁免权的保护衣后面,稳坐参议院议员席不受任何批评,我无法感到自豪。
  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既不希望一个民主党政府粉饰太平,遮遮掩掩,也不希望一个共和党人诽谤他人,搞政治迫害。
  史密斯参议员《良心宣言》中的这些话,是说给麦卡锡的,也是说给麦卡锡主义者的,更是说给美国权力走廊里所有踱步者的,它是一种良心的声音。这种声音已经存在着40多年了。然而,今天的后麦卡锡主义者们愿意听《良心宣言》吗?根据麦卡锡的逻辑,只要反共,就是正确的。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那么,只要反对中国政府,他就是对的,是爱国者。所以,他们千方百计要找出反对中国的理由。而最好的突破口,或者说,最能够伤害中国的,就是煽动台湾独立以及扶持达赖势力,谋求台湾和西藏脱离中国。
  这些后麦卡锡主义者跟史密斯痛斥麦卡锡说的那样,他们想靠诬靠他人的四骑上——恐惧、无知、偏执和诽谤去赢得政治上的胜利。借助国会的讲坛,散布谣言,混淆视听,哗众取宠,对世界和平和他国内政横加干涉。我觉得每一个有良心的美国人都应为此羞愧。
  后麦卡锡主义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市场,因为冷战已经结束,他们渲染的那种对美国的威胁也并没有出现,人们也不再会相信美国国会充满了颠覆主义分子。麦卡锡那种心理变态的人,即现在的我称之为后麦卡锡主义的人,他们不可能再取得麦卡锡当年的成果。从当时的环境来分析,那时候,二战结束不久,许多在二战中的战胜国包括战败国,都面临着一片战争以后的废墟,只有美国远离战场,在战争的后期事实上代替了英国成为盟国的领导国,美国说话的市场相当强大。因此,麦卡锡才能够借助诸多英雄用鲜血换来的地位胡作非为。今天的后麦卡锡主义者,则在对的是一个多元的世界,美国虽然保持着强大的军事实力,但在经济上却无法一统天下;在文化上,越来越多麦卡锡时代以后出生的人,对美国这种麦卡锡主义遗风极为不满。
  但是我们还应看到,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冷战专家们忽然产生一种失业感,一下子无所适从。这批人理所当然地把对准苏联和东欧的目标转移向中国,他们希望重操旧业。但中国已经走向市场经济,政治、经济各方面都在向着他们没有预料到的局面发展。另一方面,前苏联和东欧人民发现,当他们开始进入西方模式时,美国的冷战专家们不过是一群见利忘义的货色,并没有像冷战时期那么对他们关注。既没有道义上的支持,也谈不上经济上的帮助,最终的问题还是得靠自己解决。这个世界的规律原本就是这样,如同一句中国的俗话,要吃桃子自己栽。
  因此对于后麦卡锡主义,我们仍不能放松警惕,更不能心存侥幸。既然他们在国内可以像史密斯说的那样,在国外他们也决不肯放弃制造混乱的机会。他们会给我们制造麻烦,在鸡蛋里面找骨头。他们有挑唆煽动的专长,尤其是在中国及中国周边国家的问题上,他们希望该地区多出乱子,以获得插手亚洲的籍口,骗取美国民众的选票。我们可以告诉后麦卡锡主义者,如果不想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索性还是学一点做人的基本原则,不要丧失起码的人格。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不死的麦卡锡》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