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盘有两种:一种是如意的,一种是不如意的

作者:政治类

  一个霸权主义的幽灵在世界上徘徊。
  苏联的解体和东欧社会主义体制的崩溃,使美国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冷战结束了。美国失去了往日的敌人和对手,这个拳击盛行的国家似乎沉浸在过去的荣耀中不能自拔。一个不能遇到挑战的拳击手的下场是令人沮丧的。美国深深地了解这一点。
  当美国在第三世界中寻找对手并伺机重创对手的时候,把注意力集中在有着古老历史和灿烂文明的中国身上。非常可惜,美国这个国家在观察世界的时候总要流露出和它的历史相称的目光:短浅、好奇的粗野。美国应该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即美国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意识形态要推销到中国大陆,不会像其推销肯德基快餐那么方便。
  自鸦片战争以后,西方列强瓜分中国的历史以蒋家王朝的覆灭而结束。饱经帝国主义欺凌的中国人,正像毛泽东在天安门上宣告的那样:站起来了。当一个民族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后挺立在东方之际,谁还能将她再次推向深渊呢?除非她自甘屈辱、不求上进,否则,任何外力,不论技术的还是文化的,政治的还是经济的,都不可能把她置于死地。
  今日之中国,已非昨日之中国。这一点连我们的敌人也不能熟视无睹。世界已经变了。
  不管这个世界多么不平静,从海湾到波黑,从车臣到中东,和平已成为世界的主潮。美国扮演世界警察的舞台越来越小了,尽管它不愿意相信这样的现实。
  世界进入了后冷战的时期:美国依旧抱着冷战时期的唱本不肯下场,全然不顾台下无人喝彩、观众日稀的景象。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在他人面前指手划脚都有被最终抛弃的危险。美国在二战以后得到的教训还少吗?在朝鲜,在越南,甚至在同为七国集国的日本(比如冲绳美军基地事件以及美日贸易争端),美国已成为亚洲地区最不受欢迎的国家。除了李登辉之流谁还对它抱有幻想呢?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大陆,经济实力日益壮大。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她的潜力与活力必将充分地发挥出来。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市场,同样,世界市场也不可能把中国排除在外。
  地球越来越小。这里有美国技术的贡献。有ibm和摩托罗拉的贡献。领导信息技术潮流的美国,至今还没有一种技术,将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诸如此类的货色压缩在芯片中,从而在世界这架复杂的机器中通用无阻。
  诗人毛泽东说过:小小环球。
  然而一种惹人讨厌的嗡嗡声仍在耳边回响。
  九十年代以来,美国的面目越来越被中国知识分子尤其是青年知识分子所认识。这不是偶然的。那个口口声声要促进中国大陆民主进程的国家,公然在世界舆论的注目下,强行在公海上搜查中国“银河号”货轮,践踏国际准则,无视中国主权,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连一声道歉也没有:在中国争办2000年奥运会的历程中,又是在美国的操纵下,将12亿人民心中的圣火化为死灰;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努力中,还是美国故意阻挠,将中国大陆排除在外;在最近的台湾海峡纯属中国内政的问题上,不顾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居然派出大型舰队,摆出一副为分裂中国的势力打气撑腰的架势……
  够了。
  我们需要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中华民族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落后挨打的历史不仅是镜子悬在我们面前,也是一把剑挂在我们头上。屈辱和创伤在我们民族的心灵上留下了太多的烙印。正当香港和澳门回归祖国的伟大时刻,居然还有人梦想把台湾分裂出去。每个正直的中国人,每个炎黄子孙都会坚决反对。
  霸权主义有搬弄石头的爱好。
  那么究竟是砸了自己脚之后陷得太深了,还是因为不能自拔而砸了之后也毫地知觉?
