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开你肮脏的手:我们不要性騒扰

作者:政治类

  目前外企在中国的人口记录非常之糟糕,借遵守厂规为名对工人实行人身限制,出厂搜身检查等等,其至有韩国老板对工人实施罚跪的事件发生。这些丑恶行为,不仅粗暴地触犯了中国的法律,损害了中国工人的人格尊严,同时也给中国人民造成对当事人国家的不良印象。世界让人不能容忍的,恐怕还是性騒扰。
  在中国的所谓外企,均指来自国外投资者兴办的企业或其商务代理。目前,这些企业大多来自西方及亚洲的日本和韩国,也是所谓的自由世界的民主国家。这些国家的法律大约均不许业主侵犯人权,包括性騒扰。然而,他们在中国的名声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况愈下,使普遍的中国人认为外企是最脏污的地方。一位中国母亲在阻止她的女儿进外企时,竟涕泪双流地对女儿说:孩子啊,你总得给我留张老脸出门吧?
  在北京和其它城市,的确有很多人认为,年轻美貌的女孩子到外企去当白领就是给外国老板做“小蜜”。即使在不这样认为的人心里,也觉得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好女孩子难免会堕落。然而,到外企去就业对于青年人来说,仍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工资收入高,工作环境好,甚至有出国旅游的机会。也因为这个诱惑,外企老板或其商务代表,就以此作“甜饼”,抛向一个个天真无邪而充满幻想的女孩子。
  外企的性騒扰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不仅在民间流传,而且屡见报端。上海的《青年报》曾这样报道:外语学院的一位南京籍的应届毕业女研究生通过人才市场推荐到某外企工作,但正当面试结束,工资谈妥,就等迁户口时,她却不辞而别,好端端的工作说放弃就放弃,搞得人才市场的人士好生不解。问了好几次也没有问出结果。直到最后不得已之下女孩迸出这么一句话:在那里我觉得不安全。
  目前騒扰外企女性白领的主要是他们所属公司的老外,仗着自己是公司或部门的头,远离故乡的他们常常仗着手中的权力,騒扰他们手下的女秘书、接待、行政助理乃至部门经理。
  有的向她们传播不健康的或与性有关的照片、文章,有的向她们寄婬秽的挑逗性的信件,有的过份殷勤讨好雇员,以性关系作为改善其待遇的条件,或连连提出不正常的约会等等。一旦雇员拒绝他们的要求,他们就很容易动用诸如降职、解雇等手段。有的公司里,几乎每个月都有女员工莫名其妙地离开,究其原因无非是两种,一是受不了性騒扰主动辞职;另一种是拒绝了性騒扰被辞退的。有关人士就此呼吁:绝不容许性騒忧之风在外企滋长。
  尽管有人怒目,但在我们各种报刊上,外企招聘女职员的广告仍是源源不断,而无一例外都要求年轻未婚、象貌端庄、性格开朗的女性,并许以优厚的待遇。北京人甚至有一句玩笑话:现在街上很难看到漂亮的女孩子了,她们都到建国门那边去了。建国门何许地方也?外交使馆和外企最密集的地方。
  国人在大力呼吁健全法制,严惩性騒扰行为之时,来自外企的一方却表达出另一种声音。
  一位名叫约翰逊·亨里斯的美国公司驻京商务代理竟无耻地说:你们国家的女孩子欢迎我们騒扰,我们有钱,身体棒,她们不喜欢你们中国男人,所以,你们中国男人都吃醋。在现实中,我们不排除有这样的女孩,但是,中国的绝大多数女孩子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个美国人的话的。一位愤而从外企辞职转而从事新闻的女孩说,那些老外都是些色狼!见过面请你上一次麦当劳,转回的路上就请你去他的公寓要你陪他上床。这位女记者介绍,那些老外很会摸中国女孩子的心理,从外国回来时,总免不了要带点什么外国香水、口红、巧克力什么的,有的明目张胆地说,要就请到他公寓去拿。这位女记者的一位要好的朋友说,一个老外甚至把她邀去给了她一包法国口香糖,就去撩她的裙子,她只好冲到窗前大喊救命,才得以保身。
  但结果当然可知,这位拒不让老外撩裙子的女孩在第二天就被炒了鱿鱼。
  老外们都急疯了。一位现在已经独立经商的女士说,我在给他当秘书的时候,心里根本装不下别的,整天就想着怎么才能不让老外沾上便宜,一天天地下来,就像在纳粹营里度日,每天走在下班的路上,才长松一口气,今天终于没事了。但有的时候,你真是想躲也躲不了,比如他找你要一支笔,你递过去时,他却不拿笔,毛茸茸的大手一把抓住你的手不放。有时他会叫你在电脑里找一个并不存在的文件,当你找了半天正为找不到文件而心急火燎时,他就过来“帮你”,一个手敲键盘,一个手就搂住你的肩头了,趁机脸也贴过来,一股牛臊气快要把人熏晕过去。如果你反抗,他就说你这是对工作不负责任,说你笨得连一个文件都找不到,不找出这个文件就别下班!
