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不懂美国的心

作者:政治类

  美国的确是一个恐怖主义国家,而且是最大的。在我们这个地球上,不论是在世界哪个地方,也不论是哪一天,都能感到美国的恐怖。美国的势力遍布全球范围,如果你不想听见华盛顿的声音,不受美国话语的騒扰,而想去寻觅一块净土的话,结果你会失望地发现:你无法找到一个清净的地方,美国军事介入世界任何区域,也从来不要任何法理根据,它手中有一个通用于世界任何地方,适于任何国家的自产的法,那就是它称之为全球利益的东西。
  美国是我们这个世界唯一享有全球利益的国家。进军巴拿马、海地、索马里、波斯湾、巴尔干半岛,是为了全球利益;在亚洲保持着强大的军事实力。也是全球利益;在欧洲、美洲、非洲保持绝对军事实力,也是为了全球利益。这个全球利益既是美国人发明的专利,也是美国人唯一可以使用的专利。比如,中国在台海附近进行军事演习,美国人金里奇指责说,中国的军事演习是恐怖主义行为。多尔更是口出狂言,他要让“中国好好在家里呆着,不要出来惹事生非”.这种恐怖主义语境。根本不用注明发表者是谁。世人一看即知,除了美国拥有版权,到人使用不了。因为这个语境,必须要有每年2600亿美元的军事预算支撑,还必须拥有绝对的核打击力量,必须有同时在世界任何地方打赢两场区域战争的能力。这些,只有美国能够。
  非常明显的事实是,美国插手大陆与台湾两岸关系,也是出于这个全球利益。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部问题,美国要把它扯入美国的全球利益中去,那是美国的事情。但要指出的是,美国把航空母舰“尼米兹”号和“独立”号开进台湾海峡,则是典型的恐怖主义威吓活动。
  美国把他国的军事演习称作是武力的炫耀,这一点上,我们很理解美国人为什么说得很顺口,因为搞军事演习最多,区域范围最广的国家,就是美国。美国既在太平洋彼岸搞军事演习,又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搞军事演习。在亚洲,他们与韩国、日本、菲律宾等等国家。
  也每年搞联合军事演习。这种军事演习,我们很自然地把它归纳为炫耀武力。自然,美国也会这样想。
  如果说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等原教旨主义是极端恐怖主义组织,那么,美国就是一个极端恐怖主义国家。美国实施恐怖主义手段的多样化和深刻程度,也是这些恐怖主义组织所不能相比的。美国的第七舰队是亚洲国家的心头之患,它给区域和平生活蒙上巨大的阴影。美国在中东地区埋上了火葯桶。在巴尔干地区,美国的阴影可能比内战更可怕,因为美国的所谓“模糊战略”极易使各方面错误估计形势。美国既采取军事恐吓,同时还胁迫欧盟国家对他不喜欢或者不畏惧他的国家实施经济封锁,以达到破坏被封锁国家国民经济,制造国内混乱的目的。因此,这个世界上,一个国家,特别是小国弱国,不论离美国本土有多远。与美国有多么不相干,但在考虑政治、外交、经济和文化问题上,无不尽量采取回避美国的政策,以防招惹了美国,使白宫产生怒意而降临军事干预和经济制裁的大祸。
