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的终结者在霸权终结之前陷入失迷

作者:政治类

  “这是考验人的灵魂的时代。”
  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革命家托马斯·潘恩于1776年如是说。220年过去了。如今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时代更面临灵魂的考验。
  由于地理大发现而乘帆船殖民新大陆一下暴发起来的美国,调过头来一看突然感到这个世界似乎还“欠”一笔什么东西。
  二十世纪正临近尾声。
  二十一世纪和新的1000年正在逼近。
  美国认为自己是冷战的终结者。苏联和东欧的巨变。使美国相信,共产主义被战胜了,而且不费一枪一炮。没过多久,美国就从“光荣与梦想”的沉醉中揉起了眼睛。
  美国最终发现,在太平洋对岸,在古老的东方,一个有五千年灿烂文化历史的民族巨人依然走在共产主义的途中。
  美国自然不想为中国的繁荣昌盛而祝福。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对美国来说就是一个“神话故事”,美国是喜欢制造神话但不相信神话的国家。
  从逻辑的观点看,美国不能因为自家历史的短促而妨碍对别国悠久历史的正确理解。对事物理解的错误,必然导致判断的不可靠。为美国上“逻辑课”超出了笔者能力范围。即使是请来逻辑学家,对美国也没有用。
  美国有一套自己的逻辑。
  大约有两条:凡是与美国的价值标准不符的国家,美国就要干涉。美其名日:保护美国利益,此其一。凡是美国说话不算数的地方,美国就要遏制。美其名日:维持地区平衡,此其二。
  这两条如果是强盗的逻辑,也就不难理解了。美国从来以“自由民主国家”相标榜,作为美国的逻辑,按照公理推论下去,结果就让人在理解上过于困难。
  假如美国拿白己的一套逻辑在美国的范围内玩把戏练魔术,也就由它去吧。
  不过,要是在中国人民面前表演起来。而且是提着霸权主义、人权外交、强权政治、经济制裁一类道具,并且还想达到遏制中国的舞台效果,问题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美国的表演,再加上追随者的表演,已经让人看够了,毫无新意。美国得不到它想象中的喝彩。如果它听到了什么动静,那只能是倒彩。
  在压倒一切的倒彩中,有一个更短促更有力的声音。那就是一个单音字——
  “不!”
  这个汉字在字形上看,是由一个箭头和一条直线组成。当“不”这个爆破音发出之前,是紧闭嘴chún的沉默。中国的民族魂鲁迅曾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一旦这个“不”发出声音,就像一只箭冲破黑夜的地平线,表达一种饱受欺凌与屈辱而忍无可忍的激情与不满。
  从鸦片战争起,这个“不”就被说出了,只是到了现在,这个字才有了不可忽视的力量。
  中国可以说不。
  现在说正是时候。
  现在不说,就会被误认为挨了棍子无话可说。现在不说,就等于还等下一根棍子。现在不说,就是对强权和非正义势力的低头。现在不说,就是对正义和公理的背叛。
  一句话,现在不说,过后再说就毫无意义。
  中国说“不”又怎样?
  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在复关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桌上,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麦克风前,在各种政治的、经济的论坛上,在新华社电讯上,中国发出了“不!”这个声音及其正当的理由。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为中国可以说“不!”而扬眉吐气。越来越多的炎黄子孙感到了压在心底的这个“不”字终于有机会被说出,被听见,而痛快淋漓。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正义的声音,拒绝的声音,反霸权反遏制的声音,永远在传递,永远有震撼力。
  在今日国际关系中,不论国家大小、民族强弱,都是平等的一员。每个民族都有自己历史形成的文化背景、价值观念、道德标准和生存与发展的道路。大国即使是唯一的超级大国也无权将自己的生活方式、意识形态强加于人。更无权将自己的利益凌架于别国的利益之上,或者以牺牲别国利益来谋取自己的利益。
  冷战的结束,不等于反对霸权主义也随之结束了。事实上,霸权主义更加为所慾为了。