  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一方面是老外们肆无忌惮地进行性騒扰,一方面是白领女性为保住一份工作而不得不面对性騒扰忍气吞声。但由于过去没有这个现象,或者有,却不严重,不普遍,因此导致司法滞后。现在,法律应该出来说话了。我们的政府开放,引进外资,引进技术,但不引起性騒扰。对于这个问题,一些正直的外国人也为之愤怒,他们说,一那些人在国内时,老老实实,还有绅士派头,一出来就变了,简直就像一条条公狗!一部分真正搞发展的比较著名的外企,也用极其严格的规定限制性騒扰活动。绝对不容许其外籍职员发生如下性騒扰现象:语言騒扰、视觉騒扰、人身騒扰等,一经发现或举报,即予以辞退回国。
  但非常遗憾的是,很多外企只考核利润而不考核职员的道德作风,对职员的生活听之任之。因而老外们有持无恐,脸皮也越来越厚。有一位中年老外在騒扰其女职员时,不巧被其上司碰见,受到一番训斥以后,竟然不检讨自己的丑恶行为,反而说:“中国这个国家不开放,没有妓院,无法解决他的性饥渴,不尊重人权。”这真是荒谬之极的谬论,自己不轨反而说别人。
  很多人认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受教育程度高,讲文明,有修养,尤其是一些向往发达国家的人,他们甚至也欣赏某些外国人的观点,认为外国的性解放好。中国现在也不是封建时代,跨国婚姻也不是什么新闻,但性騒扰是应该受法律制裁的,这一点我们要看到,否则,就是帮老外来欺侮自己的姐妹了。
  就是一些有文化的西方人,其实也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高尚,对于外企存在的性騒扰现象,他们觉得很正常,并认为“这是经济发展应该付出的代价,你们不让他们騒扰,他们就不肯到你们国家来,他们不来,你们引进外资扣技术的目标就会难以实现。哪个发展中国家都是这样,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甚至有一位西方研究汉学的学者说出,“性騒扰不会亡国,真正亡国的,是经济落后。英国人打你们,日本占领你们的国家,都是因为经济不发达,从这个角度来看,用性騒扰换取经济发展,是以小换大。”这种殖民主义话语,只让人听了愤怒。一个在北大留学的日本留学生居然也是一付西方面孔,他说,中国有性压抑,在日本,性压抑是不存在的,电视台搞的性教育如你们电视中教做菜一样正常,你们始终是生活在性压抑的苦闷和阴影中。从你们的文学也看得出来,你们的文学,是一种中性文学,充满了一股太监文化基调,张贤亮写了一部《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的小说,你们就抨击他,后来出了一套小女人丛书,你们也抨击,只有中性,才能在你们的文学界得到认可。
  这位日本留学生简直是满嘴喷粪!一顿胡言!他这种片面歪曲,除了可恶,也是无知。
  在中国的男作家中,有很多是称得上硬汉文学,莫然、朱苏进、李存葆、周涛、梁晓声等都是公认的硬汉作家,在他们的文字中莫不张扬着男子汉的阳刚之气。而著名的青年女作家如残雪、徐小斌、赵凝、林白、陈染等,又都流淌着鲜明的女性意识,他们的作品,也都得到文学界的公认,中性文学是无稽之谈。
  不论是外国人怎么辩解吧,性騒扰是不得人心的。也不论是在中国还是他们本国,都将会受到道德和法律的惩治。这是一个时间问题。目前,在外企工作的年轻女性,大多可以称得上是优秀人才,有学历,聪明漂亮,甚至是千里挑一,如果那些敢于继经性騒扰的外国人无视中国的道德和法律,他们一样会受到制裁。我们的经济发展,决不以青年女性的痛苦为代价,我们不要性騒扰。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拿开你肮脏的手:我们不要性騒扰》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