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波风暴

作者:经济类

  东南亚再掀飓风
  东南亚金融市场经过7、8月的震荡后,进入9月,金融形势开始回稳。9月中旬,世行会议在香港召开,与会者就全球化过程中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金融风险以及防范措施,形成了比较一致的看法。整个形势似乎走向好转。甚至向来谨严的菲律宾总统拉莫斯也说,他相信菲律宾的货币金融风暴将会很快“烟消云散”,而且这一天的到来将比人们所预想的还来得快。
  但到了9月下旬,情况又开始发生异变。先是国际信贷评级机构将马来西亚及菲律宾的金融级别向下调低。人们开始质疑东南亚的经济状况,感到情况并不妙,货币仍然疲弱。9月26日,印尼盾与美元的比价达到了历史最低点:3125兑1美元。9月27日印尼盾一度再创新低。早盘时曾跌至1美元兑3.2015林吉特的历来最低水平,过后稍微回稳,东南亚市场闭市时1美元可换3.1950林吉特。接着,东南亚各市场惊慌地抛售他们本国的货币,购买美元以作美元补仓。9月30日,林吉特、印尼盾及菲律宾比索跌至新低,其中林吉特跌幅最大,林吉特在亚洲交易结束之前,曾跌至纪录低位的3.25,是日收市报3.245。10月1日,东南亚货币市场经历了悲惨的一天。印尼盾、菲律宾比索及马来西亚元跌至纪录低位。通常不易波动的新加坡元也跌至39个月来的低位。泰铢收市时,兑美元比7月2日时下跌约40%,林吉特在交易早段引人注目地下跌,不足两小时已跌超过4%, 后来林吉特跌至3.4080,后市报3.3550,这是自1973年林吉特浮动以来,兑美元的最低价位。林吉特下跌再次对地区其它货币造成冲击,纷纷下跌,印尼盾跌至历史低位3.445左右。到10月3日,也就是泰国金融危机爆发后的三个月,印尼盾跌了53%,是世界货币历史上贬值第二严重的货币,仅次于当年贬值63%的土耳其里拉。在这一天,世界贬值最利害的五种货币还有泰铢跌32.69%、林吉特跌25.01%和菲比索5.27%。亚洲货币中,
  三个月的跌幅为:港币0.12%,印度卢比0.73%,韩元2.71%,台币2.8%,日元4.86%,新加坡元6.71%。
  此后,在亚洲及全球卷起了新一轮的金融飓风。
   
  猜瓦利总统辞职
  泰国首相猜瓦利因无力重振经济,在11月6日向泰王提出辞职。
  泰国东南亚市场一家证券公司的首席经济师说:“猜瓦利不须对国家的经济问题负起责任,可是他也没做出什么来改善经济状况”。《民族报》则认为:“当前的危机,自然可能使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执行人员满头大汗。但他们仍然应该了解到,光是猜瓦利继续在位这一点,便足以把迄今各方给泰国经济处方所开的葯丸化解于无形。除了盲目支持他,被人非常瞧不起的221名国会议员之外,人们几乎是一致认定,要泰国经济稍微改变,朝正确的方向发展,猜瓦利都非下台不可。批评他的泰国人,包括媒体、学术人员、商界和普通老百姓都得出了结论。这个信用等于零的国家领袖及其内阁,是根本无法克服的不利条件。他们掌权10个月期间,已经使泰国的命运沦落到非经历经济大灾难不可,那是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所仅见”。