  但事实上,不论你怎么行事,美国不可能不来騒扰。他们除了有一个全球利益这个干预别国的专利外,他们还能够制造出多种干预别国的法律,以对华关系为例,美国国防部长佩里说:“我们的对华政策反映在所谓的上海公报中,它们说,美国同意,只有一个中国,这是6位美国总统已执行的政策,将仍然是本届总统执行的政策。我们对台湾的政策反映在《与台湾关系法》中,该法说,我们对所供应的武器系统承担一些责任,武器系统将使台湾能保卫自己,如果它需要自卫的话。”
  显然,美国可以有这样一个法。美国既可以给对立的一方提供武器系统而且合法,当然,美国哪一天如果想给另一方提供所谓的武器系统,它同样可以制造出一个法来。在制造“法”这个方面,美国人比中国老百姓包一只饺子还要容易。问题不在这里,而是它的殖民主义及恐怖主义语气。对于美国保持在亚洲的军事力量。佩里说:“我们不撤离或减少驻在西太平洋的部队,我们不打算那样做。我们在西太平洋驻有大约10万美军:在日本驻有4.7万,在韩国驻有3.7万,在西太平洋海面的军舰上有2万到1万。这是一支强大的军队,它可以用来执行我们可能需要在该地区执行的任务。所以,我们不减少我们的军队,我们不应该减少。我本人认为,这支前沿驻军,在前沿部署的这支美军,一直是维持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该地区的其它国家大多承认,美国在那里的驻军是维持和平稳定的一支力量,顺便说一句,也是阻止在那个地区加强军备竞赛的一支力量。”
  美国当然这么认为,它的军队是和平的使者,这支强大的军队足以打击前沿的任何小国。
  但是,西太平洋周边国家应不应该生活在美军的炮口下,这是一个实质性问题。同时,美国的所谓“阻止在那个地区加强军备竞赛”的作用,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一些问题,即,你们不要发展军事,由我们美军来保护你好了。但是,这种保护是无条件的吗?美国臭名昭著的黑手党魁首卢西亚诺对一个小孩说:“你可以免费得到我的保护。”——没有哪一个国家会这么认为,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算盘。我们甚至还可以从美国的这个战略目标看出,美国的维持,是美国的军事维持。在长远的战略目标上,美国希望它能够永远保持在全球的军事优势,这显然是一个帝国主义长期独霸世界的野心。美国的所谓和平,也就成为美国统治下的世界和平。不要有谁来反抗美国的霸权,最好是每一个国家都成为美国的一个州。而在没有达到这个目的以前,美国暂只好实行它的军事代理制,先委屈地帮你们看看大门,时机到来,房子就是美国的了,这不言而喻,美国已经明明白白地说了,他们不会撤离在西太平洋的部队,也不准备减少,现在和将来。
  10万美军,理所当然也就成为亚洲的恐怖根源。而从亚洲人民的心里来说,恐怕绝大多数人都希望美国军队从这里回到太平洋彼岸去的。即使美国的友邦日本,国内人民不也是愤怒声讨美军,要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去吗?
  历史告诉我们,一个不受任何制约的帝国存在,是非常可怕的,这个可怕的局面如今越来越明显。谁能保证明天早晨打开家门,不会有一辆美国的坦克停在你的家门口,并命令你拿出财宝,再老老实实地为美国效力呢?英帝国主义从前是这么干的,后来的德、意、日法西斯也是这么干的。下一轮,机会自然是美国的了,因为目前我们还没有遏制住美国的帝国梦。的是,我们应该对这个问题有所行动了。亚洲人民应该起来遏制一个既非亚洲国家、又不是一个没有侵略前科的国家军队在亚洲的军事威胁。
  美国,傻瓜不懂你的心?
