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窗户上窥探不是好作派

作者:政治类

  我们经常鄙视美国的历史,说他们把一百年的东西就当成文物古董。在这一点上,我们自然是有足够的资格。他们的博物馆中,属于本国的东西确实历史不长。但我们鄙视过之后,又会有一种复杂的心情,那就是,他们的博物馆中,收藏着从我们这里抢去的大批文物。
  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欧洲也不老。比比历史,中国是足以自豪的。但是,一味的历史下去,是否有意义?我是说,动不动就提五千年文明史,这些常识性的东西,让它保留在初中课本中足矣,并不用挂在口头上。历史代表过去,而我们却生活在今天及将来。重过去而忽略现在,于世界了解中国并没有多大帮助。说到美国,事实上,我们指的美国人,大约就是白宫和国会那批人,是他们老想在中国面前抬手划脚,并不是美国人民想对中国怎么样。
  美国人民不大了解中国,他们了解的渠道,多半是白宫和国会的渲染,加上美国媒体制造的轰动性报道。也因为如此,美国人民了解的中国,很可能就非常走样,而这里面,我们自己的宣传似乎也缺少一个很好的定位。
  古老的国家,的确容易使人联想到部落和酋长什么的。当我看到中国申办奥运的电视宣传片时,我不知道我们为何要那样突出古老的皇城根。公正一点说的话,给人的感觉离现代太远,当然,作为旅游介绍的话,并不错,但它却是表现一个国家的形象。我在南池子住的时候,颇有感受。我住南池子的四合院里,恰好有一个窗子临街,这里又是王府井到天安门的通道。因此,有不少外国人从此通过。在这些外国人里,有不少欧美人,老是扒到我的窗子往里看,亚洲人则并不这样。我想,这可能因为他们不大了解北京,对四合院有一种神秘感。起初我对他们的做法挺烦,这有什么好看呢?这是对他人正常生活的干扰。是侵犯人权吧?久而久之,我也习以为常。但我想到一个问题,这很可能与我们宣传有关,假如老外知道我们的状况,这样的好奇可以省去。比如亚洲人,他们就不会那样。
  凭心而论,如果朋友提到我未去过的非洲部落,我的脑海里立即会联想到刀耕火种,想以像家长制的酋长或国王,离法制化和民主化很远。想到封建。而我们却在走向现代化,是一年轻的人民共和国。是的,当我们看到布达拉宫时,自然会联想到宗教,而看到长城与紫禁城,当然会联想过去的岁月,那已然不再的时光。因此,我看到很多当代的建筑门前,也摆上两只封建时代象征的大石狮子,总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今天,我们应该有现代化的标志,有现代化的氛围,而不仅仅只有长城。或许,三峡大坝将是一个标志,但现在还无法了解到三峡是否仍会修建得很古典。因为在建筑上复古之风已遍布全国。甚至修建唐城、宋城及其它城,这是以牺牲我们现代形象为代价的招揽。其实,在历史上,我们的前辈们,在每一个时期都有那个时代的建筑特色,而并非一成不变,都以当代的眼光设计建筑。当然,在北京,业已有许多现代化的建筑物高耸云天。但在我们的骨子里,似乎更愿意突出古老。
  去年我回南方,没来过北京的朋友问我,你见过真正的北京人吗?言下之意,就是那些满清皇族的后代。不说西方人会误解中国人生活在古老的国度中,即是国人,也还会想到那些封建皇族的后代。真正的北京人与“假北京人”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找不到。实际上,连当年的爱新觉罗·傅仪也早就穿起了西装。
  我曾与一位美国人交谈中美文化。说这话,这位美国人的普通话讲得比我还标准。他照例是照我们的口径来作开场白的。他说,你们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你们很尊重传统。听到这句话,我却不是通常的那般受用,我那一刻的心态有如一个玉颜消褪的女人被人家夸赞说,你过去是很漂亮的。或者被一位刚学说话的孩子误叫了爷爷。我们都是年轻人,为什么要一见面就让被人称之为古老呢?过去的中国,是历史的,现在的中国,是现在的,是有着现代法制和民主机制的人民共和国。不是留着长辫子,吸鸦片穿长衫的满清臣民。
  所以,我们在确立形象时,以年轻的中国宣传为好,像故宫那些地方,作为旅游宣传足可,作为今天的形像宣传,则大可不必。如果美国的老百姓真正了解中国人的现状,他们决不会很容易被白官蒙蔽,包括欧洲人。我们本身是处于现代和有着现代意识和行为观念的人,虽然我们的工业化在时间上稍稍晚点。如果我们时时不离古老和传统,那确实是授人以柄。
  事实上,我们是很年轻的。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算,只有四十几年,是一个充满朝气和活力的国家,也将充满现代的科学和文化意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趴在窗户上窥探不是好作派》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