  猜瓦利否认,泰国的经济危机是政府的过失所造成的。他说经济危机是环球现象所引发的。猜瓦利以世界股市在10月26日猛泻、华尔街股市创下历来最大的跌幅为例子,说明泰国不是唯一面对经济问题的国家。据《曼谷邮报》报道,猜瓦利把他在国际上的不良名声归咎于泰国媒体不公平的报道。猜瓦利申诉,尽管他保证泰国的经济基础是稳固的,不过人们却充耳不闻。他拿美国财长鲁宾同他自已对照。鲁宾在道琼斯指数股市大幅度下跌后,保证美国经济基础是稳固的。道琼斯指数接着便强力回弹。猜瓦利指出,《民族报》是他最大的威胁。他说:“一个居住在邻国的朋友曾经询问,什么是我最大的威胁。我回答说是《民族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猜瓦利说,他和他的政府经常受到媒体的漫骂。这使他在出国会见外国首脑时,感到难堪和抬不起头来。他说:“我觉得自已受到某种轻蔑。我为此感到痛心。而这一切全是我自已的国人所造成的”。兼任国防部长的猜瓦利还表示,虽然《民族报》的“鞭责”反映了新闻界拥有“绝对自由”,不过泰国需要新的社会规范,以确保记者不会“滥用职权”。他说:“记者滥用笔杆或是广播报道员滥用麦克风,同军人滥用枪杆没有什么分别”。这是猜瓦利对媒体作出的其中一次最严厉抨击。他还是首次透露在国外感觉到“受轻蔑”。《民族报》一直不满猜瓦利处理经济危机的方法和他在政策改革上的立场。该报多次刊登评论,呼吁猜瓦利下台。猜瓦利还提到独立电视公司。这些电视公司的报道和评论都是由一些同《民族报》有联系的记者所负责的。
  泰国新首相的作为
  泰国首相川吕沛于11月15日就职。他领导的新政府决定把挽救泰国的出口业当作政府的首要工作之一。为了解决出口商的资金周转方面的困难,在11月中特别拨出700亿泰国铢的贷款,政府用这笔贷款来帮助泰国经济中十分重要的出口业作一搏。川吕沛还把重整金融业列为首要经济任务,11月20日宣布了一项结合短期措施和中期措施的双轨政策。他说,政府将不让经济危机威胁到国家安全。
  川吕沛替前任政府开脱说,不能够把亚洲金融危机归咎于泰国,“我们只是刚好最先受到疾病的侵袭。现在每个人似乎都认为这是一种传染病”。他说,在过去看似无敌的亚洲“老虎”经济体正“由于它们自已国内的经济问题而蒙受损失”,而它们的领袖正设法“把矛头指向泰国以免受到批评”。川吕沛对经历区域金融和经济风暴的亚洲邻国表示同情。他说,尽管他了解其他亚洲强国所面对的问题,不过还正由于泰国是“最先出现危机的国家,因此它很容易成为代罪羔羊”;亚洲金融危机最先在泰国发生,并引发了区域危机,东南亚好几个经济体的结构和坏帐问题还因此被暴露出来,这引来了投机人士的狙击行动;马来西亚林吉特、菲律宾比索和印尼盾都大幅度贬值,香港股票交易市场还受到打击。曼谷分析家说:“泰国是这场危机的源头,这一点无须置疑。不过泰国还在某一方面帮了其邻国一个大忙,让它们及时注意到自已的问题”。
  泰国计划进行大刀阔斧的资本市场改革,包括重组证交委员会,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公布其资产的目前市值。泰国新的改革方案亦包括泰国承诺容许外国投资者持有泰国上市公司大多数股权。为了调整泰国脆弱的金融机构的资本,政府在11月底准许外资全资拥有银行和财务机构,但依然禁止外资持有上市公司的大多数股权。泰国正面对该国十多年来的最大经济滑坡、经济危机,及引致该国半数金融机构停业的资金紧绌情况。分析家认为,导致泰国出现经济困难的部分原因,是泰国资本市场本身出现体制漏洞,及政府对此疏忽。这些漏洞包括金融公布标准。及至现在,泰国上市公司仍只是在帐目中公布资产的购买价,而非资产的现市值。泰国的国内基金市场亦出现类似的弱点。泰国公布法例使该国唯一的信贷评级公司在发现债券发行商出现信贷风险时,无法提早作出警告。同时,泰国证交委员会不需要政府直接监管。当证交委员会完成重组后,私营环节专业人士将取代财长出任委员会董事会的主席。为了刺激场外交易市场,泰国将停止向海外市场上市的公司收取15% 的资本利得税。 11月28日穆迪信贷评级机构调低泰国外汇的信贷评级,对泰国的外汇债券和票据评级从原来的baa1级调低到baa3级,作出了负面评估,同时也对泰国的银行存款评级从原来的ba2级调低到b1级,而对泰国的短期债务评级则给予“非优惠”评级。川吕沛随即邀请美国穆迪信贷评级机构的负责人到泰国,进一步评估泰国的经济情况和政府的复苏经济计划。川吕沛说,他的政府将不会在穆迪的负责人到访时对他们的评级提出反对意见,但将集中讨论经济开放问题。《曼谷邮报》引述川吕沛首相的话说:“我们的任务是提供确实资料,我们必须接受事实,设法努力工作”。川吕沛深信经济将在未来五六个月内全面好转。