  在一片制裁和遏制中国的喧嚣声中,“中国威胁论”是美国非常拿手的一张牌。当这张牌摊在桌面上的时候,我们终于看清了:这是一张不希望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国力强大的牌。
  一张抽错了时间,出错了地点的牌,只能输掉全局。不仅如此,也充分暴露了牌技的拙劣。
  这样的牌必然遭到全中国人民的唾弃。
  然而,美国自信得很,它认为自家手里还有许多强牌可以打出来。美国这个财大气粗的玩家,从来不会认为自己会犯现,它永远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它可以在意识到要输掉的时候改变游戏规则,破坏游戏规则。
  结果就是:赢了是它的,输了也是它的。对美国而言,赢和输是一码事儿。
  必须找到适合于美国坐下来的一张板凳。
  必须拿出一套真正的规则,并且告诉它美国的规则在这里行不通。
  必须让美国慢慢明白,世界已走向多极化,一两个超级大国主宰世界的历史在过去没有办到如今就更加困难。
  不管美国这个唯一的超级大国的葫芦里装着什么葯,它只能在世界市场上得到自己的那一份。
  世界有它自己的运行轨迹。不管美国的光荣与梦想还剩下了什么,世界照样运行。美国当然可以使用自己的“软件”,别的国家无论大小强弱同样也可以插入自己应心得手的“软件”。
  世界不是美国的一家电脑公司。这就意味着,要想当老板还得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举手。
  据说美国是祟尚民主的国家。可为什么提着美元和枪枝到处插手别国内政,干涉别国事务即使遭到绝大多数正义者否决的时候也不善罢甘休呢?
  就其历史而言,美国很像个儿童。来点天真也不失其可爱的一面。美国毕竟不是一个儿童。一个成年人要是装出野孩子的模样去耍赖就让人觉得太讨厌了。
  美国是相信上帝的国家,至少在钞票上这么写着。相信上帝的保佑,图个吉利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别的民族,别的人民可能相信也可能不那么认真。每个民族都有与其历史根源深刻联系的文化、风俗、观念和制度。
  道理是简单的。
  不过,要让美国这样的国家明白过来就不那么简单了。
  西方发达国家与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只能在对话与交流中求得共存。对抗与交火什么也解决不了。没有发展中国家的生存空间,那么西方和美国的发达才是真正的乌托邦;没有发展中国家的能源、劳动力和市场潜力,西方和美国的发达最后只能是一堆废铁。
  知识就是力量。很好。
  这句话在美国那里却变成了技术就是强权。太糟了。
  中国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需要高精尖技术。如果这些技术的取得附加着与技术本身无关的条件,那么买方就有理由从贸易谈判的会议室拂袖而去。
  生意就是生意。此处谈不成,别处还可以谈。发达国家之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发展中国家之间,都别无选择地在世界市场中相遇。以礼相待,以诚相见,是一笔生意成功的契机和气氛。
  世界市场就意味着,谁也不可能长时间地独霸下去。美国惯用的逻辑,就是把生意谈成政治,把政治变成生意。如果说这一套逻辑在冷战时期还能奏效的话,那么,到了九十年代就不那么管用了。
  美国每年都要煞有介事地讨论给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的问题。每年都放出风来,威胁要取消它。结果呢?每年也都假装勉强通过了。就好像贸易最惠国待遇是美国给中国的一个什么便宜似的。其实呢?倘若取消,对美国更为不利,对美国的企业也不利。贸易最惠国待遇对美国工人而言就是就业机会。如果对美国无实惠可言,那么这贸易政策就不可能出台,也就谈不上取消了。
  美国的政策当然要为美国谋利,天经地义;同样的天经地义,别国有权拒绝把谋利以牺牲别国的利益为前提和代价。
  美国从苏联的解体中获得了好处,尝到了甜头,就以为对别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如法炮制。
  美国的计算机技术是一流的,可它的算盘打得实在不高明。
  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有一种算盘叫做“如意算盘”。应该给美国补上这一课。很有可能,这样一来。美国至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算盘,一种是如意的,另一种是不如意的。没有分类也就没有科学。作为发达国家的美国不可能不理解这一点。算盘一旦打错,不仅丢了生意还要丢面子。
  世界的新秩序正在形成之中。
  美国念念不忘的一件事就是要谋求世界的领导地位。为了达到目的,美国将不择手段。
  美国争霸世界的历史已经让它的野心路人皆知。后冷战的阴影正在二十一世纪的前夜悄悄蔓延。霸权主义这个幽灵在世界新秩序的舞台上要扮演的只能是一个丑角。至于它是以喜剧还是以悲剧下场,那就得看下去再说了。
  司马昭之心
  一个经过改革开放并转入市场经济体制的中国,必将取得与其灿烂文化相称的伟大成就。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条件下依旧鼓舞人心。从1978年至1995年,经济增长率年平均9.4%。这样的速度,的确让美国吃惊。美国的所谓经济制裁,不但没有挡住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反而让它看到最不情愿看到的景象。于是,又散布什么“中国威胁论”,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用心何其良苦。
  真正威胁亚洲地区安全的是美国。从朝鲜半岛到菲律宾,还有日本,美军基地及其军事力量的存在,决不是和平的象征。最近在台湾海峡制造的紧张气氛,更是暴露了美国贼喊捉贼的把戏。中国在自己的领海上进行军事演习,美国却把航空母舰开过来。明目张胆地为李登辉之流分裂中国呐喊助威。
  台湾是中国的台湾。
  两岸的统一是历史的潮流。
  美国与台湾的关系明里暗里的升级,除了激起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以外,美国还能得到什么呢?