  国外问题是美国总统竞选年不得不搅的浑水
  媚内欺外是美国政治腐朽的一个显著特点,这是一个暂时不可能改观的现实。美国这个号称是自由、民主的国家,实质上是由共和党和民主党两拨人轮流统治。政府只有一个,而两拨人都想入主白宫,所以,不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都把对方观为敌人。
  兑选大战时期,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势必要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其显要的一点是,由在野党发起一场对抗政党的强烈攻击。这种攻击不惜余力,可以是从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和军事上来找突破口,还可以从人格上、性格上及种种可能进行攻击的地方猛烈开火。
  但是不论两党之间如何互相投掷重磅炸弹,刀枪相见,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媚内欺外。
  媚内当然是重要的,因为两党候选人都想从选民们的手上获得选票。因此,美国总统竞选历史中,曾有过蓄起大胡子来吸引女选民的事例。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期间,都要奔走各州,进行一场竞选万里行。为了说服选民相信自己就是最优秀的,他们可以装出自己是一个温柔的孩子,或者是慈祥的父亲,或者是忠实的丈夫的面孔。总之,怎么能取得选民好感,他们就会怎么做,这是树立自己形象的需要。攻击对手,则是损害对方形象,关于这一点,不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他们都非常清楚。所以,在竞选中,都必须组织起庞大的竞选班子,在争取选民方面进行游说,在攻击对手方面则大力搜集对方情报。比如在克林顿竞选中,共和党人查出克林顿曾在越战期间逃避服兵役,在这一点上,倒是有利于帮助美国总统模范守法。
  总之,每一次美国的总统竞选大战,美国选民就有了一次主人地位的充分展示,借用中国商界现在用滥了的一句话:顾客就是上帝。对于共和党或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则是:选民就是上帝!因此,我们只有这样说,做美国的选民很不错,他们可以看到当选总统或者下台总统的笑脸。
  然而,对于他国人民来说,跟他们毫不相干的美国大选则可能是某种灾难的开始。当今世界的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国内经济发展缓慢,各个方面矛盾突出,久积的问题寻找不到良好的解决方法。纵观几届美国总统竞选,似乎总在诸如同性恋、妇女堕胎、种族纠葛方面做文章。总之,在国内问题上,不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都开不出对症的葯方。
  在对国内政策的实施纲领上捉襟见肘,美国的政治家只好把矛盾的焦点和显示政治才华的地方放到国外,这几乎成为美国政治的一大特色。同时,也把美国推到一个奇怪和危险的位置上。
  显然,白宫在国外发生影响远远比国内容易得多,把一支美国军队派到一个没有军事条约的地方去,立即可以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并产生重大影响,这是白宫历届主人都十分明白且经常把玩的游戏。而一旦在世界某个区域引发战火,则更能把国内视线引到国外,既达到显示政治才能的目的,同时,还把国内矛盾有效转移。所以,在共和党与民主党的两党争夺中,海外问题比国内问题更具吸引力。他们的相互攻讦、指责,可以大胆放开,完全不像国内问题那样,必须小心翼翼,唯恐一不小心,伤害到某一阶层的利益,使这个阶层的选民震怒,愤而上街游行示威,或者转而支持对手。
  1996年美国的大选又来临了。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共和党已经将中国及台湾问题升温了,他们开始以猛烈的火力攻击中国,把中国问题无限放大,甚至提出一个中国威胁论,以引起美国选民注意;然后,矛头一转,奋而攻击克林顿的民主党政府的软弱,对中国制裁不力,没有领导世界的能力,无法在亚洲维护美国的利益,会导致这个区域的局势动荡,如果长此以往,中国将会独霸世界等等。火力足,攻击猛,如同四年前民主党人克林顿攻击布什总统一样,虽然布什在海湾地区取得了不俗的战绩。现在,风水轮流转,该是共和党人攻击克林顿的时候了。
  这种政治是腐朽的。因为想连任,就要在世界的某地找点麻烦,没有事也要挑一点事来,因为太和平了,当然是显示不出美国军事力量的存在价值,这将会成为执政党无能而遭受攻击的靶子。而一旦麻烦来了,弄不好,又可能成为对手攻击的靶子。卡特在处理伊朗问题和营救伊朗关押的人质问题上,显然就栽了跟头,让里根揪住不放使他连任的梦想落空。这就成为一种恶性循环,在这种恶性循环中,他国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牺牲品了。
  这个世界的事情真是这么奇妙,因为有了美国以及美国的政治家。他们或者在国会大厦的走廊散步,或者在夏威夷海滩度假,或者到非洲去看看原始风光,但他们的脑子里不定何时就冒出一个主意,是不是要派一支什么军队到哪个地方去,或者还需要对哪个国家搞一下经济制裁。不仅是美国,还让西方盟国也别跟那个国家做生意,回到家把议案一写,喝杯咖啡或者加冰拿破仑酒,将议案交到参、众两院,于是,被美国政治家怀想起的那个国家,或者那个地区,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就来临了。政府的抗议,老百姓的失业,联合国讲坛上的纷争,《纽约时报》、cnn电视网《泰晤士报》、路透社、国际合众..(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傻瓜不懂美国的心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