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多事之秋

作者:政治类

  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要从1956年讲起。

  谈到1956年,毛泽东说:

    “去年这一年是多事之秋,国际上是赫鲁晓夫、哥穆尔卡闹风潮的一
  年,国内是社会主义改造很激烈的一年。现在还是多事之秋……”[1]
  --------
  [1] 《毛泽东选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339页。

  赫鲁晓夫闹风潮, 是指1956年2月他主持召开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用“反对个人迷信”这个提法批评了斯大林,第一次揭露斯大林对无辜者的大规模镇压。二十大路线的出现有其必然性。它是苏联国内外矛盾发展到那时的公开表露。赫鲁晓夫作为一个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第一个揭露出苏联模式社会主义的弊端,表示了必须有所变革的意思。二十大路线有着明显的民主化和自由化的倾向。这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是一划时代的事件,其影响巨大而且深远。35年之后苏共的消亡和苏联的解体,都应该溯源到这一事件。

  说起斯大林,其实毛泽东对他早就有自己的看法。使他感到切肤之痛的,是斯大林对待中国、对待中国共产党和对待他本人的态度。这方面的意见他说过不只一次。例如,他说:

    “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后期的王明‘左’
  倾冒险主义,抗日战争初期的王明右倾机会主义,都是从斯大林那里来的。
  解放战争时期,先是不准革命,说是如果打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
  仗打起来,对我们半信半疑。仗打胜了,又怀疑我们是铁托式的胜利,一
  九四九、一九五○两年对我们的压力很大。”[2]
  --------
  [2] 《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286页

  对于苏联的国内政策,毛泽东也有看法。例如,他说:

    “苏联的办法把农民挖得很苦。他们采取所谓义务交售制等项办法,
  把农民生产的东西拿走太多,给的代价又极低。他们这样来积累资金,使
  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受到极大的损害。”[3]
  --------
  [3] 《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274页。

  斯大林在世,有看法也不敢讲。斯大林死后不多久,毛泽东就开始思考苏联模式的得失了。据薄一波说:“在我的记忆里,毛主席是在1955年底就提出了‘以苏为鉴’的问题。”他回忆说,“从斯大林逝世以后,苏联发生的事情,包括贝利亚被揭露,一批重要的冤案假案被平反,对农业的加强,围绕以重工业为中心的方针发生的争论,对南斯拉夫态度的转变,斯大林物色的接班人很快被替换等,已使我党中央陆续觉察到斯大林和苏联经验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而且,“也陆续发现苏联的某些经验并不适合我国国情”[4] 。作为一个有经验有眼力的大国领袖,毛泽东并不需要苏共二十大的启发,就已经在思考苏联的教训了。
  --------
  [4]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472页。

  世上也真有些碰巧的事。 2月14日是苏共二十大开幕的日子,也正是在这一天开始,毛泽东逐日听取国务院财经方面34个部委的汇报,目的是探索一条不同于苏联的发展道路。同时在莫斯科和北京进行的这两个会的关系,薄一波回忆说:“在得知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消息后,我党中央除了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专门作了讨论外,汇报中同斯大林和苏联经验相关联的事也多了起来,‘以苏联为鉴戒’的思想更加明确了。”[5]
  --------
  [5]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472页。

  毛泽东这次听取汇报的结果,是形成了《论十大关系》这篇讲话。他说:

    “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
  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
  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6]
  --------
  [6] 《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267页。

  这篇《论十大关系》在毛泽东去世之后才公开发表。当时对苏共二十大公开表明态度的,是4月5日以《人民日报》编辑部名义发表的《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这篇由陈伯达执笔起草的文章,经过毛泽东详细修改补充。文章表示了对苏共二十大新路线的支持:

    “二十次代表大会非常尖锐地揭露了个人迷信的流行,这种现象曾经
  在一个长时间内的苏联生活中,造成了许多工作上的错误和不良的后果。
  苏联共产党对于自己有过的错误所进行的这一个勇敢的自我批评,表现了
  党内生活的高度原则性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生命力。”

    “中国共产党庆祝苏联共产党在反对个人迷信这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斗
  争中所得到的重大成就。”

  毛泽东审稿时加写了一些文字,既批评了斯大林,也在能够为之辩解的地方为他作了辩解。他说:

    “他骄傲了,不谨慎了,他的思想里产生了主观主义,产生了片面性,
  对于某些重大问题做了错误的决定,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斯大林
  在他一生的后期,愈来愈深地欣赏个人祟拜,违反党的民主集中制,违反
  集体领导和个人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因而发生了例如以下的一些重大的错
  误:在肃反问题上扩大化;在反法西斯战争前夜缺乏必要的警惕;对于农
  业的进一步发展和农民的物质福利缺乏应有的注意;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中出了一些错误的主意,特别是在南斯拉夫问题上作了错误的决定。”