  1997年7月1日正在临近。被“租用”了一个半世纪的香港就要回到祖国的怀抱。
  香港,曾经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初也是最悲惨的一页。中国人民就是从这写满屈辱与不幸的一页上,学到了许多东西,记住了许多东西。
  香港的回归,使美国“下意识”想到了台湾,该为不沉的航空母舰加加油了。然而,不论美国制造的“发动机”多么强劲有力,也无法安装在台湾岛上,从而驶离中国大陆。
  如果说台湾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那么,它不是、永远也不可能是美国的。
  拿台湾问题拖住中国大陆,在政治上找麻烦,遏制中国的发展,是美国险恶用心所在。
  美国还在怀念冷战时期的日子。
  时代变了。
  美国这个唯一的超级大国,具有很大的权势。但是,权势代替不了权威。凭势压人欺人只能遭人憎恶。
  美国总有话说。在海湾,在东南亚,在波黑。中国人和所有热爱和平的人们,听腻了,听烦了——因为在它说话的背后总有一个世界警察气焰和面目。美国不只是充分而且越权地利用了设在家门口的联合国讲台,并使出了好莱坞电影明星们的演技。美国的“演”与“说”,由它去发挥罢,由它去激动罢。美国迟早会注意到,台下听众越来越少。很有可能,听众都在另一个大厅里,他们也开始登台发言。内容和主题自然要有区别。他们讨论着自己关心和感兴趣的问题。其中会有这样一个问题:如何找到一个办法,比如一根尺子那样的东西交给美国,让它在有话要说时不要忘了分寸。
  美国有对“真理的标准”的不同理解,为什么不可以呢?还要提醒美国一下,不管美国现在处于怎样的亢奋状态之中也不要忘了:美国不是真理标准和制定者,也不是国际事务的最后仲裁者。
  美国不是崇尚民主的吗?可为什么对其他国家的声音就不能安静地听一听想一想呢?能够和善地听取不同的声音,是自己的声音存在的前提。美国不是一个建立在沙漠上的国家。
  美国自己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地理常识”,让人感兴趣的是:它说起话来,训斥起别人的时候总像是来到了荒芜人烟的地方。这实在不像是个新大陆殖民历史的注脚。
  如果真理在美国一边,就用不着扮成警察模样在世界各地指手划脚一通乱叫。
  如果真理不在美国一边,开上航空母舰,放出间谍卫星也不会吓住任何有真理信念的人们。
  世界已经来到二十一世纪的门槛。
  中国人民也已经将历史翻到市场经济的新的一章。中华民族的创造力、智慧、勤劳和坚韧,将在新的一章里记下富裕而美好的生活。这种生活的渴望曾经被西方列强和历史的错误、荒谬和封闭沾辱过、压抑过、摧残过。正因为如此,所有企图遏制中国的阴谋,也就很难再得逞了。
  如果美国的历史记忆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它可以回想起曾经有过一个麦卡锡时代;倘若美国是健忘的话,那就划出一段最近的历史比如里根时代。当年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其主要矛头对准的是苏联。美国的虚虚实实战略武器的研制、把苏联的军事工业引上了与美国抗衡的发展轨道。这恰恰中了美国圈套,结果使苏联在经济上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美国的真实战略意图,就是通过军备竞赛,削弱苏联的经济实力,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标。在冷战时代,美国的阴谋——全球战略防御体系,部分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随着柏林墙的倒塌,美国按照自己的推理方式,似乎得出一个“社会主义已经终结”的“数据”。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历史的错误,没有错误的历史。
  按照黑格尔的说法,存在着一个叫做“历史的诡计”那样的东西,法西斯德国不仅要灭犹太民族,而且还要“灭绝”苏联的社会主义。结果呢?社会主义苏联非但没有被“灭绝”,而且更壮观了:东欧产生了一片社会主义的灯光。日本军国主义者的下场也是有目共睹。所谓的“东亚共荣”最终给日本留下战败国的耻辱。
  历史的辩证法是无情的。
  如果美国真正理解这一点,美国也就不再是美国了。美国的不理解,乃至感到“恐惧”,反而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中国的改革开放,走上市场经济之路,又一次雄辩地证明,负载着五千年灿烂文化的中华民族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中国经济持续、高速的发展,不是美国的制裁、遏制和封锁就能挤垮的。相反,一旦中国人民认清了霸权主义的强权政治的本来面目就会站起来,用一个中国的成语来说就是“挺身而出”,把道路上的障碍物打扫干净之后继续前进。
