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需要,还可以弄出一个萨达姆

作者:政治类

  拳王泰森在狱中皈依伊斯兰教的消息并不令这个世界震惊,因为泰森是一个公认不守规矩的坏孩子。坦白地说,这个坏孩子即使做出更为惊世骇俗的事情,我们都不会感到意外,我们只欣赏他的拳技,喜欢看他把凶猛的右勾拳击在他的对手福尔茨,或者鲍的头上。
  但是,美国的中东建立其权威,逐渐扮演伊斯兰国家盟主的角色,却比泰森的举动更教人叫惊,并让我们产生更多的忧虑。如果我们看见海湾战争美国在中东地区正式亮相,带着西方盟国及阿拉伯国家玩了一场拿导弹打萨达姆的游戏,我们却不要忘了,这场游戏的开场锣早已敲响。早在美国放弃越南战场以后,卡特总统就把以色列和埃及拉到戴维营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并派出美军进驻西奈沙漠。在戴维营时期,阿拉伯国家还没有嗅出美国的意图,他们直接的反应是,认为埃及此举是严重的背叛,因为以色列是他们不共戴天的敌人。但实际上美国是以色列的后台老板。在十月战争及其它所有的穆斯林阵营与以色列的战争中,都是美国用先进的军事武器支持了以色列,而穆斯林阵营的武器来源,基本出自前苏联。穆斯林与以色列之间的整个战场,完全就是美、苏武器的实验场和竞赛场。
  被穆斯林世界视为叛徒的萨达特惨遭刺杀。
  时间渐渐流逝。1980年,伊朗发生革命及苏联人侵阿富汗以后,卡特发表讲话称:“任何外部力量试图获得波斯湾地区的控制权的尝试都将被视为对美国的重要利益的侵犯。”随后,卡特总统又派出一支快速部署部队驻扎中东。里根总统主持白宫以后,将快速部署部队划归美国中央司令部,使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力量与美国在欧洲和东亚的力量处于相等水平。
  遗憾的是,人们普遍只认为美国是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后,才把军事力量派往中东的。
  这是一个误解,只能说是这时候美国才浮出海面。萨达姆只是提供了一个机会。美国的中东思维应该从戴维营开始。种花生出身的卡特所埋下的种子,让布什摘下了果实。
  但美国没有忘记:以色列是他们在中东的头号盟友。在海湾战争中,以色列遭受到萨达姆的飞毛腿导弹的多次袭击,被激怒的以色列人准备奋力反击。但以色列人的愤怒被美国人压了下去,他们怕以色列人的暴怒反应会把美国人苦心经营的局面搞乱。因此,他们不给以色列人的f-16战斗机发放识别器,并警告以色列如果上天的话,极可能遭到来自盟军的导弹射击。以色列人只好像个受气包似的强忍怒气坐山观虎斗。
  自海湾战争以后,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实力进一步得到加强。令伊斯兰圣战者愤怒的是,美国趁势扩大了它在沙特阿拉伯及其周围的酋长国中的常备军事力量,甚至还在海湾建立了海军的第五舰队。在全世界,中东是美国不断加强其军事部署的一个地区。
  这是一种让人觉得有点滑稽的组合。因为,穆斯林世界的政治理念和人文精神同美国是大相径庭的。白宫过去曾经一再遣责他们独裁,搞恐怖主义等等。美国也不是穆斯林的真正盟友,美国的导弹通过以色列发射到他们的国土的事没有少领教过,但他们却异乎寻常地结成了联盟,美国开始了领导阿拉伯国家的新历程。
  美国没有停止过同中东盟友以色列粘粘乎乎,他同敌对双方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是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另外还有两个国家对美国保持敌意,这当然是伊拉克和伊朗,这本身是两个敌对的国家,但他们都反对美国。美国真难让人搞清它在这里弄了些什么名堂。最近,它却又通过伊朗这个敌对国把武器输送给波黑穆斯林。看来,美国远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在标榜“博爱、公正”的背后,隐藏着一付比天狗还大的胃。
  总之,美国在十九世纪以来,历经了“三大帝国”阶段。每一次,美国都通过对摆脱传统殖民统治的新兴国家实行控制而逐步扩大它在全球的影响。
  美利坚第一帝国形成于1898年的西美战争以后,当时美国攫夺了古巴、波多黎各、菲律宾和加勒比海。所谓“第一帝国”一直延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1945年至1989年的美利坚第二帝国则以西欧和亚洲所谓前哨国家为中心。现在,美国在冷战以后,又在宿敌的前势力范围内确立了它的宗主权。苏联的解体促使美国将它的军事霸权地区(通过北约)向东欧和以前是中立的南斯拉夫扩展。美国更深地介入中东事务,恐怕也是为了与其东扩相呼应。
  美利坚出人意料地在中东这块沙漠上确定了势力范围、他是如何取得这些专制国家的埃米尔或者国王的信任的呢?他在穆斯林兄弟中。怎么洗涮他的拜火教徒印记呢?白宫在这里大有赌博的意味。将来的美国,在中东地区也会遭到在越南那样的结局吗?美国果真从此皈依了穆斯林,而决不朝这里输送他的意识形态吗?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是否会在中东再弄出一个萨达姆来呢?
  美国介入中东事务,真的是为了实现它所谓的地区均衡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其实只有两个字:
  霸权。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如果需要,还可以弄出一个萨达姆》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