    “有些人认为斯大林完全错了,这是严重的误解。斯大林是一个伟大
  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但是也是一个犯了几个严重错误而不自觉其为错误
  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我们应当用历史的观点看斯大林,对于他的正确的
  地方和错误地方作出全面的和适当的分析,从而吸取有益的教训。不论是
  他的正确的地方,或者错误的地方。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种现象,
  带有时代的特点。”

  这篇文章还把苏联发生的问题同中国的情况联系了起来。认为:

    “我们有不少的研究工作者至今仍然带有教条主义的习气,把自己的
  思想束缚在一条绳子上面,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的精神,也在某些方
  面接受了对于斯大林个人迷信的影响。”

    “我们也还必须从苏联共产党反对个人迷信的斗争中吸取教训,继续
  展开反对教条主义的斗争。”

  中国所受到的斯大林的影响,这里仅仅说到了不少研究工作者的教条主义习气,其实是远远不只这些。中国共产党是在共产国际的帮助和领导之下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毛泽东在悼念斯大林的文章《最伟大的友谊》中说:

    “从列宁逝世以来,斯大林同志一直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心人物。
  我们围绕着他,不断地向他请教,不断地从他的著作中吸取思想的力量。”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是遵循列宁斯大林的学说,得到了伟大的
  苏维埃国家和各国一切革命力量的支持,而在几年以前获得了历史性的胜
  利。”

    “苏联共产党……在过去和现在是我们的模范,在将来也还是我们的
  模范。”

  毛泽东后来对人说过,这篇讲话是他的违心之作。

  1949年7月,刘少奇率代表团秘密访问苏联,就即将建立的新国家的许多问题,从内外政策、机构设置、重要的人事安排等事项,直接向斯大林讨教。几年间,确实是把苏联作为模范。诸如:共产党在国家生活中的地位,计划经济,五年计划,优先发展重工业,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等方面。一步一步把苏联模式移植了过来。

  在指导理论方面所受到的斯大林的影响,这里可以举一个例。1928年斯大林在《论工业化和粮食问题》的演说中说:

    “随着我们的进展,资本主义分子的反抗将加强起来,阶级斗争将更
  加尖锐”,“向社会主义的前进不能不引起剥削分子对这种前进的反抗,
  而剥削分子的反抗不能不引起阶级斗争的必然的尖锐化”[7]。
  --------
  [7] 《斯大林全集》第11卷中文版,第149~150页。

  1937年他又在《论党的工作缺点和消灭托洛茨基两面派及其他两面派的办法》的报告中说:

    “我们的进展愈大,胜利愈多,被击溃了的剥削阶级残余也会愈加凶
  恶,他们愈要采用更尖锐的斗争形式,他们愈要危害苏维埃国家,他们愈
  要抓住最绝望的斗争手段来作最后的挣扎。”[8]
  --------
  [8] 《斯大林文集》(1934~1952),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53页。

  这是斯大林有名的公式,正是这个公式导致了苏联肃反的严重扩大化。

  1955年,对胡风文艺思想的批判转变为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人民日报》就此发表社论《必须从胡风事件吸取教训》,毛泽东审稿时加写了三段文字。他说:

    “在为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建成社会主义社会的伟大运动中,阶
  级斗争更加尖锐,反革命分子必然要更加进行破坏活动。”

  由此可见,反胡风斗争的指导思想,就是斯大林的这个公式。

  中苏两国的异同, 毛泽东说:1956年4月提出的十大关系,开始提出自己的建设路线,原则和苏联相同,但方法有所不同。有我们自己的一套内容[9] 。换句话说,同的是原则,是大的方面;异的是方法,是小的方面:大同小异吧。或者说,用有所不同的方法去实现相同的原则。
  --------
  [9] 转引自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第471页。

  还有一点很大的不同。从十月革命到二十大,苏共执政已经39年。或者换一个计算方法,从1927年打垮了托洛茨基,到1953年去世,斯大林大权独揽26年。在这39年或者26年的漫长岁月中,苏联在国内以及对外关系方面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矛盾,不少弊病已很明显,以致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不得不突出地提出这个问题,表示出改弦更张的态度。而这时,中国共产党执政还不过七八年时间,还在向苏联模式转变的过程之中,时间还不长,这种模式的弊病还不很显著。这时的包袱还不重,还有较大的行动自由。毛泽东决心不再亦步亦趋,《论十大关系》就是他探索新路的第一次重大的努力。他说,十大关系的基本观点就是同苏联作比较。除了苏联办法以外,是否可以找到别的办法比苏联、东欧各国搞得更快更好[10]。
  --------
  [10] 转引自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第471页。

  在考虑了苏联、东欧的不足和失误,考虑了中国的情况之后,毛泽东提出了他的新方针。《论十大关系》中谈到党和非党的关系,主要是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关系,他提出的方针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这一点是和苏联不同的。苏联不允许其他政党存在,在二月革命中一同推翻沙皇的其他社会主义政党都被取缔。毛泽东说:“在我们国内,在抗日反蒋斗争中形成的以民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为主的许多民主党派,现在还继续存在。在这一点上,我们和..(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多事之秋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