  美国总是低估中国人民的民族凝聚力。这种凝聚力越是在遇到外患的关键时刻越是强大。虽说今日已不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当年,但是,美国在朝鲜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同样地,在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潮的时代,从中国这里更不可能随随便便地找到什么。
  “中国威胁论”是美国制造出来的风车。用来煽动亚洲部分地区的反华情绪,此其一;为美国的遏制政策和战略寻找借口,此其二;混淆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现实,此其三;最后,显然是针对中国大众心理的:让中国大众沉浸在已是“经济大国”的幻想中,歌舞升平,卡拉ok,消磨斗志,自我陶醉。
  美国在一个并不低洼的地方制造了一架风车,在中国经济尚不发达的时期散布“中国威胁论”,可谓居心良苦。
  美国不是塞万提斯。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美国也不是堂·吉坷德。
  即使在冷战的岁月里,美国总统尼克松也要与中国“面谈”双方感兴趣的国际问题。尼克松所代表的利益用不着现在再多费口舌。这个与共产主义势不两立的总统,还是要与中国打交道。
  美国的政策决策者们应该读一读尼克松、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的文章,尤其要读一读最不喜欢、最不情愿的部分。实在没有时间,至少在国会休会期间腾出些工夫读一读。
  孔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不能这样要求美国。国情不同嘛。
  然而,为了世界的和平与进步,不妨提醒美国,还是抽时间想一想自己的所言所为。早上想比晚上想要好一些,理由是“一天之季在于晨”,这是中国的老话,为什么不试试。现在医学已经证明,做梦是帮助人们休息的方式,也是为了让人醒来更有精力冷静对待复杂的现实问题的良好方式。
  美国为了证明“中国威胁论”,提出的论据之一就是:“中国不断加强国防力量增加军备开支。”这个论据毫无说服力。
  美国的军费开支1994年人平均1000美元。
  中国大陆的国防开支1994年人平均不到5美元。占国民收入的比例非常之少。
  美国的指责毫无道理可言。如果说美国在亚洲地区感到了威胁,那是因为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势头和各国人民按照自身利益加强对话与合作的结果。
  威胁世界和亚洲地区安全的是美国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最终,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威胁到它本身。因为美国的一套玩法越来越提不起别的国家和人民的兴趣,越来越遭到第三世界人民的反对和愤怒。
  需要遏制的是美国的霸权主义。美国把手伸得太长。如果伸过手去是拥抱正义与和平、合作与交流,那当然是绝好的事情。美国一伸手,遭到的往往是嘲笑、冷落和拒绝,这说明手伸的不是地方,世界人民知道它伸过来的用意:挑拨是非、浑水摸鱼、耀武扬威。
  美国的决策者可能看了太多的好莱坞电影。久而久之,把银幕上的英雄无所不能的形象包装在自己的身上。这可说是十足的生活模仿虚构。在现实与电影之间,美国往往分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好莱坞的梦幻工厂确实让美国受害不浅。电影中的表演如果说还可以供人娱乐的话,那么,现实的美国就显得不那么叫观众开心了。美国的表演的确骗了不少的观众。
  但对于冷静的、具有独立判断能力的观众而言,再充分的表演也要被揭穿。再者说来,美国的表演表面上五彩缤纷,骨子里如出一辙,看得多了也让观众产生逆反心理。
  银幕上的美国英雄是一回事儿。
  银幕下的英雄美国是另一回事儿。
  国际政治舞台,与电影工业的距离,美国应该认识清楚的。否则,不仅对美国的“政治”不利,对美国的“电影”也不利。美国若想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大显身手,集导演与主演于一身,就要仔细区分,掌握技巧,而不要主演时忘记了自己还是导演,导演时也别忘了自己还担当着主演。
  “好戏还在后头。”导演说。
  “我看演完了。”主演说。
  “这算哪一出?”观众说。
  “真真假假,当真则假,当假则真。”评论家最后说。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算盘有两种:一种是如意的,一种是不如意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