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二

作者:政治类

               请入历史的迷雾

  《人物》是一家办得很严肃认真的杂志,我是每期必看,很得到些益处。比方说吧,1994年第五期上赵舒先生的《叶永烈著〈胡乔木〉一书指谬》,就是一篇好文章,不只是指出了一本书中的谬误之处,而且提醒读者注意目前出版界的一种不良倾向,“略有一点资料就可以敷衍成一部长篇传记”。而且一望而知作者赵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历史家,从这篇字数不多的文章里可以看出他研究工夫之深。

  可是,有朋友告诉我:这篇文章可惹出麻烦来了:在一张什么报上登着,被批评者索赔一百万元呢!我听了大吃一惊。因为,当我没有零钱花了,有时也写点书评,好弄个几十百把块钱稿费。今后可要小心,如果误触地雷,批评了招惹不起的作者,即使倾家荡产,也凑不出一百万元的赔款呀。

  叶永烈先生的书,我读得很少。为什么读得很少呢,后面再说。虽然读很少,还是读过一篇:《拨开历史的迷雾——罗隆基传》。读过之后,我倒更糊涂一些了。

  过来人回忆往事, 当能记得:“章罗同盟”这个提法,最早是出现在1957年7月1日《人民日报》 上,出现在毛泽东撰写的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中间:“整个春季,中国天空上突然黑云乱翻,其源盖出于章罗同盟。”“风浪就是章罗同盟造起来’的”。而“章罗联盟”这个提法。最早出现在7月4日《人民日报》报道民盟整风座谈会的消息中,是民盟秘书长胡愈之首先说出来的。查阅当年旧报,即可知道7月1日以前,无“章罗同盟”一语。7月4日以前,无“章罗联盟”一语。而叶先生的文章却说,“六月二十一日,罗隆基刚刚飞回祖国,到达昆明机场”,就看到“报上用邮票那么大的黑体标题,印着:《彻底批判章罗同盟》,《揭露章罗联盟的罪恶活动》 ”。叶先生能在6月21日以前找出一张这样的报纸来么?下面。叶先生栩栩如生的描写的罗隆基大发脾气,说他6月21日在长途电话中,6月22日在北京章伯钧家中, 说的那些“我什么时候跟你结成联盟?”“今后也永远不会跟你联盟!”这些话似乎不必再加分析了。

  罗隆基编过一个时期《新月》月刊,在上面发过不少文章,要谈罗隆基就不能不提到这刊物。叶先生说:“《新月》月刊创刊于一九二八年,是中国文学史上颇有影响的刊物。它是‘新月社’主办的”。这就真使人不好怎么说了。你要说他没有看过《新月》月刊吗,他文章又引用了《新月》月刊的材料;你要说他看过吗,刊物第一卷第一号第一篇第一段就说:

    “我们这月刊题名新月,不是因为曾经有个什么‘新月社’,那早已
  散消,也不是因为有‘新月书店’,那是单独一种营业,它和本刊的关系
  只是担任印刷与发行。新月月刊是独立的。”

  新月社是1923年末成立的,存在的时间不长,《新月》创刊时“早已散消”,如何能来“主办”呢?

  叶先生的文章还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张澜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章伯钧任政务院委员、交通部部长,罗隆基任政务院委员、森林工业部部长。”不满三行,却有三处与事实不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张澜是中央人民政府六位副主席中的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这个职务是1954年一届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后才设立的。张澜一生都没有担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政务院委员应该是政务院政务委员。正如现在的国务委员不能称为国务院委员一样。当年章伯钧是安排当了政务委员兼交通部部长,罗隆基当初却并没有安排他兼部长,只单是政务委员罢了。是到了1956年,为了安排他,才从林业部划出一部分业务,建立森林工业部, 让他兼了部长。反右派之后,1958年2月,撤销了右派三部长(章伯钧、章乃器、罗隆基)的职务。交通部和粮食部都任命了新部长,森林工业部却不必再宣布新的任命,部的建制也撤销,所有业务又重新并入林业部了。

  假如有一个读者,是从叶先生的这本书里才第一次接触到这一段历史,以为在1957年6月21日以前报纸就在批判“章罗同盟” 或“章罗联盟”,以为《新月》月刊是新月社主办的,以为张润担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就有一个森林工业部……那是请他进人了历史的迷雾,还是帮助他拨开了历史的迷雾呢?

  这里就要说我为什么很少读叶先生的书了。有些事情,我一看就知道他没有说错,因为我从其他书报中得到的知识告诉我:确是像他说的一样。有些事情,例如本篇中举的几例,我一看就知道是说错了,这也是因为我已有了这方面的准备知识。这两种情况都不要紧。可怕的是我没有准备知识的部分,无法判别说对了还是说错了。所以,他的这一本《沉重的一九五七》,我在看了这一篇之后,后面的几篇就只好不看了。

  稿子写了当然希望发表。不过这一回我请编辑先生从严审稿,最好请一位律师看一下,看看叶先生是否可以索赔,并预测一下索赔金额,我好估算一下我的承受能力。

               (原载1994年12月24日《文汇读书周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附录二》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