  12月5日,评级机构thomson bankwatch宣布把泰国的国家债务评级从“bbb”减至“bbb-”。thomson bankwatch在香港发出的文告说,泰国私人企业和金融业的问题引起的经济困难,非常令人关注。并认为,虽然现在是由川吕沛来领导政府,但它没有拟订强有力和有效的政策来应付此次危机。结果,这个国家还是保持在现状,短期内就将出现改变的迹象少之又少。
  马哈蒂尔发动全民运动救市
  马来西亚货币经过重创,贬值近30%。自今年7月1日至10月31日止的4个月内,隆股市的综合指数已经巨幅下调了37.77%,由1078.90点泻落至664.69点。股市的低落和暴跌,不但使综合指数回到1993年大牛市前的水平,许多公司的股价还跌破1林吉特水平,在10月28日股市猛跌时,股价在1林吉特水平以下的股项共有27只。除了多只股项的作价跌破1林吉特,还有不少股项的作价徘徊在1林吉特边沿,随时都可能跌破1林吉特水平,加入“股价1林吉特以下俱乐部”。马来西亚今年第3季经济增长已放缓至7.4%,远比第2季的8.4%及去年同时期的8.1%缓慢。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11月10日说,为了确保国家的命运操纵在自已人民的手里,他将在近期内推展一项全民运动,重振国家经济与发展。他指出,这项全民运动将从公众平时的种种习惯,例如旅游、工作、购物、学习等方面着手,让每个人都能明确的了解到他们所能扮演的角色。他说,人民目前的所做所为,还没有深入的考虑到重振经济的重要性;自从发生货币风暴以来,马国家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如今要恢复发展和经济活力,就必须采取主动去捍卫本身的命运。“我们这个时候不能一味的被动,仅仅是针对外来的行动而作出反应。相反的,我们一定要自救!”他表示,政府现在要先确定弊病所在,然后在全民运动中指引人民走向正确的方向。“现在大家知道要买国货,但是要买怎样的国货呢?还有,哪一些产品才算是国货?很多人似乎没有什么头绪。所以,政府将通过全民运动,传达具体及明确的讯息”。“这项大规模的运动不是只挂在觜边,而是要总动员,要人民以自律的态度,付诸实际的行动”。他指出,如果货币没有受到狙击,林吉特没有贬值,今年的来往帐项赤字原本可以大大缩减;“但是,目前的情况已使到我们无法达致指标”。他重申,只要全民团结一致,努力自救,“我们一定可以渡过难关,重见光明”。
  此外,政府还要求众多的小型基金进行救市。马来西亚合作社发展局总监西迪伊迪说,马来西亚全国3700家合作社的总共17个林吉特基金,现可投资在股票市场,不必寻求部长事先批准。这些合作社的总资产达到122亿林吉特,它们被要求对蓝筹股或拥有强大投资组合的公司进行投资。但这些合作社可能没有管理资金的知识,投资在股市具有很高的风险。
   
  马因提前摊还外债,货币危机冲击减缓
  为了减缓货币危机的冲击,马来西亚决定提前还债。马来西亚副首相安华劝告国人,必须唾弃借钱不还的文化。他说:“如果我们让这种文化蔓延开去,将会破坏国家的经济”。他强调,政府采取的预先还债政策,已成功使马来西亚在目前的经济危机时刻,如果和邻国相比,处于较“安心”的状况。他说,根据《可兰经》记载,即使有足够甚至多余的麦,不可以一次过吃尽,相反的,应该将多余的粮食收起来,备作未来7年的用途。以马来西亚政府为例,我们采取积谷防饥的政策,在财政有盈余时,把钱收起来,每年存一或两亿林吉特,作为提早摊还还未到期的债务用途。因此,当我们的收益比较多..(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波风暴第[2]节