  美国还在怀念冷战的日子,还在制作已经过去的时代的幻影。
  在好莱坞可以放在胶片上的故事情节是一回事儿,在现实世界中,活生生的东西是怎么搬也无法搬到银幕上去的。
  美国是一个喜爱虚构世界的国家。久而久之,也往往被自己的虚构所迷惑所愚弄。麦卡锡时代就是一个绝好的例证。
  美国虽然是唯一的超级大国,但它现在还不能操办一切国际事务。“民族生活和民族运动的觉醒,反对一切民族压迫的斗争,民族国家的建立,这是其一。各民族彼此间各种交往的发展和日益频繁,民族隔阂的消除,资本、一般经济生活、政治、科学等等的国际统一的形成,这是其二。”列宁关于民族发展的两种趋势的论述,至今仍有一定的普遍性。美国应该找来认真地读一读。
  真理是不能回避的。
  在世界日益走向多极化的现在,美国在听到“不!”的时候,还要再揉几次眼睛。
  美国在派出“人权外交”代表的时候,应该给他(她)的皮包里放上两本书,一本是《世界殖民史》,另一本是《中国近代史》。关于中国的那一本可以赠送,不要担心知识产权问题。
  这位代表一定要代表美国认真地读一读,如果做不到,那么至少应当记住些史料。
  中国有句古语,叫做“读史可以明鉴。”意思是说读历史和照镜子差不多。对美国来说,多读点历史有好处,用外交辞令来讲就是“符合美国的利益”。
  在美国的代表出发之前,还要到五角大楼的电脑里拷贝一份二战以后(为了简洁也可以从冷战后开始)美国的军火贸易的历年收入情况表以及那些卖掉的军火的去向。
  现在——不,现在还不能踏上行程。
  这位代表还要顺便了解一下美军在国外的分布情况。如果五角大楼不愿意提供方便,那这里碰巧有一份法新社记者从华盛顿发出的电文,可以让这位代表参考:“根据可获得的五角大楼最新(截止1995年9月30日)统计数字,驻欧美军11.816万人,其中驻扎德国7.328万人,驻英国和意大利各1.2万人;驻亚洲美军8.9万人,其中日本3.91万人,韩国3.6万人;另有1.32万人分布在亚洲地区海域;在中东和北非,有9250名美军,其中4000人在海上;在非洲撤哈拉以南地区有美军3400人,其中2730人在海上;另据美国防部的统计数字,美国在西半球的海外驻军为1.713万人,其中古巴关塔那摩有5129人,巴拿马有7700人。”
  这位代表现在可以去机场了。在飞机上或者在睡觉之前有这些资料在就不会再感到寂寞了。可以负责任地讲,这位代表如果认真看了,想了,一定会去找医生要镇静剂,用来对付失眠和发言时失误。
  如果这位代表具有起码的良知,那么就有理由为他(她)能否完成使命而担忧;如果他(她)只是为了代表美国去到处传话或训话也同样是白跑一趟。
  搞“人权外交”不得人心,搞人权的双重标准更会给人以伪善的印象。
  对付伪善者有两种办法。一是不予理睬。二是加以揭露。
  美国总喜欢把自己的国度形容为天堂。那里边不仅有民主的椅子,又有自由的调子,还有别的什么动听的东西。凡是美国想要指责、干涉他国内政的时候,就要挑选几样出来以示榜样。
  令人惋惜的是,美国的天堂是天方夜谭。美国拿得来的,无非是那根国标宪兵棍子。
  应该有谁来劝一劝美国。
  如果大家形成了共识,劝也没用。情况就比较复杂。让伪善者承认自己是伪善的,不能不说还是个难题。
  美国性格中的偏执与狂傲,应该收敛了。许多年了,听到“不!”的声音还少吗?尝到鸡蛋和西红柿的滋味还不够受吗?
  在伊朗,在古巴,在伊拉克,在利比亚,在巴基斯坦,在朝鲜,甚至在美国盟友日本(比如冲绳美军基地)……美国对得到的教训为什么那么容易健忘呢?
  如果不是健忘,那么只能证明,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已成为美国机体的不治之症。
  美国总觉得接受了法兰西民族的一件礼物自由女神之后,自家的大街小巷里便到处是自由火种。
  作为伟大的雕塑艺术品,自由女神像楚楚动人、白壁无瑕。如若美国以此为化身,那就另当别论了。
  伟大的发明家和幽默大师富兰克林说过:“那位在最威严的王位上的最伟大的君主也必须坐在自己的屁股上。”美国是从英王的那块殖民地上独立出来的,照理更应该在自己的屁股上坐住。可是它就是做不到。
  当美国说,“自由”,就让人觉得“自由要上自由的当”。
  当美国说,“民主”,那含义就是说,不管谁说“不”还是“是”,都要听它的。
  这真是一个灵魂受到考验的时代。
  如果美国是有灵魂的,那么它同样要受到考验。如果它已经失去了灵魂,不知何去何从,那么,受到考验的倒是世界面临的这个不寻常的时代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冷战的终结者在霸权终结之前陷入失迷》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